第159章 成长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06字
  • 2020-11-05 20:43:38

大丫低头更沉默了,使劲儿低头,跟碗里的饭菜干仗,她自己记不得,自己有多久没有吃这么好的吃的米饭,这么大的鱼,这么大的肉。

自从来了这边生活好多了,可是大丫依然,对自己生活要求节俭。

每次剩下来的钱,她都用来学习,用来买书,还有就是寄回家里。

给自己留一点儿的零用钱,只是用来应急。

她害怕跟别人一起去吃饭,害怕别人比她吃的好,害怕别人大鱼大肉的,自己丢面子。

有时师傅都看不下眼了,常常拉着自己去吃饭,可是自己怎么能够呢?

没有伞的孩子要善于奔跑,要快快的奔跑。

自己怎么可能跟秀子一样,秀子表现的那么自然。

却更加让她自卑,学会坚强除了饱经磨难,还的有颗强大的心。

一切表现的那么自然,而自己呢,尴尬的坐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手足无措。

如果自己真的和秀子一样,那么自己现在和秀子的处境,应该一样吧。

有疼爱自己的父母,也有护着自己的哥哥,不让自己受丁点委屈。

可是自己年纪这么小,已然开始在社会上闯荡。

是啊,她要感谢张强,感谢强哥哥,要不然的话,她现在还在山里放羊,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日子。

芬姐啊,我觉得以前那小饭店,是不是厨子不行啊!我上次去吃了几次,感觉不是很好哎!

二狗嚼着花生米,懒懒散散的跟着芬姐说道。

谁说不是呢?哎,真让人发愁。

这个厨师还是专门请的,以前我吃过,他菜做得不错。

还是我们的亲戚,哎,这事情没法说了就。

芬姐满脸愁容的看着二狗。

唉,都是这样。我的两个早餐店也不行啊。

想着都愁人,王二狗完了喝了一口酒开始絮絮叨叨。

这人呐就是这样,人心不足蛇吞象,刚开始啊!

给他定多少工资,工资没少给,事情是做的一塌糊涂,后来我想着学着你,给他点股份。

可是啊,人心太贪了,就这样自己还经常小偷小摸,打打闹闹。

捞完了还理直气壮的跟你说,再要股份,要多挣钱。

我就和你说:“不行,你非得说能行。”刘根儿插了句话。

一桌人都看着刘根儿。

为啥?王二狗很惊奇地问着刘根儿。

你看啊,26号。我买的猪肉1斤是多少钱?

她买的1斤多少钱?

差一块多。

他非得跟我说,这是精肉,精肉精肉吧,满市场没几个,有几个卖精肉的,多少钱我一清二楚。

那29号呢!就给我来说,是鸡肉好,菜好,香菇好。

你看看差我买的多少钱,还是这样。

这还没!

算隔三差五的,就出这种幺蛾子。

不凭自己的本事挣钱,就耍小心眼儿,这种人根本就不行。

你看我这表上,都有明确的统计。

说着举起那大大方方的表格,看得王二狗一阵眼晕。

我去!这是什么?

九宫格不对围棋格。

要说选人啊,还得说王总。

你看人家的选人小伍,栓子,这些人根本就是技术狂,一门心思就想把事情做好,根本不想什么钱啦,权啦,人啦,美女啦。

人家就能选上这样的人,你看咱们。

一说亲戚,就无条件服从,各种退让,各种没节操,没下限的妥协。

你快别说了,我那两个店都黄了,我背后哭的时候,谁知道啊?

两个妹子急切的看着,自己的哥哥,看到王二狗谈笑风生,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赵哥喝了一杯又一杯,嘴里说不出的苦涩。

亲戚,没错就是自己的亲戚。

可是自己现在能说的什么,很明显,老婆和小舅子都已经,给着了自己的面子,可是自己确实也无能为力,毕竟不能撕破脸。

哎,有没有什么方法,能一次性解决这些问题呀?

真心烦了。

哥!大丫清了清嗓子。

我师傅和周老师说,国外的一些管理经验都特别好,我觉得你可以看看那种书,大丫羞涩的说着。

大丫,你的书没白读,学没白上,龚经理给我电话里,也说到这些事儿。

王二狗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诸位,就感觉自己的三观,重新被刷新了两番。

你核对那几个店的账目时,有什么问题没有?

王二狗问了问大丫。

王总。目前账目都是对的,都没问题,我想对一下他们的明细。

尤其采购价格,这不是有刘根儿的统计表吗?

我两边核对一下,然后看看有什么出入,我再重新查一下。

我凭啥…………给你……?刘根儿满腔怒火的,准备要说点儿什么,

可是看见大丫,恶狠狠的眼神,于是就蔫儿了。

秀子和周围人都能理解,同龄人那种小纠结,小纠葛,都乐得笑弯了腰。

哎,哥啊,都几点啦,你看,秀子扬了扬手表,赶紧回吧,回晚了。

小家伙又哭又闹的,妈又翻脸了。

秀子一脸无奈的说道。哎,哪天我想离家了……,我都想离家出走了。

要不哥,你收留我一段儿时间。

一边儿去。王二狗无情的给秀子翻了个白眼儿,他当然不能开这个后门。

就算他有一千个愿意,一万个愿意也不能这样做。

很快晚饭结束了,二狗和秀子看着大丫上了二楼,看她在寒风中萧瑟摇摆的模样。

两个人都打了些打了个寒颤,是啊,是有点冷冷的瑟瑟发抖。

然后他回头对秀子说,明天你早点儿过来。

让大丫带你去挑件羽绒衣吧!天太冷了。

行,还是哥哥好。

菜铺早就关了门,自从兰子生了孩子,老严就把菜铺转给了别人。

此时市场里一片黑漆漆的大壮和二狗说了两句话,二狗就带着秀子狂奔。

夜变得黑暗,变得深邃,城市的灯光,在指引着人们向前,归家的路是那么漫长。

可是紧紧地抱着哥哥,秀子感觉到分外的温暖,眼前的一切令她,想到了小时候在哥哥的背上。

自己当摇篮一样来回的摇晃。那熟悉的感觉,熟悉的气味,使得秀子有了萌萌的睡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