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并不孤独
  • 王二狗的美好生活
  • 迷迷糊糊2
  • 2106字
  • 2019-10-31 22:54:58

二狗把自己的妹妹送上了车,那远去的仿佛是自己的灵魂,眼前的场景到处是自己散碎地一切,王二狗在车下面将秀子推了上去,他把一个包袱,那些个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塞给了妹妹。妹妹哭着向他挥手说再见。王二狗看着车远去。蹲坐在地上若无旁人地放声大哭,他泪水磅礴,他知道自己的心空了累了,像是把自己弄丢了一样委屈地哀嚎,直到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王二狗赶紧收起自己的嘴脸,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的委屈。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那么脆弱。眼前失去了一切,日子也回到了从前。王二狗又回到了那个家里,可是日子怎么可能平静,秀子已经来过了,带给了他希望,带给了他亲情,带给了他失去曾经拥有的一切。他怎么可能再回到原来的日子?可是他还是没有原谅自己的母亲。或者更多的来说,他没有原谅自己,没有原谅自己,不够坚强,没有原谅自己,为什么不能承受这一切?为什么就应该肆无忌惮的接受他们的照顾,就该接受他们的关爱,接受他们的怜悯。嗯!他应该孤独,他想应该是孤独,就像所有的男人就面对孤独的一样。可是他不该这么懦弱,他曾经认为自己很坚强。可是现实在他脸上的耳光甩得啪啪作响。

割不断的不仅是血缘上的纠葛,还有那亲情的不舍,还有他无时无刻不在隐隐的挂念,尽管曾经的所有的都是一个念想,可是他把它压抑在心里最深处,直到这十几天经历。他们突然出现在他的世界里,狠狠地捅在他的心房,让他奔腾压抑的血液不断的汹涌澎湃。

思念是一个扯不断的链,思念是一个揪不断的情,思念是那若有若无刻在血液里,融在骨髓里,压在心头的情亲。姜永兰刚刚照顾好女儿,也刚刚看过自己的儿子,泪水已经糊摸了自己的脸庞,泪水依然在流淌。尽管她现在离儿子已经很远很远,但是她从未感觉又如此的近。她从没有这种感觉。儿子还是那样子,只是高了,黑了,脏了,邋遢了。可是他依然是自己的儿子,他依然是个健壮小子。

儿子依然是自己怀胎十月的儿子,依然是自己那个相隔多远也再熟悉不过的那个儿子。

如果让上天再来一次,她依然不后悔今天的决定,生命也许只有一次,也许只有那么一瞬间,可是今天的一瞬间才证明她还活着。还拥有那炙热的感情,她还年轻,她还拥有抚育儿子的职责,盼儿子的心跌跌撞撞无数次,自己和女儿在那摸眼泪的时候,她都在想儿子将来会是怎么样的,清晰的轮廓渐渐变得模糊的,今天又变的清晰,比以前更加清晰,融入了自己的血液。她不怨儿子,不管儿子做什么,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自己的错。一切是自己选的,离开了儿子,儿子怨恨执拗这些她都能理解。这不是儿子的错,其实都是自己的错。姜永兰狠狠地锤自己的胸口,拳头一次比一次更有力,只有这样就可以将胸腔的血液涌动,可以狠狠将胸腔的后悔无奈与委屈,统统地挤了出来。可是那又怎么样?儿子依然不会认得,没关系,她坚信血液的羁绊,她的思念。儿子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儿子,难道这不重要吗?至少她没有失去,这段日子以来从来没有。

以前想他的时候就写信,她写了多少信就被王玉奇烧了多少回。偷偷的摸摸回来看他,还没进门就堵在外面。

可是她又怎么想失去这个儿子,她不愿意失去。可是她真的没办法。她曾经无数次的告诉自己,这是暂时的,只是暂时的。无数次这样欺骗自己,抚慰着心灵安慰自己难以入睡的自己。她知道自己的曾经的丈夫不会给她任何的空间,让她找回自己的儿子,可是谁又能了解这个母亲的心情,谁又能理解一个思念的人,是怎么的在漆黑无望的夜晚长叹抽泣。

不知不觉。那泪水又子滑落下来再次涌出眼眶。好在就算那小子无论怎么样挣扎也是自己的儿子,尽管不知不觉中那小子再竟然已经有能力保护自己,尽管他依然在坚强,可是从他的眼泪中。姜永兰看到了希望。是啊!亲情怎么能隔断?无论怎么样血永远浓于水。亲情怎么能就此终结?要她失去这个儿子,她情愿去死。

回到家里灯火光依然通明,兰子的眼睛肿的像颗核桃。丈夫是个老实人,知道这一切之后,仍然不声不响继续干着自己的活儿,尽管自己到现在劳累了一整天,仍然没有吃饭,也没有吃饭的可能,他还是没有任何埋怨。直到姜永兰从自己的世界里面出来。看到了丈夫瞬间有点儿,不好意思。于是两个人草草的做了晚饭。什么都不说但是很明显,两个人的心情都比以前好多了也轻松了许多。

王二狗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白天不是下地干活,就是去帮别人打小工,或者说去帮着村里边儿人去做些其他的事情。剩余的时间,他多是去看了康老师,让老师想办法去弄点儿书,还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无所事事的人就是这样了。没有人管,没有什么责任和义务,王二狗晚上看书,要是看的兴起根本不管时间的问题。他总是感觉自己更加自由,更加的慵懒。有许多人都说,你得了你爸的病-----懒慌病。

你要是无意中见到王二狗,他明显就是个懒汉。他一定是一手捧着书,敲着二郎腿,坐在树荫底下哼哼,吱吱,叽叽,咯咯。许多人路过树荫时,他们都会说二狗啊!家里地弄了几块了?地里的草锄了几遍了?王二狗很自然地说一遍。

那怎么能行,别人都三遍了。

王二狗笑着说锄了那么多干啥?有一遍就行啦。

勤劳的农民总是珍惜的劳动成果,他们早早起来,晚上晚晚回去,田里的草锄了一遍又一遍,许多人都摆弄了三四遍,而王二狗永远只是一遍,于是许多人都说王二狗完了。

不珍惜土地的庄稼汉注定吃不了田里的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