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766字
  • 2020-09-21 11:05:36

晚上都快11点了,二狗推开院门。

看见屋内灯光格外耀眼。

两个小孩,哎!互相推攘。仿佛发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

看的王二狗非常无奈。

丫头,这个是东西好,你喜欢你拿走吧。老头一本正经的说着。

诶,老爷子您既然喜欢您留着吧。文轩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是,你看这本札记。它不仅文笔好,也很极为用心,书法也算是上乘,虽然这人名声不咋地,但是札记中涉及到一些历史事件,非常有意思的。

我想你还是拿着吧。

札记中的一些经验和教训,我觉得你应该仔细看看,这算是老年人给你给你一些忠告吧。老头分外的真诚。

姑娘有点儿不好意思,又互相推让了一番,极像两个菜市场买菜的大妈。

你攻我守,你退我进太极打的炉火纯青。

双方的笑容各自真诚,双方的意念各自坚定,正所谓兵遇劲卒,帅遇猛将。

真是其逢对手。

丝毫不顾及王二狗的感受。

我说你们俩个够了啊,拿着我的东西互相推诿,没意思吧?

老头子吹胡子瞪眼,姑娘羞涩惭愧。

老头子指了指门外,那意思,分明就是在说滚。

二狗说哦,那你们继续,然后转头失落的准备出门。

姑娘在后面径直喊道,你去哪儿?

我给滚。王二狗说着就笑了,然后尽管没有多大声音,但是背部抖动的却厉害。

挎着腿就迈出了门槛儿,只留下房间里两个小老鼠,彼此叽叽咕咕绘声绘色的笑了。

晚上一点多应该是一点多,王二狗已经确实记不得了,反正他感觉模模糊糊的睡了比平时要睡得晚的多。

反正文轩应该是留宿在这里了。

大晚上的一点多,老头不会让一个女孩子走,管他那么多呢,反正他有好几间客房。

日上三竿,王二狗正睡得迷迷糊糊。

忽然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人,吓的王二狗一下没了睡意。

只见一个姑娘,在他的桌子上胡乱的翻弄着。

摆了摆他的铜钱,翻了翻他的粮票,看着银票和日本制的军用地图发呆。

大姐喜欢哪样?

送你,王二狗迷迷糊糊的说。

没一样正经东西。少拿这些破烂糊弄。

破烂儿不能够吧,你看我这齐国的刀币,楚国的鼻钱和晋国的布币,当然最好的还是这个大泉钱,喜欢哪个?别客气!用那本字帖我和你换。

那本字帖啊!

就那本儿。你给老爷子看那本儿。

哦,明末的。

什么明末的,我怎么看着像民国的?还是别人临摹的。

王二狗咋咋呼呼说着起了床。睡衣不算厚但还好不冷。

那也不跟你换,谁不知道啦,你的铜钱都是新的。

什么新的,都几千年了。你看看。那锈斑,那痕迹。

我看着有几十年。像是民国的做法。还是专供出口的那种。

姑娘行啊,眼力劲儿不错。王二狗尴尬的笑了笑。

嘿嘿嘿嘿。姑娘憨厚的笑了笑,内心想起了老爷子跟他说的话。

别听那小子忽悠你,他那些铜钱啦,都是烂东西。

以他的猴精猴精的性格好东西都藏起来了,怎么可能摆在桌面儿上?

但凡是露出来的都是烂东西。

王二狗伸了伸懒腰,啊!……打了长长的一个哈欠。

某些地方一柱擎天。男人嘛,尤其是年青人早上火力旺。

王二狗大不咧咧的时候,老头儿也得感叹年轻人真好,尿尿也有劲儿,不像老头儿尿都尿不动了,只能无奈地尿在自己鞋上。

那个打完哈气,王二狗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结果看着姑娘没在意,还在摆弄着那些东西。只是端坐了身子,埋下了头,看着桌子上,玻璃板下的一些军用地图。

王二狗洗漱完之后,发现姑娘已经被将被子叠好叠的整整齐齐,仿佛军训过一样,衣服也都叠得齐齐方方,床铺已经打扫干净。

我去不是吧?前一秒王二狗感叹,这姑娘是个好姑娘。

后一秒反应过来,完了!

王二狗把袋子摊开,寻找自己的东西,翻来覆去没找见。

哪儿去了?哪儿去了?

