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往生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060字
  • 2020-11-09 12:42:38

宋玉芳看着大丫远去的身影,无比庆幸自己生在城市,要是生在无比荒凉的地方,自己这辈子该怎么办呀?想到张强描述的地方,内心的凄凉怎么也挥之不去。

不是每个人都能遇见一个好心的,并且能改变自己命运的人。人们这一辈子寻找的奇迹,多数都是渴望而不可及的,如新生前的期盼,如逝去的追思、恨晚,亦如爱情扑朔迷离却又难觅真相。

火车的轰鸣声开始在周围响起。耳边又传来了列车广播,开往XXX的列车,就要启动了,还没有抓紧剩车的旅客,请及时上车。已经上车的旅客请坐好,请按照车票寻找自己的位置。请您合理放好自己的物品,欢迎乘坐本次车辆。

看着张强落寞的表情,宋玉芳忍不住狠狠的抱住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并在他的脸颊上深深的烙下了自己的吻。心里再怎么不舍也要说再见,只是有了对未来的期许才让,冲出眼眶的泪水带着难舍的微笑。

看着远去的车辆,张强心如刀绞。也许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使命,也有每个人的目的。人生的各个阶段都有苦难,只是回过头来说的那么轻松,全然忘了自己当初是如何痛不欲生的。

无论是幼小严涛痛苦万分的嚎叫,是对周围安全感的缺失回应。还是他努力长大,努力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挣扎,每一次用尽全身力气排出粪便。

人的生命就是一个个历程,就是一个客服痛苦的旅程。只是有些痛苦有意义有些没,有些痛苦是为了成长而有些痛苦,从纯粹就是自自寻烦恼。

柱子在小美和二驴子来回的纠葛之间痛苦,在希望与失望的来回徘徊中,逐渐丧失了最初的理智与坚强,变成了单纯寻找成功或是爱恋的机器。

秀子还在学业的挣扎中不断的辗转反侧,在亲情的缺失和拥有中不断迷茫和寻找。

红霞在拥有和失去,得到和未来。在有没有孩子,能不能给家庭带来稳定,延续自己的血脉中久久彷徨?

小美在生与死光与暗之中,不断的纠缠。在上苍的俯视和大地的尘埃中,不断寻找自己未来人生的路径。

在这苍穹之下,尽是庸庸碌碌,平平凡凡的人类,上帝仿佛张开了千万双眼凝视,俯视,注视着这群人却默不作声,看着他们生存,看见他们死亡,看着他们纠葛,看着他们离别,看着他们耗尽生机,寻找自己存在的价值,或者更本就没有价值。

是啊,看着吵吵闹的人群,王二狗格外的感叹。

人生各个阶段都有苦难,只是回过头来说的轻松,全然忘了自己当初是如何的痛不欲生。

没有谁比谁更容易,只是有些人泰然处之,有些人久久难以释怀。

世人说我,羞我,辱我,骂我,毁我,欺我,笑我,量我,我将何以处他?

我也只好容他,让他,避他,怕他,信他,尽他,由他,任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那个脑门儿秃顶,一看就不像个好人,是离我们已经很远的鲁智深----鲁兵。

鲁兵个奇怪的人。这个出生于农村的家庭,却分爱的分外爱着佛系文化的人。最大的希望是与世无争,过着自己平淡安详宁静的生活。

上帝总是公平的,他给予每个人想要的,当然也给于每个人不想要的。

一年多来鲁宾仍然在电业局一个基层,做着自己逍遥的抄表员。当初所有人都认为张强过悲惨的时,鲁兵也这么认为。可是渐渐下来,发现自己也许是最悲惨的。

因为自己有着很深的佛系文化。别人说什么自己无所谓,自己一笑了之,渐渐地大家都认为这个人好欺负。年少时曾经读过这段儿,也把这一段儿是当作自己人生的座右铭,可是谁能又想到这这个背后?更深的文化底蕴是要恪守本心。

世间万事万物,零零种种。大到宇宙浩渺小的小到砂砾尘埃。从在即有道理,什么事情既非凭空而生,亦非凭空而逝。也许只是因缘际合,凝而化实。实化为虚。欲说缘,必有姻,姻缘集合。若是因,必有果,因果相应。所以自己对眼前的事情坦然应对,没什么大不了,既然选择了退让干脆一让到底,只要各守本心,心中幸福一切了然。如果几年不行,那便再等几年,你且看他。

每日鲁兵像苦行僧一样,翻山越岭,挨家串户。知道苦行僧是怎样布施的嘛?知道如何,不知道那又如何?

布施就要放下执念。结善缘!化恶力,洗涤虔诚,敬畏风雪。放下心中的忧愁,欢笑着迎接着世界上的一切。

在他看来,每个人不过是在生命中的一场修行。有的人三心二意,有的人杂乱无章,而有的人一心虔诚。每天骑行20km以上管大小六个村庄1000户人家。不能偷懒也不去偷懒。许多和他一起来的人渐渐都走了,只剩下的自己,所以自己管的区域越来越大,需要接触的人也越来越多。

笑咪咪是他招牌,不生气是他的课业。今日事今日毕,是鲁兵一项的执念。今日风霜雨雪,明日焱焱烈日,在跑过秋林之后看到了遥远的大河。过了河之后发现了秘密茫茫的树林。行走在路上的鲁兵,一个人总是念叨着。或许是出于害怕,或许是出于无聊,一个人在落寞的时候常常说着,自己都听不懂莫名其妙的话。行者常至……我行路上众人行,众人行路我亦行,也许偶尔还会诵经或者唱个大花轿什么的。

穿过高山也会越过大河,过了大河也许还会有小桥,过了小桥,也许是漫山遍野的田地,过了田地是炊烟袅袅的人家,山群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只是最初时有这样的感觉,后来也渐渐习惯,以至致后来麻木。只是偶尔停车蹲在草丛里大号时,会发现别样的风景。不是那里有株带花的小草,就是这里有个异样的植物。不是这里的小兔受了惊,就是那里的斑鸠四处飞扬。

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