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辩证式地看中国酒文化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374字
  • 2020-09-15 10:06:18

王二狗也快哭出声来了,关哥倒是笑嘻嘻的看着他。

我的好哥哥呀,当时咱们可是说好了100人的,你后来加了我也不吱声儿,怎么现在变成200啦,你知道吗?我现在都没法儿弄呀,最近这摊子事太多,我每天忙都忙前忙后,忙得两眼一摸黑,披星星,戴月亮的,和傻子一样,你现在又塞100人,我怎么弄呀?

兄弟!不是哥哥不体谅你的难,你也得体谅体谅哥哥。当初哥哥是答应你,安置他们100人。后来又加了大概20多个吧。现在没办法,有风声说可能还要裁军,哥哥也不想,你帮帮哥哥。

哥哥,咱们现在说一说这个事儿。人我接,但是有一条这些人都听我的指挥。工资我发。有哥哥的面子,我没法儿处理这些人,他有些不听我的话,我……我……我这没法弄。

行,哥哥保证他们肯定听你的,我也马上回去跟他们开会,说这个事儿,那不能说领你家的工资,然后还不听你的话,那太不像话。再说了,你这儿不少开支,比我们都多。他们都说同行业里,你这儿最高。

如果他们按照我说的去做,我保证他们今年所有的收入都会增加20%。至少王二狗拍着胸脯做保证。

看你这么弄,我都不想干了,我也想跟你下海。

你可别。你一个市武装部的部长,说白了最少是副市级的。下什么海呀?况且我每天活的是什么呀?提心吊胆的呀!要是有别的活法。我才不愿意这这样,我没办法呀。

哎!你没在你没咋体制内,你不知道体制内的事儿啊?现在做什么事儿不难呀?就咱们商场这些事儿,你知道有多少人打小报告?咱们抢了多少人的饭碗?砸了多少人的饭了?保了多少人的饭碗,有多少人觉得自己吃的饭不够好,还要挑别人的。

做事情的都是错,不做事情的就没错。我是看透了。省军区有多少人?明里暗里的想收拾我,身在高处不胜寒啊。

好哥哥,这样和你比的话,我觉得我好多了,你原来是这样开导别人的。王二狗嬉皮笑脸的说着,仿佛刚才抱怨苦难的不是他。

滚!关哥一脸正色后又瞬间笑道。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穆老爷子为什么喜欢你?

为什么?

自己想去!关哥笑道。

菜过三巡,酒过五味。王二狗和关哥两个人没了身份上的差距,只是平辈相交,两个人喝的多了。(中国人的社交很奇怪,喝酒前顾虑重重,礼貌礼仪十分看重,喝酒后,即使是爷孙辈的都能光着膀子轮兄弟,还得到大家的称赞,其实谁又会真的喝多,即便是喝多了也会说是真性情)

司机都有点纳闷,喊领导的多了去了,也不在乎有没有王二狗这个人。关部长今天的酒宴,可是推了市办公室的人来的。这个王二狗到底何许人也?在关部长的心目中地位怎么这么高?

上了车之后,先将王二狗送到他的住处,又驱车回到了军区大院。

关部长您慢点儿,今天没少喝,我还没见过你和谁,喝这么多酒的。

哈哈,今天高兴就喝多了点儿。关部长少有的腼腆笑着。

这个王总,好厉害呀,挺能干的。司机试探着问。

他呀!人不错,能力也很好,关键是能真心待人,能当兄弟处。关部长笑着进了卧室。

呀!还知道回来呀!迎上来的人一身清秀。笑嘻嘻的给他脱下外套。

司机连忙拘促道:“嫂子。”

啊,小赵啊,没你事儿了,你回去慢点儿。美女笑着说道。

诶,好嘞!

看着小赵走了。关部长挠着头头说:“你怎么来了?不是陪老爷子去北戴河了吗?”

“回来看看你,老爷子和一群老头儿在那儿打牌,我待着没劲,顺道就过来看看,待两天就走。”美女边叠着衣服边说道。

“这是又和谁去出去喝啦?”美女问。

和二狗那臭小子,喝的多了,脑仁儿一个劲折腾。

啊,是他呀,穆老爷子的得意门生。美女拍了拍胸,像是要赶走自己惊慌失措的样子。

嗯,也就是他。其他人我还不想喝呢,看着他们都觉得烦。关部长脱了衣服倒躺在床上就准备睡觉。

美女也收拾衣服把书放下。准备睡觉。

诶,不对呀?我这属于军队家属探亲。怎么也得该交粮了吧?你这行不行啊?喝这么多酒。

叹息声之后,听见关部长带着酒气的说:“行不行?试试不就知道了。”

于是就听见被窝里俩人叽叽咕咕,嘻嘻哈哈的笑。

云雨初歇后有人抱怨道,从小就是这臭脾气,每次都让我来逗你,一个大男人还得有个女人来哄。

是,是,我的好姐姐。关哥一脸无奈道,手脚还一个劲儿的不老实。

被窝里再次响起叽里咕噜的声音。然后就是沉重的喘息和呻吟声。

文娟一个人躺在这个大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地上的小五睡得却像死猪一样。这家伙每天关心猪肉比关心自己都多,关心面粉比关心两个人的事都多。不明不白的都已经和他住了这么久,这家伙好像压根儿没把自己放在心上一样,每天只关心他的猪肉和他的面条,哦,还有鸡肉。

唯一值得高兴的时候,是他把每月所有的钱都给了自己,包括买烟的钱。有时候自己还挺庆幸的,别的男人挣了钱花天酒地,胡吃海喝。而自己这位呢!睡在自己旁边儿这位。你和她说话,他出神儿不搭腔。你让他干的事情,他发愣要不不去做要不就忘了。

每天最关心的是,今天丸子几秒钟一个,明天面条下锅多长时间。

哦!这种男人别人肯定看着好,是美好是委屈只有自己知道。就像鞋子穿在脚上合不合适,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别人只能看看样子。婚姻也是这样对吗?

不行,趁着这段时间不忙,赶紧把婚结了,结婚证还没领呢。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俩是怎么回事儿,可是自己的心里,怎么这么不踏实呢?

这几天家里的大事小情都要自己操心。搬家,买家具,收拾家里卫生。嫁给这样的男人,指望他做家务活啊,肯定是指望不上了。不对,也许做饭可以。

文娟被自己都逗乐了,看到旁边呼呼大睡的男人。她瞪大的眼睛再次看一看,像是怕丢了什么零件一样。看着这个孩子气的男人分外可爱,她轻轻地点了点面庞,又亲了亲他的嘴唇。

睡梦中的他,以为是什么痒痒地,挠了挠吓的文娟藏了藏,结果对方只是翻了个身,继续打着呼噜。

多么让人着迷的男人。一点儿也不能让给其他的臭妖精。可是这个臭男人有什么用?她想推一推这个臭男人又舍不得。

自己不漂亮但是谁说不漂亮的女人,就不能拥有幸福,谁说不漂亮的女人就不能比漂亮女人更幸福。

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美貌就给不了你智慧,给了你智慧就给不了你美貌,自己前世既然选择了智慧,那就不要为今生的美貌而烦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