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别人为地设定英雄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19字
  • 2020-11-08 19:13:07

大丫慌忙起身,跟着男孩儿走了出来。

你们路上慢点啊,根儿保护好你妹妹。

出了问题,你二狗哥打断你腿。

知道啦,烦死啦!刘根儿咬牙切齿道。

哎,我告诉你啊。一会儿我把你送到学校门口我就走。

后面的姑娘不吱声。

刘根儿继续说道:“然后呢,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接你,但是你不准告诉我姐。我和小胖去打游戏啦。”

不行。你姐可告诉我了,让我盯着你。如果你不去的话,我就告诉芬姐,大丫一脸正色道。

我上不上学,管你什么事儿啊?你们能不能不这样呀!刘根儿一脸不耐烦的样子,看着脸都有些生硬。

不行,芬姐安排我的事情我一定要做好。大丫态度很坚决。

我的天呐!刘根儿一个劲地挠头。

老师说你人很聪明,就是不认真。你自己不努力点儿,你姐能照顾你一辈子啊?大丫学着老师的语气说道。

别冲我叨叨。你知道吗?为上学这破事儿,多少人都笑掉了大牙,多少一块儿的兄弟们都笑我,笑我是个傻子。

他们每天晚上抽烟喝酒打游戏,那日子过的多好。

哪像我?刘根儿歇斯底里地吼道:“我要十七八了,还要去学校再回炉。”

别人看你不顺眼,你是不是就不活了?大丫撇了刘根儿一眼。

呃!呃!刘哥根儿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你懂个屁!

别在我面前装大尾巴狼,你才是真正的小屁孩儿,知道吗?大丫老气横秋道。我都已经工作挣钱了,还要来上课。你呢,还躲在你姐姐怀里吃奶呢。

小心我揍你。刘根儿伸手过来,还还没来得急挨着大丫,就感觉自己脚趾头疼的要死。然后肚子疼疼,身体躬得像一只大虾一样。

踩脚、踹肚然后自己脸上,印了一个新鲜巴掌似的红印。

大丫的一套动作一气呵成,刘根儿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姑娘竟然有这么一手。

都知道山里的姑娘,是风中的石头又尖又硬。

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姑娘,这么厉害。

这个半大小伙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了,而且打惨了。

你……你……打我。刘根儿捂着脸。从嘴里吐着唾沫,天黑看不见,但甜腥的感觉,让他知道唾沫里的血丝不少。

是你先动的手的,大丫理直气壮地说。

我只是想推你一下。刘根儿找着借口。

那也是你先动手。大丫是个认死理的丫头,这一点毋庸置疑。

刘根儿不说话了站在哪里。

西北风这会不大,却扯出了音儿,配合的周围的沙沙声。

看着他活像是个,被挂房梁上正被风干的肉干儿。

还不快走,马上就要迟到了。大丫加快了脚步,回过头来对着呆立的刘根儿说道。

哦!刘根儿现在一点儿也不叫嚣了,乖的像个孩子。

走到半路上,大丫忽然回过头来,向着刘根儿走过去。

你要干什么?你又要干什么?刘根儿举起胳膊挡住,一只手捂住脸,一个劲儿的往后退。

我给看看破相了没,还有你不准告诉老师和其他人。

要不,我还揍你啊!说着举了举拳头。

刘根儿又一次向后躲了躲,慌忙说道,不告诉,不告诉,谁也不告诉。

大丫,在前面趾高气扬地走着,后面跟着的刘根儿明显气场差了很多。

从小被宠到大的自己,怎么也想不到会有这一天。

小时候尽管生在山里,可是自己是家里唯一的男丁,三代单传。有姐姐和老娘平时也只能是拿着鸡毛掸子,咋咋呼呼,谁会真的下手。

老爹也最多是冷哼几声,皱着眉头,最多就是不说话。

没想到今天这姑娘毫不手软。

真是见了鬼了。

于是自我安慰道:“再说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让着她点儿。他还真以为自己打不过他。”

对……让着她,今天是蒙了,对啊?被这小丫头吓蒙了。看把她嘚瑟的。哪天得好好的收拾他一顿。

好……同学们,今天我们讲会计学基础知识中的一篇,成本的独立核算。

黑板上的李老师正在奋力的书写。

粉笔在黑板上吱吱的响个不停,粉笔灰在四处荡漾。

黑板擦上还有白白的粉笔灰,此时静静地躺在地上。李老师还是一身中山装,身上的粉笔灰就从来没有落下去过,声音有些嘶哑,看得出来他最近很辛苦。

大丫崇拜的看着眼前的李老师,眼神里光芒四射。有文化的人真好,什么都懂。就是了不起。

刘哥根儿毫无意外的打着哈欠,啊……!啊……!

趴在桌子上毫无生气。学这些有什么用啊?讲的再好也还不是没饭吃呢。

吃了上顿没下顿的,还在台上讲的那么神气,也不知道肚子饿不饿。

刘根儿就曾经看到李老师,在熟肉摊儿前咽着口水买菜的情景。老板还在说李老师抠抠唆唆。

李老师还一边诉苦,哎,已经两个月没有开支啦,什么钱也得省着点儿花。再这样下去,自己老师也不能做了。

这个时候读书无用论正在甚嚣尘上。当老师当一辈子,可能没有人家一年挣得钱多。

穷、酸、抠在老师的身上时刻体现着,所有人的心目中老师就应该是这样的形象。

以至于好多小商小贩和做生意的都不愿意和老师打交道。

话多,事儿多,钱少,还净挑毛病。

是啊!人们一说为人师表,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可是从来没有人说,如何才能保障不让这群人挨饿受冻。

每次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的学生奋笔疾书,看着他们每次成长的模样,内心总是无比的欣慰,可是每当自己饥肠辘辘回到家时,现实的打击总是那样残酷。

灵魂和肉体注定要取舍一个。李老师无奈的自嘲。

算啦!作一天老师进一天老师的职责吧!

如果哪天实在没办法啦,不做老师啦。也不用…………。李老师有些哽咽着继续自言自语,也不用……扪心自问,我是否对得起自己良心。更不用对着这帮孩子羞愧地无地自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