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反转的深意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425字
  • 2020-11-09 12:42:03

老严尴尬的笑了笑:“你娘她也顾不上,毕竟一个人拉着孩子也不容易,况且她年纪大了,体力啦,精力了都跟不上。

当初不让她要这个孩子,她非要。他是为了我啊,为了我们老严家留条根儿。

两个人在嘀嘀咕咕说什么呢?又说我坏话呢?兰子一身奶腥味儿,撩着门帘儿出了屋门对两个人说道。

没有,没有。老严尴尬地笑了笑,连忙打着马虎眼。

“说你有了弟弟忘了我,估计都不知道我是谁了。”秀子不服气地冲她直嚷嚷。

“哟!您是谁呀?来我们家干啥呀?”兰子奋力还击,不给对方丝毫面子。

“你怎么这样呢?”秀子一脸埋怨。“爸,你看我妈她欺负我。”

“就是,就是。姑娘学习一天了,都累了,赶紧吃了饭休息吧!”老严连忙捣浆糊。

她学习一天累了,学习那么差还好意思说啊!我还累呢,我一天弄个孩子是吃不好睡睡不好的,谁管我呀,也没见她帮帮我的忙”。兰子丝毫不给眼前两个人面子。

这哪是一个妇人该说的话,该干的事儿,完全是一个小孩子的任性和发脾气。自从兰子生了孩子,整个人都变了,就像青春期少女的脾气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蛮不讲理,霸气十足,简直就是女王范儿,全家人都得让着她。

老严收拾碗筷去了,兰子对着秀子说:“没事儿抱抱你弟弟。一家人干嘛那么见外?”

“我不抱,要抱你自己抱去,那是你的小心肝,又不是我的。”秀子还是对着小东西很生气,自从生下来现在六个多月了,秀子一次都没抱过她。

“你这……你这死妮子咋回事儿啊?”兰子显然没了耐心,声音有些高昂。

这是咋啦?这是咋啦?小声点儿孩子睡着呢?老严从厨房里出来,时不时的嘟囔着两句。

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

哇……哇……哇……小东西又哭了。家里顿时手忙脚乱。兰子冲了进去。老严拍了拍秀子的肩膀,秀子扭头就走。老严跟着兰子进去也看了看小东西。

六个月的孩子已经的会坐了,醒来发现闻不到熟悉的奶香味儿,发现熟悉的女人不见了。小东西感觉非常不安全,安全感总是第一位的,于是他用哭声来表达自己对眼前的恐惧。有时候哭声表示自己拉粑粑啦。有时候哭声表示自己很难受,有时候哭声表示自己饿了。有的时候哭声表示自己无聊,就是想哭。

因为哭的多了,所以有笑容的时候才显的格外珍贵。正如人生一样。痛苦的时候多,欢乐的时光总是少,否则人生哪有那么多悲欢离合,哪有那么多泪眼婆娑?

小美现在满眼泪花地看着二驴子,让一脸怒气的彪子手足无措。二驴子没说话,彪子也没说话,小美见了两个人就开始哭。哭的像极了幼儿园里第一次离开妈妈的宝宝,哭的伤感,哭得死去活来,仿佛将心中所有的痛苦都抛泄出来一样,死一样安静的宿舍里只有哭声在回荡。

你要……咋样?小美哽咽说

二驴子还没了急没来得及说话,小美又继续说道。弄我也给你弄了,我第一次让你弄了,我傻不拉几啥也不知道。什么都不懂,就让你弄了,我自认倒霉。

第二次又被你弄了,我想着这辈子就跟你过,哪怕是你什么都没有。哪怕是只有一间破茅房。给个我锅台,我就能给你个温暖的家。大半夜光不溜就把我推出门去,我招谁惹谁了?

我一个女人我有错吗?我有什么错?哪个女人不喜欢大老板,不喜欢年轻帅气有钱的大老板。你有老婆吗?你没有?我想嫁给你有错吗?

可是你为什么大半夜就把我推出去?你看到没有?我被推出去之后,我就不想活了。

说着小美往下揪了揪自己的高领毛衣,雪白的脖颈上,一条已经看不清的伤痕格外刺眼,有些发黑,长长一条,像一根绳子勒过脖子一样。

你看看我脖子的勒痕,我都上吊了,要不然别人救下来,我早就死了,你今天来干嘛?

你弄死我吧!小美像发疯一样向二驴子冲了过来。

二驴子和彪子被小美追着东躲XZ,毫无招架之力,谁能想到羊和狼瞬间反转?刚才自己自认为是大灰狼的二驴子和彪子,怎么也想不到眼前的小绵羊竟然长出了犄角。

小美眼光眼光中除了扑朔迷离,还有些得意的神情,但更多的是幽怨是愤恨。

赶紧走,赶紧走,以后再也不要见到我,我也再也不要见到你。

我怕见人,跟了你之后,我怕见你,怕别人指指点点,说我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我问你,我第一次是不是你拿走的,我第二次是不是你拿走的?你要不要脸?你这……你这么把我推出去,你没事儿啦。你知道我都没躲没藏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在饭店里洗碗手被泡的发白的感觉吗?你知道?想死的时候被人救下来,还想再去死的时候你在哪?你知道吗?你知道吗?你不知道。你就为你自己快活了,你想过我吗?

你现在找我来干嘛?

杀了我,赶紧弄死我,快弄死我,我早就不想活了。

能死在你手里。我还高兴呢!

来彪爷弄死我。

来二爷弄死我!

小美简直疯了,披头散发犹如恶鬼一般,让二驴子和彪子瞬间失去了抵抗的能力,瘫坐在地上。

他们已经忘了自己当初来这儿是为什么。已经忘了,当初两个人是怎样怒气冲冲?自己弄过的女人,找了个野男人就把自己打了。可是自己现在怎么了,怎么觉的自己这么无理,自己怎么这么不是东西?两个人像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任由小美拔掉它们身上所有的毛。

看着两人失魂落魄屁滚尿流的走了,小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瘫在地上。内心早已没了愤恨,只剩下了后怕和恐惧以及一点点快意蔑视。时光渐渐流逝,小倩和小米回来看见,小美像个傻子一样呆坐在那里。不做事儿问她,她也不回答,于是都笑着走了。

柱子又一次鼻青脸肿来找自己,无非就是说自己不害怕,要和小美在一起,可是看着柱子鼻青脸肿的模样。小美内心怎么那么想笑,笑自己是个傻瓜。笑自己的无知,笑柱子这个傻瓜,是那样的傻的让人心酸。笑着笑着,小美就流下了泪,为往事而流为现在而流,为将来而流。我他妈的!泪水怎么这么多?当初为什么不懂得流泪?为什么不懂流泪竟然这么值钱,这么厉害。

柱子看着小美自言自语,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想要好言安慰小美,却被小美严厉喝止,柱子能理解小美的心情不好,几次试着安慰小美无果而终。

好好,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我走我走,明天我再来找你。

滚,都给我滚。以后再也不让我不要让我看到你们。小美声嘶力竭。

看着柱子远去的身影,小美的泪水再一次下来。男人,他妈的都一样。不是为了我胸前的三两肉,谁他妈肯低声下气。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美哭着笑笑着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