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章1. 欢迎回来

手指轻轻的触碰着冰冷的金属墙壁,昏暗的日光灯在头顶微微闪烁,周金儒站在原地,心中想着1940年的丘吉尔是不是也缩在这样一个狭窄阴暗的地下室里,被头顶一阵又一阵的震动吓的惶惶不可终日。

轰!

地面像是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猛地颤动起来,周金儒赶忙伸手扶住墙壁。

他到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究竟在哪里。

最后的记忆停留在眼前突然闪过的火光,那时他正在学校的篮球馆里与朋友们挥洒汗水,火光闪过之后,他就发现自己躺在这条黑漆漆的金属通道里,就跟毕业那年散伙饭喝断片了一样,什么都不记得。

周金儒依然穿着那一身球衣,信步向前走去,这地方有电灯,应该也是有人的,能找到人就能弄明白究竟发生什么了。

大学毕业的第二年,折腾了整整一年的他完成了学生时代最后的心愿,参加一场校篮球队的比赛,然后放下一切私人念头,接受家族为他安排的一切,与一个年轻貌美的陌生女人恋爱,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为家族延续香火,最后在家族企业里贡献一份力量。

他想着,这很公平,他享受了家族为他带来的一切便利,也将融于家族这棵参天大树里。

吃力的推开一道沉重的金属门,这原本是一道自动门,可它已经失去了感应与动力,显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使用过了,周金儒越来越觉得自己像是被扔进了一座古老的避难所里,一切看上去都是末日之后的景象。

想着想着,他叹了口气,学生时代的宿舍里有一个写网络小说的家伙,每天都在有意无意的向另外三名舍友输送那些稀奇古怪的网文观念,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久而久之,一个宿舍的人都有较粗的神经,以及十分跳脱的思维。

等周金儒走进这道门,眼前的画面令他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是一间尘封已久的办公室,运动鞋的鞋底在办公室里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印记,昏暗的灯光下,周金儒一眼就看到了一块长方形黑板,上面贴着几张大头贴,用白粉笔画下的加粗线条串连起来,黑板的左下角用磁铁钉着三张字条。

这一幕很眼熟,周金儒仿佛在哪里见过一样,他走上前去,仔细辨认着黑板上的那几张头像,几张脸都很陌生,但他们的穿着装扮却出卖了身份。

右上角戴着红色头饰的女人叫W,中间白色短发的女人叫塔露拉,下面分别是兜帽下红发的弑君者与面无表情的霜星。

周金儒不禁失笑道:“难道这里就是罗德岛?”

毕业那年,宿舍里突然都迷上了一款叫做《明日方舟》的手游,周金儒在这款游戏上投入了三个多月时间了,氪金抽卡养成,这款游戏仿佛有着极大的魔力吸引着他,但最终在八月中旬时因为球队训练而放弃了它,曾经一度回忆起来也想重新抓起来,可下载完客户端了,始终没有继续安装,就这么一直搁置下来。

而面前的办公室,则是当时游戏里开启新主线剧情时开放的一套活动家具,名字叫“陈的办公室”。

一想到这里,周金儒的内心反而安定下来,他确认这是一场闹剧,有人把他弄到来,搞一个场景模拟,能这么做的人无非就是自己那帮损友了,简直胡闹。

不甚明亮的日光灯提供了有限的光亮,黑板旁边的健身器材积了一层薄灰,花盆里的景观植物早已枯死,堆放在办公桌案头的文件许久都没有人触碰过,周金儒敏锐的发现桌上缺了陈和塔露拉的合影以及那只破旧的玩具小熊,而另一边放置武器的玻璃柜里空空如也,陈的赤霄双刀也都不见了。

“就连场景搭设也这么敷衍。”

周金儒叹了口气,陈的办公室最为核心的三件东西,相框、小熊和双刀,一个都没有。

他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抬起头,正好与坐在办公桌后面椅子里的一双明亮的眼睛四目相对,之前那张办公椅背对着办公桌,以至于他没能及时发现竟然有人藏在这里。

与其说是人,周金儒不禁后退了一小步,在他的目光里,蜷缩在办公椅里的那个小小的身影,栗色的中长发,身材纤细,宽大柔软的椅子完全遮住了她的身体,最为吸引目光的便是那一对高高竖起的耳朵。

她穿的那一身罗德岛干员制服,周金儒再熟悉不过了,他也有一件淘宝货挂在衣柜里。

这也太逼真了吧?那帮活宝到底在玩什么,如果这是一个coser秀,那就真的太真实了,阿米娅的造型与样貌逼真的就像从游戏里走出来了一样,很久没见过如此专业的coser了。

周金儒在脑海里组织着措辞:“额,你好,请问出口在哪里?”

对面的少女紧紧盯着周金儒的脸,期期艾艾的问道:“能天使,拉普兰德和德克萨斯,她们是什么组合?”

啥?入戏这么深吗?

面对阿米娅的答非所问,周金儒一脸蒙圈,下意识回答道:“企鹅相簿。”

少女眼睛一亮,语气加快了几分:“星熊、陈和诗怀雅呢?”

“星陈斗诗?”

“黄焖鸡是什么?”

“98块换来了耻辱。”

“阿米娅的种族!”

“……兔子!卡特斯!”

周金儒硬生生把那个不该说出来的字眼咽了回去,因为他看到阿米娅面上表情一僵,阴转晴转多云,险些局部有雨。

他长长出了口气:“咱们玩也玩了,应该能告诉我出口怎么走了吧?”

说不定在这间陈的办公室里安装了几个他看不到的机位拍摄,在做一场现场直播,周金儒甚至怀疑这是游戏官方搞出来的真人秀。

“你叫什么?”

这是阿米娅的最后一个问题,周金儒有些奇怪,对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也许这就是最后一环了吧?

他说道:“周金儒,框吉周,黄金的金,人需儒。”

话音刚落,他忽然发现阿米娅的泪水夺眶而出,瘦小的肩膀颤抖着,哽咽道:“欢迎回来,博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