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发现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16字
  • 2020-11-06 18:28:39

多少年了,自己多少年没有和母亲睡在一起,两个人有说不完的话。看着娘的头发依然花白,本来刚过四十的人,却有五十多的皱纹和蹒跚。

又流泪的岂止是眼前的一切,山里人苦啊!

有钱人,没有人能体会贫穷会给一个家庭带来什么?

那是来自灵魂和基因的逐渐搁浅。

从离开家怎么样过了苦日子?怎么样生了孩子?怎么样到了城里?怎么样开的饭店?经营怎么样?

到刘根最近怎么样学习?怎么样生活?适应不适应城里的生活?

那个丫头是谁,看着挺好的能不能?……能不能和刘根儿处个对象,相个亲什么的?

反正刘根醒了几次,都听见她俩在隔壁嘀咕,估计一晚上能把

几年的话都说完。

早晨老太太早早醒来,在院子里来回转悠。

这个院子自己怎么看怎么喜欢?

就是有一点儿,所有的地方都用石头或者水泥、砖头铺上来了,没留一点儿种菜、种庄稼的地方。

要是家里再种点儿菜,种点儿花就完美了,平时摘个豆角,拔根葱。弄棵白菜什么的就挺好。

哦,对了,再养几只鸡养几只羊。这点儿东西能解决一家人几个月的吃喝。

当老太太把这些话和刘芬说了之后,闺女笑的喘不过气了。

妈!这院子里呀,你种点儿花儿,种点儿草可以,种庄稼就算了,市场上那么多东西,什么都不缺。

这个院子四千多块钱呢。虽然地方偏了些,但是也还好。要是都种庄稼养鸡的话,太可惜了。

就是这,再过几年啊,我就推平了,盖个二楼盖的二层小洋楼。那时候啊,咱们全家都搬过来,一起住,多热闹。

啥?四千!老太太一脸诧异,四千多了,这么贵咋这么贵呢?我还想便宜点儿。

你弟弟要是城里买房。不容易呀!

看,老太太!被我猜中了吧,喜欢这种院子?

老太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咋不喜欢了,这么好的院子?

没事儿有我们呢!好好努力干一年。能挣……十来套这样的房子。

老太太张大了嘴,一副吃惊的样子。

人家现在都流行买楼房,没人要这种院子房,平房。上个厕所都不方便。

那个楼……楼房多少钱?

得两三万

多少?老太太吃惊的说道

三万多,芬姐认真的和老太太说着。

这种院子就行。这种院子就行。老太太被吓得慌忙说道。

第二天上午不忙,芬姐就带着老太太在市场里,到处转悠。

各种采买衣服,鞋袜,内衣内裤。秋衣秋裤,帽子背心儿。

从冬季到夏季。

从里到外,从头上到脚底。

里里外外的换了个遍。

给那老头子也买了两身衣服。两个人躺在澡堂里,说着家里的事。

自从你偷偷的把刘根儿接走,你爹要被气疯了,他又没有办法。

开始憋了两三个月,实在憋不住了。

就让我过来瞧瞧,但是秋收忙的顾不上,而且呢你爹他又腿疼,我也是想等过年的时候,你们应该回来吧。

没想到你们这边过年还挺忙。年后我把他安顿下来,就是就上来看看。

你爹那个人呐,心好,但是嘴上不饶人,脾气大,好面子。

你也别往心里去,你爹就是这么个人。

你别怨你爹。

“你自己想一想,当初你爹要是同意嫁……给……”老太太说着抹了抹眼泪。

你嫁给小赵了,那才是害了你呢。

他们地方比咱们地方都穷,你爹怎么可能,让你嫁到更穷的穷山沟里面去了?

说白了,你爹也是为了你好。

我哪敢怨人家了。芬姐带着哭腔又一次说道:“我哪敢怨人家。人家脾气那么大,那么厉害,那么威武。”

再说了,人家都不认我是女儿,我哪敢怨人家呢。

我就等着他。我就等他,他来找我,我看刘根儿将来要结婚,他过来不过来?

诶呦,我的闺女哟,你这可掐住老头的七寸了。

你爹的人啊,他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上次啊,我看到他,把你带回来糕点的盒子折起来。揣在贴身的口袋里。

我问他干嘛,他说当擦屁股纸使,可是那么硬的东西,能擦屁股吗?

你爹心里有你。你可别去倔啊,什么事儿都学你爹。

我才不学他呢。

哎呀,这样洗澡真舒服啊,平时咱们也只敢在河里,没人时候弄点儿水擦一擦,哎呀这样洗澡太好了。

娘……,来把这个抹一抹。这个用在脸上时间长了。

能年轻好几十岁,咱们就不是母女啦,是姐妹。

你这丫头净胡说。哪能年轻几十岁呢?

买了一上午的衣服,下午就带我出来洗澡。

你这一天也不忙?

你忙什么去吧,别陪着我,我又不是小孩子。

我不忙,由小赵和刘根儿呢,我又不忙,另一个店呢,有店长和服务员呢,我就是去对一下账就行。

实在不行就让刘根儿去对账,反正他最近也学这个。芬姐故作轻松的说道。

怎么可能不忙?用正常人的思维都知道,就不可能不忙。

一个人想要挣多少钱,就要有多少的付出,无论是体力的、脑力的还是其他的什么。

每天天刚亮就起床。大早上的赶早市去菜市场备货。买菜买肉。切菜,切肉。备菜,备料,还要打扫卫生,照顾客人,洗锅刷碗。

从早到晚都是油腻腻的,好在每天都很开心,好在每天都有不少的收入。

这些怎么可能让母亲知道?当然母亲也必定会知道,只是多与少的问题。

和母亲在一起,常常说一些故作轻松的话,要不然的话,谁的心里都不会好过。

是啊,所有的苦难都已过去,所有的艰难困苦都已消失,尽管在自己的记忆里有时格外深刻,有时已经淡然处置。

谁的成长不需要付出代价,谁的成功,不需要付出代价的呢?

不过好在,自己现在有了一定的基础,不在饥肠辘辘的四处觅食不在。

不在内心挣扎的,看着儿子忍饥挨饿。

好啦,一切都过去了,至少在心里一切都过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