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谁不曾为少年郎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97字
  • 2020-09-22 20:52:11

哟,今天吃什么好吃的呢?老头儿进了门。

一身标准的工人工装,满脸笑容手上的茧子老厚。四四方方的脸上,浓眉大眼地看着老婆子。

你姑娘回来啦,你说吃什么好吃的?老太太没好气的说道。

一天哪儿也不能去,就知道伺候你们。

老头儿撇了撇嘴,然后笑道。哎呀,姑娘回来了。

让我看看在哪儿呢?兴高采烈地进了姑娘的门,那心情就和多年前去产房一样。

有些欣喜若狂,有些迷离,有些失落。

丽丽正在正躺在自己的小床上,翻着自己的床头那些精美的画册,日记,还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那颗沉寂的少女心渐渐苏醒的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上学的时代。自己曾经暗恋的男生又高又帅,篮球打的真叫好,后来他转学了,自己哭了好久,伤心了好久。

日记里那些委屈的话语,现在看着就想笑。

原来自己曾经是那样的不懂事儿,曾经有那样一颗玻璃心。

丽丽没有听到父亲进门的声音,还沉浸在往日的回忆里。

父亲看着眼前的女儿,翻看日记。

静静的站在那里,仿佛看到了女儿,从小时候长到现在。从他在产房里第一次看到,她皱巴巴的小脸,到她嘤嘤哭泣,到呀呀学语,再到追着自己让抱抱,然后开始淘气,逃学,跟自己吵闹,再到现在变成了大姑娘。

眼前回荡着过往的一切,仿佛昨天两个人还在吵得不可开交,仿佛昨天两个人还是你死我活的争斗,仿佛自己昨天还不赞同姑娘的一切。

不赞同她晚归,不赞同她夜不归宿,不赞同他和二的在一起。可是今天,此时此刻他才觉得无论她是什么样子,无论他做什么,她都是自己的女儿。

老头看着女儿,眼里还没来得急泪眼摩挲。

女儿就扑了过来。一如小时候的样子。爸,想什么呢?

想……想……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呀,没觉着,你都大了,我也老了。老头儿憨厚的笑了笑。

姑娘看见老头鬓间有些斑白,那泪水哗啦啦就下来了,仿佛昨天两个人。还要拼个你死我活,昨天两个人的意见不一致,还要打打闹闹,恩断义绝。

可是今天怎么感觉,分外的凄凉与不舍,那血脉连着的心,揪了又揪,紧了又紧,像握在手里的沙粒越是紧紧的握着,越是散的更快。

爸,你什么时候都白头发了?丽丽有些哽咽,有些自责。

爸,老啦,再说了快五十的人呀。老头儿感叹着,像感叹自己不经意的青春即逝,像感叹的自己往日的岁月碌碌虚度。年华已逝,只留下现在满脸褶子的笑容。

爸,在我心目中,你永远不老,永远是那么……永远是那么年轻帅气,永远有一双……能扛着山的肩膀。丽丽说着说着有些哽咽。

对,爸不老。老爷子叹了口气坚定地说道,况且还有你弟弟呢。

丽丽眼中很快浮现出弟弟的样子,那玩世不恭的二世主样。

学啥啥不会,吃啥啥不够,干嘛,嘛不成,整天偷鸡摸狗。

揪小姑娘的辫子。在老师的讲台上放水盆。

在同学的书包里放蟑螂放老鼠。

用老人的话来说狗也嫌的年纪,四处惹事儿。

周围邻里街坊没有一个不认识这臭小子的。

还没到放学的时间,就听见小少爷回来了。

妈!妈,我饿了,有什么吃的呢?

呀!红烧肉。二世祖伸手就捞。一边锅里热气腾腾,一边烫着手,一边烫着嘴,还胡弄乱吞地说着,嗯,这好吃,真好吃!

老太太眼见的儿子一口一口的吃,吃了不少。赶紧过来打住。

干什么呐?你姐和你爸都没吃呢。你都要吃完啊!

做红烧肉不就是让人吃的嘛,不吃坐做那干嘛。

再说了,我吃我那份儿又没吃他们的。我姐人家天天下馆子,还差着点儿红烧肉。

二世祖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把还自己的油手,在老太太的围裙上擦了又擦。

你小子。一天都干了些什么?这还没到放学时间,你怎么回来了?丽丽看这小子就来气。要不是两个人差了十多岁,早就一耳刮子上去了。

哦,没什么,老师让我下午叫妈去一趟。二世祖一副很很正常的表情。

家里顿时炸开了锅。

你说到底咋回事儿?老爷子难得严厉的说了一句话。

同学的衣服扯啦。就在那儿哭,告老师非说是我弄的。

你弄了没有?丽丽问道。

没有呀,只是我的桌子有一根钉子而已。正好弄在她衣服上,她起来的时候扯啦。

丽丽被逗笑了,然后又暴怒。

你个小王八蛋,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气死爹妈呀啊?上个月你是不是刚把人家头发点着啦?

再上一次是不是,你在人家包书包里放癞蛤蟆的?

你怎么就不知道省点心啊!丽丽说了,家里人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

老头。老头气的将来儿子揪了过来,高高举起一个厚实的巴掌。还没来得及挥出,就被老太太死死的挡住。

两句话没说,就打孩子,打什么打呀,这是怎么啦?

男孩子们淘气点儿这很正常呀。别动不动就打孩子。

有话好好说!老太太一副护犊子的模样,俨然是老母牛带着小牛进山遇见了老虎。

于是一家人吃饭的气氛有些怪异。

多吃点儿,多吃点儿,以后想吃红烧肉,回家来妈给你做。

诶,好的,妈。

你也多吃点儿菜,多吃点儿菜,老头子又殷勤的给女儿夹了一筷子。自己碗里的饭菜还没怎么动。

你们不要这样啊,就好像……就好像……我现在就嫁了人一样。

老头和老太太纠结默然。

端起碗,不坑声地和碗里的饭菜干仗。

沉默在这个饭桌上,像一个没人要的孩子,沿着桌角然到处走啊,走啊走。

切!少年的眼中轻蔑毫不掩饰。

全家人很快将目光集中了集中在少年的脸上。

好白菜让猪拱了!!!

于是饭桌上不再沉默,到处都是锅碗瓢盆的叮当声。

任你怎么折腾。

二世祖安心的吃完饭,在家人的注视,下闲庭漫步地溜了一圈,然后又不见了,本是午睡的时候。二世祖消失得无影无踪,就仿佛自己从来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一样。

中午时分火车站里。好像往常一样喧闹,只是车上人睡得已经不知道东西南北。

几个娇小的身影在车厢里到处乱窜,偶尔停站的列车就像茂密的丛林,几个小兔子到处寻寻觅食物。

偶尔有睁开眼看了看的旅客,以为是车上谁家顽皮的小孩儿,笑了笑再次睡了过去。

乘务员见是几个孩子,懊恼的嘟囔了几句,这是谁家的孩子?

饿疯了吧?

留下了一些人无奈的嘲笑。

小猴子们像见了大灰狼一样,疯狂的四散逃窜。

一会儿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在一个厕里却炸开了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