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 心明酒语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331字
  • 2020-09-16 10:41:15

要是张强、张勇和兄弟们都在这里,肯定会说,你别酸啦,赶紧给我滚。

或者用讨厌且生硬的语气说“”说人话”。

哦,就是,你认真发现身边总有美好的事物,只要你细心总会找见。

物如此,人如此,心亦如此。

我擦,好好说话。

哦,就是说,事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的,心也是这样的。

连起来说,鲁兵有时候模仿的张勇或者张强或者兄弟们的话。自言自语的一直像个神经病。

就是说,再微小的事物也有它的美好,只要你细心去找就会发现,事物是这样的,花草树木,虫鱼鸟兽都是这样的。人也是这样的。我们的心也是这样的,只要你细心发现,总会发现你心中的美好。如果能把心中的美好逐渐放大。或者把你看到小事物的美好逐渐放大,那么离得道不远,离成佛很近,你自身的美好就会更进一步。

然后鲁滨会提上裤子,惋惜的看着身后那泡粑粑。为什么自己开悟时总是蹲在大号时。或者自己总是在大便时开悟。难道自己的境界离屎很近?好啦,不管他行路要紧。

常有荒草掩路难见真相,曲曲折折坎坎坷坷,时而没在草丛,时而掩在黄沙。有时在河底沉睡。有时在山丘凌厉。落日的余晖中牛羊回圈,燕子归巢。大片金色的光芒洒在大地上叠叠浮浮像披上了金黄的铠甲一样有金属的光泽。

只有在这个时候鲁兵才像个诗人,在路上,不急于赶路在路上肆意的流荡。

是啊,回去一个人,在这儿还是一个人。行进中一个人,停顿中一个人,一个躺下,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

人生的路是自己的路,即使再好的伙伴也终是过客。

一人一伞一浊酒,半生半死半入梦。

言且语且休,路俞弯俞走

…………

…………

漫长的道路上,鲁宾的歌声清凉、清脆、纠结、情伤。

知道吗?一个人日子是好过的。吃什么随意喝什么随意,什么时候睡?什么时候起?非常随意。至于说一个人玩游戏玩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甚至说一个人对着一片烂池塘在发呆任由蚊虫叮咬,臭气熏天,放心!没人管你。偶尔落寞看着苍井空武藤兰的表演,放心没人会耻笑你。

知道吗?一个人日子也是最难过的,吃什么没人管,喝什么没人管,睡不好没人管,生病了没人管,碰上个节假日,你像极了躲在阴暗里发霉且慢慢生长的霉菌。你死了都没人知道,估计等别人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臭了。更讨厌的是当别人成双成对疯狂撒狗粮,过过节日的时候,你只能窝在角落里,要多狼狈有多狼狈,要多猥琐有多猥琐。人家不羞辱你,你自己都羞的自己不行。

常说单身的最高境界是不知道自己单身,男女关系总是若即若离。我擦!那真是人生至高境界。我鲁兵什么时候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这好像和禅宗的追求,既可不离世间,又可超越世间的精神境界,是要求是一样的。

我了个叉叉,我嘞个乖乖。

别人大鱼大肉推杯换盏。我呢,素菜窝头诵经礼佛。不是我想要这样,是生活所迫没办法。好在苛求本心,无欲而刚。直到落日余晖散尽,回到单人宿舍,一个人躺在床上发呆,漫无目的的任精神世界四处游荡。听着耳边的声音或宁静或嘈杂,想着脑子里边或美好或灿烂或绚丽或凄惨的画面。

直到饥饿感来袭,肉体拥促着精神回到现实腐朽的躯体中。鲁兵长长出了一口气,像极了要将胸腔里的仙气排干净一样,而后跳起来寻找食物。

门房里老头为人实在,常喜欢找他去喝酒。酒不多话太多,要不是他的本性不坏,耐着性子听,要不是他深夜里确实孤独,那个王八蛋才愿意和他喝。

每次一喝酒,还没开始喝一杯就说古往今来自己成就,自己的荣誉使命,自己的悲催史。我勒个去,我他妈一个忠实听众。

恪守本心,恪守本性。

寻常小菜两个,一瓶白酒,满腹牢骚,是我们必备的凉菜。

光头,我和你说啊。那时候我有多厉害你知道吗?

鲁兵默不作声,一双眼睛笑眯眯的看着喝酒的老头。

知道前院儿那个……前院儿那个科长。小时候我们都叫他二赖子。屁事儿没有,屁也不懂,要不是我帮着他,他有今天。

哦,是吗?哎,那您真厉害了。鲁兵依旧笑眯眯的。

我敬您一杯。我干了您随意。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菜都不吃一口。是啊,吃什么菜呀?这天儿,这地方有人能和你喝酒,真的是感谢满天神佛。

我看你小子就不错,来没多久,谁都不得罪,一天笑呵呵的,干完活儿你就出去了,吃饭你就走了,你这个人不坏。关键是能听得了我们这些老头儿的唠叨。

鲁兵笑嘻嘻的说。老爷子你也不想想。这么大个院儿里除了你、我还有谁?咱们不是亲人也胜似亲人了。

你小子会说话来喝酒。老头喝着酒还在唠叨。

这个大院儿是什么时候建的?那间房子是五八年的时候。做党支部用的。那个以前是库房乱七八糟一堆东西扔的到处都是。那个你别看他啦,以前啊是这院子里最好的房子。那时候我还当过队长,管过几十号人。整天给他们传达会议精神。抓革命,促生产。

鲁兵不是低头喝酒,就是抬头说笑,听老头说话不吱声,话不多,只是关键的时候表示肯定。

几顿酒喝下来,两个人好的,跟亲生父子似的。许多亲生父亲父子都不在一起喝酒,为什么?彼此看着讨厌。这世间注定有些人没有血缘却有亲情,而有些人有了血缘却也没有亲情。这个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至少在鲁兵的眼睛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两个人在一起就快乐了,有吃的有喝的,没事儿促个小酒局蹭顿饭。当然也总会有摩擦,总会有冲突,可是面对鲁兵这种人,没脾气笑呵呵的谁又能有多少脾气?

大概总是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还不忘在一起喝顿酒,酒桌上一顿牢骚说完,酒喝干,菜吃尽,什么火气都没了。

二驴子就不喜欢在酒桌上说的没完没了。最关键是不喜欢别人说的没完没了。分享喜欢自己说的没完没了,让别人都悄悄的听他说。

没人敢说二驴子是个傻瓜。二驴子怎么会是傻瓜呢?虽然自己在出生在城市,可是家里穷得叮当响。自己一身本事也走南闯北,也做起生意支起摊儿。现在的亲朋好友,周围认识自己的人,哪个不说自己是个老板,大小也是个人物。

你彪子凭啥就说我糊涂啦?傻啦。二驴子一脸纳闷儿。

哥,我不是说你傻。我是说你糊涂啦!被那狐狸精迷住啦!彪子一嘴酒气,但是眼神却胜在清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