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时代的设定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83字
  • 2020-11-08 19:13:27

现实中我们总是人为的设定英雄,教师,护士,消防员等等等等。

一些人和职业应该无条件的付出,应该无条件的服务。

谁又能从背后真正的保证他们,谁又真正关心理解他们的。

我们总是人为的设定他们的生存环境,就是这,就是应该贫苦奉献。

有谁又能保证他们衣食无忧?毫无顾忌的认真工作。

没有。

当我们说他们贡献,他们奉献,他们付出,他们舍身忘死的时候,谁会理解它们背后的心酸与苦楚?

只有当他们默默地离去了,消失了,牺牲了,我们才默默的叹息,然后继续等下一个出现。

当我们看到一些人。不符合我们的人为设定时,哪怕只有一点点。

我们就开始叫嚣,人心不古啊!人心不古!

他们就应该挨饿受冻,他们就应该忍受贫穷和饥饿,他们就应该在自己高尚的灵魂和现实的贫困中来回挣扎。

这样他们才配得上高尚。

每当这个时候。李老师总是想回去敬上天一句。去他妈的!!!

同样是丰富人们的精神生活,有的人用钱买了电视,有的人用钱去打游戏,有的人用钱旅游,有的人泳池用钱去嫖赌。或许有的人用钱去游戏人生。

可是谁又真正关心自己的教育,关心自己未来能够学到什么?下一代能够学到什么?只是图着眼前的快乐和欢乐。

情愿在舞厅里,迪厅里,酒吧里,大把大把地挥洒着钞票,也不愿意在子女的教育上投入一分一毫,哪怕哪怕只是多买一本儿书。

是啊!不读书也同样能赚钱,不读书同样也能做生意,反正算清,算不清账也无所谓,只要能挣得了钱。

只要今天比明天挣的钱多就可以了。

因为所有人都是文盲,偶尔出了一个略微有一点文化的人,做生意也不一定能比别人做的好。

读书又有什么用,反正自己身边的人,和做生意的对象,都是一些没有文化的人。

反正这个社会的文化本来就很低,需要不需要真的无所谓,反正都能挣了钱。

反正都能养活了自己,反正都能继续现在的生活,而且会比自己这个人这个当老师的生活的更好。

读书又有什么用?百无一用是书生,百无一用是书生啊!

好吧,我承认我贫了,李老师合住了书,也合住了自己的想法。

天很黑,饥肠辘辘还要往家里面赶。路边都是一些醉酒的小年轻,还有一些勾肩搭背穿着。穿着高跟鞋和低吊带的男男女女。

临近收摊儿老板,轻蔑的看着自己骑着一个破烂的二手自行车,叮叮当当在路上行进。

每当自己路过的时候,老板总是哼哼吱吱,冷哼几声,或者将一盆刷锅水扬在自己的前面,还假模假样怪声怪气的说。

李老师下班儿啦!

那背后隐藏的话仿佛在说。文化人又怎么样?还不照样饿肚子,有老子挣的钱多吗?

不用问肯定是这样,李老师只是时不时在提醒自己。

高尚的灵魂很重要,即使我现在挨饿受冻,但相信将来不会是这样,人们总有一天,真正的会认识到教育的重要性。

可是自己真的能等的到吗?自己还要等多久,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

破旧的自行车在深巷里叮叮咣咣。耳边响起来了此起彼伏汪汪的狗吠声。

大丫深一脚浅一脚地和刘根儿走在路上。路上三三两两也有人群,只是一些人喝醉了酒,一些人忙忙碌碌。

晚上十点多,已经让城市足够寂静,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

只有一些不放弃梦想和希望的人,仍然而仍然在行进,还有一些人迷失在梦想和希望中,此刻正烂醉如泥。

昏暗的路灯时不时的闪烁,宛如心律不齐垂的病患,在生存和死亡,在光亮与黑暗中来回挣扎,恰似这个城市的芸芸众生。

好在没有多久便看到了芬姐的小店,灯火通明。宛如在黑暗中看到的灯塔,迷失中寻找到方向。

大丫此刻紧张的心,渐渐平静下来。脚步放慢了,缓缓地向前迈进。

饭店里此刻还有一桌喝酒的牛吹的牛皮

牛皮都吹破了还能包回来。

在后厨隔着个门帘儿,喝酒的赵哥,乐的脸上的褶子都开了花。

老赵实在不敢出去,这俩哥们儿实在太能喝,也太能说了,自己要是出去,今天晚上就别打算收工了。

店里的小伙子,已经开始刷筷、洗碗、擦桌子打扫卫生了。

可是眼前的两个丝毫不在意,依然自吹自擂,牛皮吹的震天响。

兄弟哥和你说。哥这边儿做生意啊,我跟你说你俩去内蒙,你试试,哎呀,那生意特别好做。你猜猜我一天挣了多少钱?

5……500。那哥们一脸络腮胡子。舌头都没捋直。

500?我告诉你是5000。你都不知道,那面那边生意有多好做。

人傻钱多!你明明告诉他是20,他有时候我给你掏200出来。

咱们这边儿,有许多去内蒙的人都发了财,那简直是连哄带骗啊。

许多人买东西没钱,牵马过来,你想一想,到咱们这边儿。找个人,那赚……赚大……方了,我告你。

就是有一点不好,吃的,喝的,没地方去,几十里没有人烟。还有啊,就是去内蒙那边儿啊,有酒就喝,有肉就吃,但是你别看人家女人,要不然的话会出大事儿。

是吗?这么好赚,哪天我也去!胡子一脸羡慕的说。

你去。你还找你的黑丝袜去吧。吹牛的哈哈大笑。

找又怎么啦,反正也不用花钱,彼此都图个乐,络腮胡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小子傻吧,你哪天让人家男人剁了你。

没事儿,没事儿,那娘们儿是母老虎,在家里谁都怕她。生了一儿一女牛逼的就不行了,家里没人能制住他。

那她图个啥呀?

图啥?图乐呵呗?能乐呵,一会儿是一会儿再说了。

谁规定人一辈子只能和一个人呀。

男人想着播种世界,女人想的是啥吗?你自己想一想。

啥呀?

被世界播种喽!络腮胡子一脸X笑。

店里的小伙计都掩着笑。低头打扫卫生,慢慢的坐了下来,听着两个人吹牛。

年轻的小伙计,有些人听得认真,有些人只是当笑话听听。

酒桌上的话,谁又能说的清楚,真真假假,听的人谁又能有说的清楚?

走没走心,走没走肾。

老板娘在收银台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时不时得去后厨,看着偷吃的赵哥。

还不回来?

都几点了?

弟弟每天一走,芬姐就像丢了魂儿一样。

要是不按时回来,芬姐的心就像被揪出一样,在黑暗里四处游荡,寻找的弟弟的踪影。

好在没一会儿两人推门进来。

好啦,这下就放心了,我还回去看孩子去了。

芬姐长出了一口气。

还没走出门就又转了回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