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山风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15字
  • 2020-11-07 10:39:39

刘根儿被烦得要死,每天饭店的活儿都杂七杂八的,芬姐整天叨叨,一箩筐的话。

不是说二狗哥,怎么样有文化有水平,就是说啊,人家小五怎么样做,怎么样,要不就说,学你姐夫好好地干活。

总之,别人家的孩子,不是21世纪才有的专业名词。

说了一堆话,事也没少干,而且晚上,十七八岁的小伙子还要跟一些十四五岁的人一起学习,要多尴尬有多尴尬,要多难过有多难过。

刘根儿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脱离姐姐的魔掌。

当初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对,想着跟姐姐一起来城里生活,刚开始什么都新鲜,好吃的好玩的。

姐姐从来不拒绝自己,也尽量给自己最好的选择。

可是说到干活和学习,姐姐立马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从不来不让自己偷奸耍滑,使小性子

真的是一言不合,就断水、断电、关小黑屋。

你能想到吗?

一个在山里,听见狼叫都不怕的小孩儿。

竟然怕被关在小黑屋子里。

刚开始还信心满满的,在小黑屋里寻找,各式各样的有意思的事情,可是半天过去了,自己感觉自己快崩溃了。

时间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也不知道,感觉自己一下被扔进了一个时空隧道里,时间被拉得很长很长。

感觉这样的折磨没有尽头,好在外边能听到声音,偶尔也能听到他们对话。

要是周围寂静的超过,一个小时自己都疯了。

真是不想上学,自从上次被大丫打了之后,刘根儿就是不服气。

可是几次下来,每次被打的就是他。

有一次自己把她摁在地上。忽然觉得有些尴尬,正想着怎么收拾她。然后接着自己疼的要死。估计是废了,以后怎么做男人?

看见大丫站起来恶狠狠的看着他。刘根儿觉得一阵蛋疼。

造了什么孽?

碰见这两个克星。

自己垂头丧气的来到教室,老师已经开始讲课。

周老师在上面唾沫横飞,自己在下面口水直流!

偶尔被提到了问题。

自己站起来睡眼惺忪的模样,擦了擦口水看着周围。

看着周围寂静的眼神,迷迷糊糊说了一句。怎么啦?

周围先是寂静,然后哄堂大笑。

老师只好无奈的让自己坐下,继续做自己的美梦。

然后回到家里,姐姐一顿子竹笋炒肉。

一定是该死的大丫,又给个自己告状了。

看见大丫在姐姐面前乖巧,听话,懂事的模样,刘根儿看着就恶心。

还是想念山里的风光,连绵的大山,不绝的河流。山上的梯田,路上的野草,偶尔在野树上摘几个果子,或者偷着隔壁家的几颗梨,听着鸡鸣狗叫。

或者山里人的呐喊,和山上的清风,没事儿时带着狗,满山遍野找兔子。

或者上树掏鸟,下河摸鱼。

想着就兴高采烈。

偶尔自己想到了山里的生活,便泪如雨下。

是啊,山里太苦了,吃不上城里的糕点,也没有商店里的汽水儿。

更别说是顿顿大白馍,隔三差五的红烧肉。

刚来时自己没命地往嘴里塞,看的姐姐直流泪。

吃着吃着,自己就吃不下了。

告诉姐姐留着下顿吃,好东西,不能一顿吃完。

姐姐总是给他看,看后厨里到处都是什么,到处都是肉,想吃啥就吃啥,没事儿这都是姐的。

那时我姐姐多好,说到吃穿用度怎么都行,但是要说到干活和学习,自己要是有一个不听话,姐姐立马翻了脸。

姐姐常说的话是我们老刘家就你一个人,你要提不起来,立不住根,姐姐就真成罪人了,姐姐一辈子也别想回家了,老刘家一辈子被人看不起。

姐姐说着……姐姐说的很正常,语速平缓,镇定自若,眼泪却静静地流个不停,像是无声的泉水。

亦如过年的时候一样。

姐姐忙碌的时候像正常人一样,只要停了下来,只要看到自己,姐姐就开始流泪,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每次说想回家的时候,姐姐就流泪,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回家,什么时候能回到那个山里,虽然那里吃不饱穿不暖,但那还是自己的家呀。

姐夫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唉声叹气到厨房里抽着香烟,跟着一堆干仗去。

我怎么就成了罪人?刘根儿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成了罪人,自己做错了什么?

自己要是不拼命干活努力学习。

姐姐,姐夫所有人都不会高兴,所有人都拼命的收拾自己。

自己确实是不想学习。

确实是不爱学习,看着那些东西就头疼,好在数学还算可以。

自己想到这脑仁都疼,没办法。

还要背着书包。和那个该死的大丫!

一起去学习,去学习班。

漫长的黑夜,在灯一下影子拉的老长,自己和大丫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的课,坦白说刘根儿没听懂多少,但是这个关于数字统计这块,刘根儿听得格外认真。

昏暗的灯光下。

刘根儿百无聊赖的走在前面。

大丫,像山里的野狼一样,恶狠狠盯着自己,尾随在后面。

在这个城市里宽阔的街道。

灯火通明的商店,和来来往往穿梭的人群。

偶尔街边没了叶子的杨树,迎着寒风滋滋声响。

骑车人叮叮叮穿过马路,还在街角里回荡着肆意的笑声。

往日到了芬姐的店里,人们感觉分外的快活,可是今天到店人,却发现这里的气氛,有些不一样,有些宁静有些凝重。

芬姐还是起身招呼客人,指示只是笑容有些牵强,面色有些凝重,眼圈还红着,客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连忙问怎么啦?

没事儿,没事儿。笑笑摆了摆手,可是眼眶的泪怎么也掉不下去。

大妹子没什么事儿吧?有什么事儿招呼一声,都邻里街坊这么长时间了。

没事儿,没事儿,哥吃点什么?芬姐擦了擦红红的眼圈问。

随便收拾两口,赶着回家。有什么呢?快点儿就行。

有馒头。面条也行,反正都快。

那就来碗面吧,再来碗红烧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