你找这个。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簪。没有什么像样的雕刻,只是在簪子的末端有一个佛字。

雕的模模糊糊像是拼凑出来的一样。

拼的东西极小,看不清楚?

可是玉质极好。是少有的和田暖玉。

王二狗心在滴血,我插。

这东西老头儿都没见过,最初自己见的时候以为是玻璃,要不是对方是个小孩儿,而且不识货,自己那能得这么大便宜。但是王二狗还是良心的给了对方5000多块钱。

你给我。王二狗有些焦急的。

这东西本来是给小辣椒准备的。不过想着,以小辣椒那种性格的人,要用这种东西,估计少不了折断的命运。

不给。姑娘少有的强硬,伸手就向外。

可是他怎么能抵得过王二狗呢?

姑娘边躲边伸胳膊,王二狗也伸胳膊,她很快发现没用,于是姑娘向床的方向再伸胳膊,王二狗也伸胳膊抓玉簪。

于是出现了眼前这一幕。

王二狗成功的把姑娘压在了身下,而且还压在了床上。

尽管姑娘穿着衣服,王二狗也穿了衣服,尽管他们的膝盖都靠着床,可是这不影响他们高度的契合在了一起,而且王二狗还晨勃哦。

老头哼着歌回来了,拎着两份早饭。

没错,你想的没错,一如既往的还是丸子汤和鸡肉面。

哇,还好没有鸡肉,只是面只是交了些清淡的汤。再加一点儿咸菜。

老头儿没看见暧昧的一幕,但是已经看到王二狗站直了身子,姑娘急匆匆的冲出了门。

手里还紧紧抓着一个玉簪。

老头儿先是一愣,然后笑眯眯的说。

饿了吧?…

…快……快趁热趁热吃了再说。老头儿打着马虎眼。

姑娘本来有些红的脸更红了,像极了天边的火烧云,烧到了耳朵,烧到了脖根儿。

老头儿心里有些嘀咕啊,是有点儿快啊。

摇着头进了屋。取了碗筷,招呼孩子们进来吃饭。

场面一度尴尬,老爷子适时的给姑娘介绍,这是王二狗的搭档小伍做的早餐。

在街上如何如何的热卖,在街上如何如何的排队?

自己倚老卖老插了个队,引来一片叫骂声。

老板娘是如何跟排队的人解释,然后如何拿到了最好汤,最劲道的面。

哎,多吃点儿,多吃点儿。

昨天睡得晚,今天起得早。还屋里屋外地忙活了半天。

得多吃点儿,老头儿今天早上格外的殷勤。

全然把王二狗当空气,王二狗吃着面,内心却在风中不断的萧瑟。是不是内心的狗叫声四起,“X了狗!”

姑娘一边叫着好吃,一边若有所思。正在老头儿盛汤,发呆的功夫,姑娘吃完了面,然后匆匆的从自己的包里取出那本字帖,扔在桌子上。

像是下了很大决心,声音大的出奇,振的房顶都能掉下土来。

像呐喊像宣誓似的说,我和你换了。

老头儿莫名其妙的看着眼前这两位。

然后这两位安静的吃面,老头拿起字帖。

轻轻的,一页一页的翻着。然后看着姑娘手边的玉簪。

哦,都是好东西,但是依我看还是这本字帖好,姑娘等会儿别换了。

反正这玉簪,我张嘴,他肯定给你。

不,我让他心甘情愿的给我。

姑娘声音虽小却很是坚决。

拿走,拿走,行了,拿走。

王二狗自知挣扎是毫无用处的,却也不甘心无,奈地说道。

挥着手托着头像是眼不见为净的样子。

我和你换,别说我欺负你,抢你东西这样,这是你情我愿的事情。

姑娘饱饱的吃完,将干净的碗筷狠狠地拍在桌子,吓的老头和王二狗打了一个冷颤。

然后内心无比欢喜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了一脸莫名其妙的老头儿,和一脸苦逼的王二狗。

老头儿疑狐着问王二狗,还格外小心地说:“占人家便宜了?”

王二狗那个郁闷的要死,我占便宜了吗?

没吧,不对,好像占了,我占便宜了嘛?

占了?啊,不对,好像也没,我去他大爷的。

于是整个下午小姑娘欢天喜地,就差敲锣打鼓放鞭炮了,而王二狗呢,二狗一脸苦逼样心中满是懊恼和后悔。

就差把自己切了,进宫了。昨天就有这样的想法,今天就如愿以偿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