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司太太,请节哀

漆黑的夜空,电闪雷鸣,瓢泼大雨所形成的雨帘,模糊了天与地的交界。

水墨兰庭-湖心别墅:

“太太,裴先生来了。”吴嫂的拍门声很急促。

墨夭下了床,赤脚走在冰凉的木地板上。

窗外雷声轰鸣,闪电的光亮穿透窗帘,照亮墙面,她眯着眼睛,依旧是睡意朦胧。

打开房门,墨夭见吴嫂和一身西装的裴谨站在门外,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裴谨声音哽咽。

“太太,请节哀。”

“嗯?”

“我们已经确认了先生遇难的消息了。”

墨夭呆住了,几秒后,她才听见自己的喉咙里,吐出难以置信的声音:

“遇难?你是说,司狱……死了?”

“哗啦!”

紫红色的闪电划破天际,照亮了墨夭的脸。

身为总裁秘书的裴谨,喉咙一哽。

看着墨夭的这张脸,只有两个字在裴谨空白的大脑里,不断放大。

惊艳!

即便见过墨夭无数次了,他也依旧会被惊颤到。

刚刚睡醒的墨夭,皮肤白到会发光,娇俏精致的五官,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她身上穿着单薄的白色睡裙,青绸般的长发披散在肩头,人畜无害的模样,很容易激起人的保护欲。

“先生所乘坐的飞机,在离岛上空解体坠毁。现在,搜救人员已经在海上打捞飞机的残骸。

飞机上78名乘客和10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

裴谨把手机递给墨夭,屏幕上显示着刚发布的头条新闻。

司氏财团的掌舵人司狱死了,和飞机上的其他人一起,被爆炸的洪流撕扯成了无数碎块,和解体的飞机一同坠落海中。

“太太,这是刚从离岛送过来的。”

墨夭接过裴谨手中的白色帆布袋,她打开袋子,里面是钟表盘破碎的百达翡丽钻表。

她的指腹拂过钻表背面,在上面能摸到被雕刻出来的S和Y的花体字。

这块表,是司狱出门前,墨夭给他挑的。

裴谨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平静下来,他以工作性质的口吻,继续和墨夭说道:

“我已经联系了三家救援队,协助离岛当地对遇难者的遗体进行打捞,但什么时候,能找到先生的尸体,这很难说。”

墨夭浓密的睫羽上,盛着欲落未落的水珠,她听裴谨道:

“两年前,先生就已经立下遗嘱,若他出了什么意外,先生名下的财产,都由太太继承。”

墨夭手里捏着残缺的钻表,她抬起头,眼眶已经红了一圈。

她抿了一下樱红的嘴唇,似在忍耐着什么。

“财产?我要什么财产!”

裴谨神色郑重,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交代司狱死后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先生名下的财产,包括六艘私人游艇,两架飞机,以及一百二三辆的轿车外。

还有位于四个国家的,二十二套总价千亿以上的豪宅,一百六十处未开发的地皮,还有的就是司先生名下所有股权,总价值超过万亿。”

“……我日!”

“嗯?”裴谨看向她,墨夭双手握着残损的钻表。

“我这日子要怎么过下去啊……”

她催下眼睫,睫毛轻颤。

“太太,请你一定要坚强的活下去!我和总秘处的人,会辅助你,处理好先生的身后事!”

裴谨语气坚定,墨夭又听他说:

“在先生的遗嘱里,您继承他的遗产后,您想去做什么都可以,但是不得改嫁,不得与任何异性有亲密来往。

先生在生前立下的遗嘱中,还附带了三项条件,这是他的遗嘱,我已经给你取来了。”

墨夭接过裴谨递来的文件,在看了之后,她咬下红唇。

“草!”

“嗯?”

“草长莺飞,我对司狱的感情,永远都不会变的!”

墨夭的脸上,泪水如珍珠般滚落。

站在裴谨身后的吴嫂捂住了自己的嘴,小声抽泣,裴谨也红了鼻头和眼眶。

“裴秘书,你先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