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给予和索取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289字
  • 2020-11-09 12:41:58

大清早小五起床,还在睡梦中刷牙吹着泡泡。文娟早已收拾好了简单的早饭。不!绝对不是丸子汤和鸡肉面,是文娟做的面疙瘩和咸菜。

简单的吃了口饭菜。小五还在天空中游荡。“趁着咱这段时间不忙,咱把婚结了吧,都老大不小了。”文娟羞涩的说这些话。指望着小五会含情脉脉的望着自己,却发现自己想多了。这个臭男人仍然在天空中遨游,估计还挺畅快。

文娟气得直拍桌子。

“怎么啦?”小武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发现文娟生气了。他现在还没想明白为什么?

“我说咱们俩趁着这段时间不忙,赶紧把婚结了吧。”文娟一字一句说道。

“哦!好吧,你做主,我同意。”小五一定是在敷衍自己。

文娟儿气的把牙都咬碎了。

“你说什么?结婚?”小五想脑子回路了一样。将刚才内容倒带重复地,看了几遍,听了几遍。笑的脸花都开啦!

嗯,嘿嘿。真好,文娟你真好,你终于嫁给我了。

我赶紧告诉我妈去。

于是一切顺理成章,当天他们领的结婚证尽管年龄不够,但是他们找了人,将自己的年龄变大了之后,他们就完成了自己的愿望。

两天后他们正式举办婚礼,时间很仓促,许多东西都没有准备好,双方的父母尤其是她的公公婆婆特别不好意思。自己完全不在意这些,自己的父母想挑个理出来,可是被自己强摁了下去。

这样男人还挑什么理儿?赶紧嫁了吧,再过就没人了。这不是关键的,关键是她相信,卖什么东西还不是自己做主吗?在这家里自己就是天,让天上下雨就下雨,让打雷就打雷,没事儿和自己怄什么气?

这个意识真的很重要吗?

当然!!!

要结婚就要有一堆事,好在人手管够。看日子选时间,双方不能见面,然后要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三个月下来结婚。这得浪费多少钱?关键要是这三个月自己男人,被别人拐跑怎么办?文娟笑了笑,当然这不可能,可是自己总是担忧呀。

自己的朋友,以前的老板,王二狗,大壮。还有一些要好的姐妹都来捧场。还笑着说你这办事效率太高了。要是半年生下孩子,我们也不奇怪。

文娟笑着说哪能哪能,可是自己还真的希望几月之后能生下孩子,可是怀孕真的有那么容易吗?看看红霞就知道了。不过红霞也终于怀孕了,因为怀孕的事儿,这姑娘没少受苦,不过好在终成正果。

现在你看红霞的得瑟的样子,看大壮一脸呵护,就像怀揣着一头小鹿。完全就是当宝的节奏,含在嘴里花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火车站里张强和宋玉芳,一脸惜别地看着火车进站。这时候最流行的词语是?非你不嫁,非你不娶。或者是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我去!不能再说了,再说琼瑶剧的苦情戏就上马啦。反正是有各种惜别,各种安慰,各种流泪,各种彷徨,各种拥抱,各种告别。

宋玉芳依然在读着书,尽管快要毕业了,可是马上他就会参加升学考试。那样他会上大学专科。张强俨然还是一副电路工人的样子。只是鼻梁上卡了厚厚的眼镜。两人没有多少话,只是紧紧地握住对方的手。看着人来人往穿梭的人群,大江南北的人汇聚到这里,又从这里走向了其他地方。

祖国到处一片欣欣向荣。忽然人群一个姑娘向着张强喊了一声哥。来来往往的人群瞬间淹没了这个声音。但是姑娘有一股山里人的倔强,依然在一遍遍一次次大声喊着哥哥。直到张强注意到了她。

大丫!

张强几乎都认不出来,这个当初要死活不死皮赖脸的追着自己的姑娘,后来自己将他甩给了王二狗,现在已然是一副城里人的模样。

没有了当初的羞涩,只有现在的端庄大方。没有了红红的脸蛋儿,只有了一张净白如初的脸颊。两条弯弯的眉毛,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两个俏皮的马尾辫到处左摇右晃。对呀!她还不到15岁。俨然是城里人孩子的模样,也是他该有的模样。

嫂子。大丫毫不羞涩地叫着自己曾经的认为的情敌。

倒是宋玉芳羞红脸,慌忙从兜里面掏着东西。然后又在兜里找了半天,拿出一条丝巾。这这丝巾非常漂亮,是她最喜欢的。以往只是在见张强的时候带,平常他都舍不得。已经叫了嫂子,这就是自己的妹妹。宋玉芳不慌不忙的给大丫系了上去。

不,不!嫂子这个我不能要。大丫还是有些惊慌。

这是嫂子最喜欢的丝巾,没有什么送给你的,就给你这条丝巾吧,听话嫂子给你系上。宋玉芳像照顾自己的小妹妹一样。

谢谢嫂子,嫂子你真好,你真漂亮。那嫂子这个给你。一支崭新的钢笔。本来呢,这个东西呢是给我哥买的,可是给你也一样。

哈哈哈,不要,我不要,给你嫂子就好。我自己有笔。张强心里像抹了蜜一样。

大丫,你现在在那边儿干的怎么样?

挺好的,王总挺照顾我的,我在那儿当了几天的服务员。然后升到领班儿。后来又要到我去去吧台去做收银,现在要让我跟着会计学习如何做财务。那里管吃管喝,管住,工资还不低。一年比我们山里几家人几户人家都挣得多。

大丫说着就哭了。要不是哥,要不是哥来我带我来这里,我哪有今天?

说什么话呢?我好歹是你哥,没事儿,有什么事情以后找哥,不过找你二哥也一样。

诶,好的,哥。

嫂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我去省城上学。宋玉芳认真地回答道。

哥你呢?还回村里边儿?那工地上还没有完工?

不回了,回县里边儿,县里边儿有新的项目上来咯,要去那边儿帮忙。

哦,哥,嫂子,那我走啦,有什么事儿你们写信给我,或者打电话找王哥也行,这样就能找到我。

夫妻俩人看着大丫,消失在人群中,都欣慰的笑了。他们没想到,一个不经意的伸手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未来。

其实许多人都能这样,你一个不经意的伸手,就能改变一个人的未来,也许是你节约了一顿午餐的费用,也许是你一次打的的钱,也许去吃一顿饭的钱,也许是去你唱一首歌喝一瓶酒的钱。你或许就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中西部地区每年有多少人因贫失学?而我们呢?为他们做了什么?

是,没错,我们相隔天南地北,几千公里彼此谁也不认识谁。可是你如果真的有心,你真的愿意提高自己的灵魂,那么你不妨去试试,反正代价也只是一顿饭的钱而已,全当是旅游过程中的一次心灵洗涤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