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寂寞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06字
  • 2020-11-08 15:33:04

大壮啊!诶,我给打电话,看他回来了没有,回来咱们晚上喝酒。

不过,我想他应该回了。

小五,谈完事就一副尿急的样子。

怎么了,不用等我,自己去厕所,二狗一阵郁闷。

没事,没事!小五一脸不好意思的笑。

二狗想想,估计是想起了对方刚刚结婚不久,想着新婚在家的妻子。

大壮,他早跟我说年前、年后要值班,他会早早的上来。

大壮和红霞刚把东西收拾完。电话铃声在响,家里装了电话,为了平时工作方便或者也为了给妈打电话方便。

不过装这电话确实花了不少钱,几千块钱就这么没了。

顶得上农村一年的收入呀。

这年头在家装电话真的是个奢侈品,那时候老式的

诶!

大壮,我是二狗。

哦,二哥。什么事儿?

你回来啦,没在家多待几天啊。

刚到,刚收拾完东西。不是想着明天要值班吗?所以我今天就早早上来了。

哦,自己一个人还是和红霞。

和红霞,我本来让他在老家多待一会儿,可是她不愿意,就和我一块儿上来了。

哦,行,晚上叫上红霞,你我小五、红霞、文娟。咱们一块儿吃饭。你也去铁皮巷那边儿看看。

我也不知道,栓子、柱子,他们还有谁在呢?有的话就叫过来,一起吃顿饭。

诶,好嘞!大壮在那边应承着。

给大壮打完电话,王二狗莫名的心安,不知道为什么,让大壮干活儿总是自己特别安心。

就是“你办事我放心”的那种。

那小子在家,你一会叫上文娟啊,咱们一块儿去吃饭……,就去三鲜楼吧。

诶,好的,哥。

哎,别急着走啊,喝会儿茶再走,自从龚经理来我这儿之后啊,我就发现我的生活被他带坏了。

以前经常喜欢和你们一起打快牌,喝顿酒。

现在有事儿没事儿,喜欢喝点儿茶,聊聊天儿。

你以前也喜欢喝茶呀,穆老爷子和你在一起,一直在喝茶呀。

呃。对,以前也挺喜欢喝茶的,看来喝茶是个好的习惯。

哥,我得走了,家里还有摊子事儿呢,文娟等着我回去,还要干活了,一堆结婚的东西还要规整……

好!好!赶紧回去,赶紧回去吧。

王二狗看着,空空荡荡的办公室,一个人欲哭无泪呀。

老爷子最近隔三差五的,找人吹牛聊天儿,成天不着家。

小辣椒被她娘又带走,去了内蒙,秀子每天忙忙碌碌复习功课,家里还有严涛,叽叽喳喳。

王二狗是要疯掉了,他坚决不去。

好吧,只有我一个人了,王二狗正在摇椅上来回摇荡,喝着茶,手中拿着一本儿《史记》翻了两页,就觉得有点儿瞌睡,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正当王二狗在和周公下棋的时,杀得难解难分,好不热闹。

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看着他,王二狗一下子睡意全无,当他看到大壮的憨厚的笑脸时,王二狗又气又恼。

你也不说话,吓得我一跳。

嘿嘿,二哥我看你睡得香,口水流的老长。

呼噜声打的震天响。还咿咿呀呀的说梦话。

我就没敢打扰你。

我说梦话啦!我就说我怎么感觉很奇怪。

对!你说啦。

我说啥啦?

你说有些莫名其妙,又有一些不解。

你就说,还我什么东西?……什么文……什么玉……

哦…………哦!王二狗擦了擦口水,睡眼惺忪的说道。一会去三鲜楼啊!

夜色开始显黑,周围有些寂静,黑夜笼罩的大地上。

二狗格外的伤感。

华灯初上,整个城市的饭店里灯火通明,仿佛是又一个世界一样。

中国人喜欢吃,在世界上鼎鼎有名的中国吃货。

吃货多到让你无法想象。

很欣赏《舌尖上中国》的一句话。中国人对故乡的思念。可以是那处建筑,可以是那个风景,可以是那一眼清泉,可以是……

但只有妈妈手中的食物,和地道地家乡菜,才能承接自己心中那份思念。

也只有这份食物,才能更好地传递亲情的味道。

对美食的记忆,对美食的思念,对美食的好恶,无限向往。

不只是雨菲,也有许许多多的人。

人们在一桌饭上抒发着,自己对团圆的渴望。

在一道菜里诉说着,家的思念和亲情的炙热。

在推杯换盏中,在觥筹交错中,互诉衷肠。

将这一年来,所有的情感化作杯中的美酒,徐徐影像。

想要记住这美好的夜晚,又想要融入自己的血液。

刻在自己的心间,使得自己远走他乡时,依然记得自己的思念,依然知道,自己是别人心上的牵绊。

孩子们欢聚这里,无忧无虑品着桌上的美食,拿着手中的压岁钱,愉快地冲着所有人笑。

大人们若有所思,看着眼前的亲人,眼里或含着泪或者嘴角映着笑。

格外珍惜眼前的美好。

用雨菲的话来说,没有什么是一顿美食解决不了的,如果解决不了,那就再来一顿。

王二狗想到雨菲就想笑,那丫头说是要飞到云南去吃八怪。

家里人阻拦了几次,可是依然阻挠不了,她对美食的向往。

刚过了年,吃了饭就走啦。

无牵无挂,最执着,最向往目标的人,往往让人羡慕。

看着眼前这两对儿眉来眼去,琴瑟和谐。

王二狗真心的感觉,自己是多么的寂寞。

一个人时候你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多么寂寞。

如果有心中有了挂念,你才知道寂寞是多么的可怕。

那痛痛彻心扉的空虚和如附骨之蛆的纠缠。

时刻笼罩自己的心间,就像月光下的影子。

你真的害怕,害怕这份思念,这份孤独,这份岁月消磨了自己,消磨了自己的意志和情感,你害怕当这一切变为习惯。

你所期望的,所守望的到底是习惯,到底是这份思念,还是那个人。

这所有的一切,已经模糊不清的时候,这会是令人多么恐惧的事情。

可是自己已然身在局中,无法超脱局外。

那句话怎么说?

初听曲时不知意,再听已是曲中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