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人应该如何活着这是个问题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26字
  • 2020-11-08 19:13:49

什么时候到的?也不说,我好去接你。

不用,不用,又不是找不见。

只是来蹭顿饭。我没你们家小辣椒那么架子大。

王二狗不知所以的笑了笑。

这次来住多长时间?

看情况吧。好多地方,还没去过呢。

是吗?那行,我陪你到处走走。王二狗难得这么真心。

是嘛?哎呀,那真是劳您大驾啦。姑娘有些欢喜的说道。

哪里的话?只要你能把那本儿签名册给我,割我心肝儿都行。

没你这么不要脸的,送人了还能拿回去。姑娘的金步摇闪闪发光,显得一个劲儿的跳皮与文静。

别理那猴崽子,他还有更好的呢,完了让你看看。

老头绘声绘色地眨着眼睛,冲着文轩神秘笑了笑。

老头儿适时的把王二狗卖了个遍。

老头儿,这刀补得狠。王二狗叫嚣着弹了起来,冲老头儿拼命。

文轩意外的深长的说了句……噢……,还一边用筷子指着王二狗。

王二狗恨得直咬牙,交友不慎啊,交友不慎啊。

把一个汉奸和一个土匪放到自己家里面,怎么能有好日子过呀?

来闺女,尝尝这个,这是他们店里面最好的爆炒肉。这个菱白炒也的不错。这挺好,你喝这个丸子汤。

做丸子汤那小孩儿特别有意思。每天我去菜市场,看他跟人家吵架,说今天的猪肉脂肪厚啦。明天说这个猪肉不太新鲜。

要不说太瘦,要不说太肥。要不说不够新鲜,要不说别拿死猪来凑数。

搞的满菜市场的人都求他叫爷爷,人称菜市场小爷。

他的店就在咱们这栋楼的后面。王二狗也参股喽,你可以免费去蹭吃蹭喝。

怪不得,我见他端上汤来的时候,别人都叫他五老板,我怎么觉着他为人也挺好的,挺……挺温和的呀?

那是对待客人啊。对待客人态度他当然好了哦,不对,你要是把这碗汤剩下一半儿你试试。

他要看见了,他保准拎个勺子就出来了,问你为什么,哪出问题了?

是吗?做的挺好的呀,挺好喝的呀。文轩又喝了一口,砸吧砸吧嘴说道。

所以这就是个怪人。

王二狗这可逮着人了,把人家当驴使,你见过有这么认真负责的员工吗?不,这么认真负责的股东吗?好吧,这么认真负责老板吗?

这么大一片人,这小子除了服王二狗,就是他老婆,其他谁都不好使。那个狂的呀,那个傲的呀。简直是老子天下第一,其他人谁都不行的模样。

哈哈,王二狗在哪儿找的奇葩?好像只有国际顶级大厨才这么干。文轩嘀嘀咕咕道。

谁知道呢?一天早上冻得跟个二愣子似的,给我拎回一份面和一份汤,说一个小伙计给他做的。

我一吃还不错,后来听说就开店了。应该说的就是这小子。

吃完饭。嗯……嗯……老头又喝了口酒继续说道,吃完饭领你去看看王二狗最近的收藏。

你还不知道吧?这小子打劫了一趟邮局。弄到不少民国时候的好东西。

是吗?是吗?赶紧去看看。文轩的模样有些小激动。

王二狗不断地翻着白眼儿,不知道得都以为是有了眼病。

文轩没吃几口就准备开溜,结果一个恶狠狠的眼神,盯着她看了半天。

伍老板一脸怒气的看着半碗丸子汤。

文轩一个激灵赶紧坐下,喝掉后,催着穆老头儿赶紧走。离开这桌神经病。

王二狗坐在桌子上看着两个人离开,心里懊恼的要死。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心里乱糟糟的。以老头儿那尿性还指不定,割王二狗那块儿心肝给姑娘呢。

王二狗端起酒杯咬牙切齿的说,哈,我敬大家一杯。

喝!

干了一杯,然后觉得不管用,还压不住心里的郁闷,然后又端起一杯说。

好,干了,又喝了一杯,好像还是不管用。

哎,索性算了。然后埋着头,和碗里的饭干仗去了。

一桌人看着王二狗吃瘪的样子,乐得笑开了怀,郑小妹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幽怨。

人群中丽丽显的格外坐卧不安,旁边的小美特别别扭,像是感同身受,还一个劲的安慰丽丽,并且给她夹菜弄饭。

一旁的小姑娘们有的若有所思,有的瞻前顾后,有的鄙视小美的行为,有的却暗地里和小美较着劲。

小美格外的欣喜,完全无视了柱子的暗送秋波。并时不时的回敬一双绚烂的白眼儿,每每这时柱子却吃的分外香甜。

小美此时此刻是快乐的,人将自己的想法落实于行动,并将行动贯穿于自己的一生,这是件了不起的进步。

有许多人,这一辈子,这一生,这一世也许只停留在想法上,从未去实施,当然也不可能一直去照着这个方向走,而小美却感受着得了这种人生真谛的快乐。

相对于王二狗的无视,小美的窥视。大丫却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

没了当初来时候那种欣喜,现在开始了认真的思考反思,她发现城里和山里完全不一样。

山里人憨厚直爽,爱了就是爱了,恨了就是恨了,那像城市这种人,这些人表面嬉皮笑脸,背后两面三刀。

看!在哪里,陈大哥每天跟他爱人好的跟蜜一样,他爱人整天炫耀自己这个好,夸耀自己那个好,鄙视这个,笑话那个,那个嘚瑟劲认识她的人都见识过。

可是你看陈大哥的手在哪里,他竟然摸着吴嫂子的屁股。

这要是山里人看见了,少不得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可这里人呢真会玩儿。做人咋就不守妇道呢?

还有啊,陈大哥那么大个人了,婚也结了,不想着怎么养活老婆孩子,怎么天天还想这些弯弯绕?

咋和山里不要脸的冯寡妇一样?

也许这和山里城里根本没有什么区别,只是和什么样的人有区别而已。

可有的人喜欢就是喜欢。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从一而终有着始终的目标,做人、工作和生活都是一样。

而有些人就感觉他们是东拼西凑出来的,喜欢什么东西不知道,别人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

喜欢什么样的人,不知道,别人说好那就我就喜欢。

杂七杂八胡乱拼凑,无论是思想,工作,学习,生活,爱情都是这样。

有多少人是这么活着的,有多少人又这么死去,又有多少人成了行尸走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