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50字
  • 2020-09-20 16:47:05

王总又值班啊!

你是?

我是,家电这边的销售员儿李艳萍。姑娘笑的很灿烂。

哦!哦!对,是你。天黑了我没看清楚。王二狗努力着回忆着对方的身份。

其实他根本没想到,因为常年他也不关心这些事儿,再说他懒得出奇。

你让他现在叫出所有员工的名字,对不起,他真叫不来,他只是记得。

当时找过这个姑娘谈话,有些印象。

哦,你还没睡啊?挺累的,这么晚了。王二狗尴尬的找着话题。

不累,您每天忙来忙去的,一天都是事儿,像我们这些人没什么事儿,不累,见到您在值班,我们这些当员工的,不得陪您走会儿。

不用,不用。我就是随便走走。王二狗笑着说道。

没事儿,反正我也没事儿,您在巡视,值班的时候,肯定也需要什么,喊个人,什么之类的,没事儿。我能帮您做什么就做点儿什么。

除非您觉得我没什么用。

姑娘先是一脸笑容,然后有些失落。

啊!好吧!咱们就随便走走。我一会儿也要回家了。

诶,好的。姑娘紧跟了上来。

你们家电销售那块儿,现在的情况怎么样?

嗯,挺好的。整天人来人往的好多人。

老百姓们现在有钱啦!就想过年,快过年了,让往家里面添点儿东西,尤其是电视卖的特别好。

还有一个大爷来了好几次,每次来都没货,都急了。就差把钱压在那里提前订货了。姑娘笑嘻嘻地说着。

哦,那还真不错。嗯。顺子那边说什么了,彩电没有了吗?

有……姑娘有些慌张。只是当天拿过来的货都卖完了,也真是赶巧了。

那昨天的销售额大概有多少?你这边儿卖了多少?

我是我们那儿销售最好的销售员,哎呦哎呦。

黑暗中不知道什么绊了姑娘一下,姑娘直接向王二狗冲了过去。

王二狗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

不好意思,王总我……我……石头被绊了一下。姑娘没有起身,反而把王二狗拉的更紧了。

哇,王二狗内心砰砰直跳。这冷的天这姑娘穿的这么少,而且还这么主动。

王二狗心里一阵痒痒,鼻血没有喷出来,就已经不错了。

他还是假装镇定,内心觉着小辣椒在看着自己。

没事儿吧?王二狗故作正定地说,一动不动。

看着王二狗一动不动,姑娘有些不舍得放开了手,站直了身子。

谢谢,王总,要不然的话,我肯定摔了一个狗吃屎,姑娘俏皮地说笑着,

天太黑了,得再装点路灯。

王二狗努力将自己的注意力,从**上转开,努力将说话语气变得生硬。

语气生硬没有,自己真的不知道,可是自己的身体肯定僵了。

多年的外出经验,让王二狗有了一定的安全应急措施。

姑娘的声音恢复了正常,不再软绵绵的,让人苏掉了骨头。

我的身体吓软了,姑娘挣扎着像要起来说道,夜太黑了,如果能看到的话,你会看到姑娘只是上身动了动,下身还保持原来状态。

王二狗毕竟是学过武术的,他侧着身斜对着。斜对着姑娘胳膊,搀扶着姑娘起来。这样保证没有什么肢体接触,也不会让女人看见自己的窘境。

哎吆!我的鞋跟儿崴了。我的脚肯定骨折了。姑娘看样子有点儿疼,却酥麻麻的叫着。有点儿像小猫空间里发出的嚎叫声。

还是叫你们宿舍的人来帮忙吧。

不啦,我能走,我能行。姑娘再次挣扎的起来,哎呀!一声又摔倒在地上。

我来看看,王二狗自告奋勇,毕竟学过武术和体育的都会有一点急救基础。

姑娘脱下自己的高跟鞋。露出一只秀丽的脚来。天有点儿黑。路灯也不是那么亮。

姑娘,还好骨头没事,脚也没肿。王二狗将内心的野兽狠狠地关进笼子里说道,但是没有两秒。

王二狗看到姑娘低胸的外套。

我去,刚进笼的野兽还没还没消停就是一顿怒吼。

今天他妈的,是失身的节奏啊!

王二狗都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大的决心,感觉花10万请龚经理,花100万盖楼都没这决心大,将那个姑娘扶起来,不是扑倒。

王二狗觉得自己实在太差劲了,鼻子实在不舒服,回去要管管这些服务员了,要不太肆意妄为了,自己差点就丑大了。

二哥,啊!不,王总。萍姐,你们在这,你们怎么在这儿?这是咋了?

哦,她的脚崴了,大丫赶紧过来帮忙。

哦,送回她会去。

有了大丫的帮助,王二狗觉得自己瞬间轻松了许多。他专心致志的对付自己。不必再分心应付别人。

王二狗发现自己不用多大力气,大丫她们俩就能处理,于是对大丫说要是能行的话,你们俩回吧,我走了。

诶,好的,谢谢王总啊,

二哥你路上慢点儿。

二狗刚一转身,内心就开始后悔,早知再看一眼***。一边加快自己的脚步,一边内心质问自己,我艹,我今天他妈是怎么了?

我的小辣椒呢,明天就去省城找她。

我要结婚。

看着二王二狗的身影快速地失在远方。

萍姐感觉自己脚好多了,跟大丫说没事儿了,我没事儿了,好多了。

你先上楼吧,我一会儿就上去。

真的不用我啦!大丫疑惑的说道。

没事儿了,我好了,萍姐拍了拍大丫的肩膀。

大丫上了楼,萍姐向着二狗消失的地方,满是遗憾地看了一会,收拾了自己的鞋,收拾收拾自己的衣服,感觉没那么暴露了,然后进了宿舍。

躺在床上,心里高兴的要死,自己的计划还算进展顺利,一会内心又愤愤不平,多好的机会。

在纠结和失落中进入了梦乡。

王二狗沿着夜色缓缓向前,走路的样子格外搞怪和奇异,就如他的内心一样。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呀?

找个地方躲起来,不让两个妖精收拾自己,现在内心没了丢东西的挣扎。

现在是没有啦,没有丢掉东西的挣扎,内心的情欲却翻江倒海?

二狗一个劲儿的辱骂自己,你他妈不是自诩脱离了低俗趣味吗?

怎么现在成这个样子了?

去他妈的!去他妈的仁义礼智,去他妈的,贪嗔痴戒。

神性和兽性,还是在王二狗的心中翻来覆去?

彼此你攻我守,你退我进。杀的好不热闹?

是谁说的人字一撇一捺,一撇是神性,一捺是兽性,哪个出头呢?那个就主导人身。

西北风还在呼呼的刮。虽然不大却能扯着一些纸片儿飞上天空,又掉了下来,再飞起再落下,看到王二狗都郁闷无比。

人生的命运是是注定的还是随机的?就像这羽毛,不纸片,你们谁能他妈的把那个《阿甘正传》的背景音乐给我关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