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喜相见难相离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43字
  • 2019-11-02 16:46:48

“哎!别做了,去前面买点吧!”看着兰子还要去做饭,老严都快哀求着要吃点面。

“哎!你别做了,别做了。嗯。我就想吃个面。”老严像是饿极了似的。

妇人有点高兴,有点儿疑惑,有点儿不知所措。是不是他知道了,他知道儿子来了。可是看着老严不说话,不做声的样子。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行!”她还是决定去面店看看,毕竟离得不远,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面馆里秀子显然十分热情。“吃饭,吃饭,哥,你吃啊!”秀子热情的招呼王二狗吃面。

二狗比较拘谨,这显然不像和秀子在自家地头吃饭一样,一切都很陌生,感觉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感觉面前的妹妹是那样的熟悉又陌生。这不要紧,现在最主要的是能在一起,能看到她,看到她过的好比什么都强,王二狗就很满足了。

妇人面色不自然地向这边走来,卡在门口前,东张西望,站在个角落里看到了秀子和二狗。

二狗穿了新衣服,看上去还不错,妇人有些欣慰,眼泪止不住的又流了下来。本能地想上前却又停下了脚步。夫人内心不断的挣扎,不断的撕裂。就像在心中掏了一个洞。空洞空洞的。唯有亲情,唯有眼前这个儿子才能把心中那个洞补了回来。可是这一切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妇人并不后悔自己当初这么做。离开那个所谓的家。离开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家,一个吃啥啥也没有的家,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当然更重要的是这个家已然没有灵魂。整天浑浑噩噩度日,整天懒懒散散过活儿........。

“兰子,吃面啊!”老板从后面过来。看样子是出去有什么事儿刚好发回来。

兰子回了回神说,“哎呀!正好,我准备去里头买两碗面,但是忙的顾不开,一会儿你能帮我送过去吗?”

老板非常热情地说:“行。行。没问题。要什么的?还要猪肉的?”

“嗯,你家猪肉的好吃,其它的老严说也就那样,那我就不进去了。”

老板非常高兴地招呼了兰子,兰子又在门口看了一下,但是她害怕王二狗看到她,于是她匆匆忙忙,像做贼似的躲在角落里,又看了一会儿,边流着泪边回到家里。

她和老严说了一声,店里人多,一会儿就送过来。

严老头儿很明显,没有任何反应,自然地哦了一声。可是他心里像明镜一样,什么都能明白,眼前他除了沉默,他还能做什么,当然他也只能沉默,他也一贯于沉默。

这个沉默寡言的老头,显然还是很爱这个家的,从他爱看女儿淘气的样子就知道。虽然兰子是二婚可是他还是很在意。毕竟自己是个残疾,有今天这样,他已经非常满足了。老天待他不薄,没有了父母但好歹有个家。要不是眼前这个妇人,他哪里有栖息的地方,他哪里有温暖的家,他只是一个形单影只的孤魂野鬼罢了。

但是二婚也是有弊端的。总有一些割舍不了的亲情,接受别的也要接受这些,接受这个幸福的家庭,也就要接受其他的一些东西。时间能证明一切,兰子是个好女人。

回想着自己年幼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在炎炎的夏日里。一个女人抚摸着他的头,从怀里面掏出一个手绢。细心地给他擦汗,然后告诉他等一会儿。一会儿他就能看到那个妇人顶着烈日给他拿了一个香瓜。那样的笑容像夏日的清风一样舒适,尽管严老头一直想把它深深地印在脑海里,一直深深地想想融入自己的血液里,一直想弄进自己的骨髓里,可是随着时间流逝,他就发现这个女人的模糊景象渐渐模糊。所有容貌,所有的东西都没有了,任何可以留下来的东西都没有了。

只记得那些岁月,只记得那个大概模糊的影像,模糊的时间,但是鼻子渐渐发酸,又渐渐变得甜蜜。

娘亲我也有家了。

你在天上过得还好吗?

严老头儿在回味。而兰子在惆怅,在思考,在纠结。在暗自垂泪。

不一会儿,面店老板送过两份儿面,看了看兰子说:“哎!怎么吵架啦?怎么啦?你们吵架啦!别怕他,这个老严他不知好歹,狠狠收拾他,让他一个人做饭去。”

面店老板说着竟然看到兰子羞红脸。

老严还在收拾东西,顺便给他了钱。然后笑嘻嘻的抽支烟就忙着去做生意了。

兰子虽然已经早成了母亲,也已经不是刚结婚那会儿了,但是还是有点儿羞涩。她觉得有点儿对不住老严,应该跟老严说清楚的。可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当初在一起的时候已经和老严说过了儿子的事情。老严也爽快的答应了肯定管儿子,可是现在如何开口。

这边秀才和王二狗吃的津津有味。王二狗觉着自己以前吃的饭都可以倒垃圾桶里边儿了。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自己做的纯粹就是能吃,根本谈不上好吃这一说。

看着眼前的妹妹,王二狗恍如隔世我妹妹长大了。没了黄毛丫头那种感觉,已经开始抽条儿了。那种自信、自然和自己这个乡下小子在一起是那么地不合时宜。

吃完饭,她笑着想拽着二狗去母亲那儿,可是二狗直接拒绝了。秀子到最后就不过拗不过二狗,只能指了指大概方向。说他们该在那里就卖点儿菜和水果。

王二狗只是远远的看了一下。

然后按住妹妹的手说:“别和....说.....别.....。别说我来了,谁都别告诉,我就来看看你。”

“我就是来看看你!”王二狗又重复了一遍,说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秀子在后面哭的撕心裂肺,王二狗全当是没有听到。秀子想把身上所有的东西,所有的钱,都给哥哥的东西都拿上。但是等到秀子反应过来想拉住,揪着哥哥的时候,哥哥已经跑得没影儿了。

秀子追到十字街口,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看着没了影儿的哥哥,颓废地蹲坐了下来。她哭啊哭啊,直到她自己哭累了,哭哑了。她渐渐的安静了下来,两手空空地回到家。

兰子紧张地上前问道:“二狗呢?”

“妈。他不来。我哥他不来。叫他他都不来,他都不来!他怎么都不来。”

“你不应该叫他二狗,他就是懒狗,他就是个笨狗!他叫傻狗。”妹妹秀子在那轻声地埋怨。

兰子心里边儿打着麻花儿。

可是这有什么办法呢?反正时间还长,二狗总会明白自己。

兰子这样想,沿着长长叹息,抹了一下眼泪,继续自己的生意,自己的买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