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所谓的读书人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33字
  • 2019-11-01 14:55:18

读书人是有读书人的臭毛病,坏毛病。你说你一个村里边儿的小学老师,你非得要写什么毛笔字,你非得要什么练什么书法,你都吃了上顿没下顿,你说你至于吗?你是那个人吗?你有那资格吗?

许多人都在恭维说,康老师真有文化啊!背地里却是各种耻笑,有点钱,全买纸了和笔,就是个穷教书匠,永远成不了气候,你看地面儿的田都荒了,就那点儿工资能够干什么,还时常发不上。全家过得没个庄户人家好,怎么好意思说你是个读书人,难道读书人就的是这样?这样说的还算客气得,不客气的我就不说了怕写多了成了骂娘被大家喷。

但是王二狗能理解,也算是臭味相投吧。他匆匆地帮老康收拾了庄稼,然后有点儿钱,有点儿时间,就我去乡里买点儿吃的,时不时地往老康家里跑。老头以前总是叫他王同学,或者王中杰,现在老康也开始喜欢二狗,二狗,二狗地叫着。

苟日新,日日新。好啊!二狗这名字真是通俗易懂,不错!不错!

年纪稍微大了一些,王二狗开始发现自己缺少那部分父爱已经在悄悄的生长,而自己缺少那部分母爱,仍然还停留在原始阶段,但是心里总有一块温暖与仇恨始终在那里对抗、间隔,但是毕竟还是有温暖的。尽管王二狗不愿意承认,尽管王二狗不愿意去想这些事情,但是每每跟妹妹通信或者妹妹来看的时候,王二狗狗总是会若有若无提到母亲。王二狗坚信自己可以养活自己,但是心里的羁绊,心里的思念,心里对亲情的渴望,在肆无忌惮向着黑色夜里的自己冲锋,王二狗开始学会了抽烟,烟头若隐若现就像老康一样。孤独的情绪开始蔓延,对亲情的缺失,对亲情的渴望,在王二狗的心里无时无刻不在蔓延。看着万家灯火辉煌璀璨的时候,王二狗一颗孤独的心在四处流浪,尽管自己有家,可是那只能叫房子,那哪里是家呢!家家灯火阑珊,鸡犬相闻,幸福的家人聚在一起吃着晚饭。这个时候是王二狗最不愿意想到的日子。匆匆的吃上几口饭,他在那里无所事事。翻了几页书,便仍在一边。

亲情这东西,总是莫名其妙肆无忌惮的来了,像是冲上舞台的精灵,穿过心灵窗户,在心头涌动着,然后捋思绪万千在胸腔中反复的编制。思念似反复的歌曲,难以挥去的影子随风摇曳,他想爷爷,他想父亲,尽管那是一个让他反反复复难以启齿的人。他想妹妹,当然他还想那个母亲。那个在自己脑海中,在自己面前,永远是已以泪洗面,累的会裂开似的妇人,永远在出现自己脑海里。

看到远方的呼唤,听着远方的虹桥,就像呼唤内心的深处一样。他渴望亲情,渴望家庭,渴望那若有若无的思念。可是都没有,于是他只能在书中寻找,只能通过书籍慰藉自己的干瘪灵魂,也只能在夜深的时候打发了无聊的时光。拨弄这,摆弄那,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当然更多的时候,王二狗是找老康,听着老康肆无忌惮的批评,抱怨或是唾弃。王二狗笑了,笑的很开心。也有的时候王二狗和别人喝酒,喝不多。但是王二狗很快就醉了,酒不醉人人自醉。夜深的时候,王二狗跌跌撞撞地满身的酒气,想哭,想吐,可是不轻易落泪的王二狗憋着,忍着。

生活不就是如此吗?在忍耐中等待喜悦和制造快乐。

总是在回家的时候,趟在乱七八糟的被窝里。要是睡不着孤单就悄悄地爬上来。

孤单,什么是孤单?有思念时候你才知道什么是孤单,当思念互相撕扯,互相纠葛充斥着胸腔。你想睡睡不着,翻过来调过去,气的坐起胡乱扔东西时,你就能知道什么是孤单。当你在深夜里突然惊醒,看着周围没有任何人。一个人孤单的在房间里的时候,看着斑驳的各式影子时,你会明白什么是孤单。孤单就是思念却得不到,当你纠结的时候没个结果,你可能需要温暖的时候,陪伴你的只有空气,还有那个孤独的枕头。王二狗总是在夜深人静里意外的惊醒,翻来覆去睡不着。以泪洗面的妇人总是出现在她的梦里。尽管王二狗不愿意,但是没有办法,越是想把他赶出自己脑海,却发现对方更加深刻的印在心中。王二狗开始担心,开始担心那个妇人,也许他们的日子并没有妹妹所说的那么好,展现的那么好,也许秀子只是为了安慰他,只是安慰他所以表现的自己过的很好。

王二狗开始担心,开始担心那对那母女俩。尽管王二狗知道自己确实是不应该,确实是不应该这样想,尽管王二狗知道自己还很小,自己也不一定有能力去养活他们,但是肆无忌惮的充斥着这样想法让你无法入睡。

难过的心像纠结着所有的裂痕拼成图案一样在王二狗心底呼唤,想大声吼叫,想抒发自己情感,想拆出自己的胸膛,像挤牙膏一样将他们统统挤出去,可是越是这样,越是压抑成羁绊的心无所适从。很快,王二狗不知不觉中睡着,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中惊醒,以泪洗面的妇人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又有渐渐地消散。不知怎么了,王二狗最近总是心神不宁。突然他想到了爷爷,想到了那晚无缘无故的流泪,无缘无故难过的月光。这就是血缘,这就是亲情。黎明时分,王二狗再次深呼吸,决定去看一看秀子,去看看他们所说的家庭。王二狗不知道多少次下定决心,多少次又把它又被他强按进心底。可是今天他实在受不了了。反反复复的梦境,总是压抑他的心口,又反反复复地强调生他,养他,割舍他,抚养他的母亲。

王二狗终于背上包袱,在黎明时分离开了这个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