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僵尸先生》

  • 又见九叔
  • 尸小小
  • 2104字
  • 2020-03-31 10:38:34

“雄黄酒!”

“蛇胆!”

“蝉!”

“莲子心!”

...

一条溪边,一老一少坐在一棵杨树下,身前放着一只瓮,此刻,老少二人正往瓮中添加各种东西。

随着一把不明之物添加,老者将食指放到嘴边,用力一咬!

然后...

捂着牙,去找匕首...

“哈哈!”

“终于成了!”

老者将血滴入瓮,探头看了看,从内取出一大一小两只蝉,小心用木盒收好,最后心情不错道:“徒儿,你这次表现不错,为师答应你,只要你备好材料费,为师便免费帮你炼这‘子母同心蛊’!”

“谢谢师傅!”

少年点头。

老者满意地拍了拍少年肩膀,随后起身,准备离去。

“这吝啬的老头。”

少年心中翻着白眼,捧瓮背包,紧随其后。

溪边不远便是官道,前方是座江南小镇,木质阁楼与红砖洋房并肩,叫卖声此起彼伏,行人衣着古朴,有长袍、短褂,还有些个少爷打扮的青年,领着狗腿子,逛街遛鸟......

“民国啊。”

少年目光感慨。

少年名叫陈子文,穿越者。老者乃是他原身的师傅,名为诸葛孔方,是个年近古稀的老风水先生。

师徒二人兼职捉妖、驱魔、算命...

可惜全是半桶水。

不久前,二人给此镇首富谭百万家除灵时,惹来了一堆脏东西,若非陈子文魂穿而来,将老头拍醒,老头已经挂了。

这也是陈子文骂其吝啬的原因。

救命恩人,外加徒弟,炼个“子母同心蛊”,还要材料费......还有王法吗?

“为什么我没有金手指!”

陈子文无奈。

从穿越时的惊喜,到发现道法时的豪情,再到眼下的心凉,短短三天,就让陈子文认清了现实。

自己于修行一途,资质不行。

不仅是自己,就连师傅诸葛孔方,也弱得掉渣。

陈子文很怀疑,这老家伙当初会收原身为徒,没准是因为原身的资质,和他一样差!

“或许,等到我当二爷爷的年纪,金手指才会出现?”

陈子文心怀希望!

抬起头。

“师傅,”

陈子文左右张望,“我们这是去哪儿?”

二人不是本镇人,此番来谭家镇,只为驱魔挣钱,从而炼蛊。如今蛊成,本该回家,可陈子文却发现,两人赶路方向有些不对。

诸葛孔方脚步不停:“炼成了‘子母同心蛊’,接下来,当然是去找僵尸!”

“僵尸?”

陈子文脚步一顿。

“师傅,这‘子母同心蛊’真的能控制僵尸吗?”陈子文目光迟疑。

记忆中,他这便宜师傅确实懂些道法,可因为资质太差,炼不出多少法力,所以心有不甘,去学了一大堆旁门左道巫术蛊术,最后,研究出了一种可以将僵尸炼成分身的秘术!

“子母同心蛊”就是其中要素之一。

号称控制僵尸的关键。

陈子文心有疑虑。

有没有效倒是其次,关键是危险啊!

以他二人实力,遇到僵尸,没准会全灭!

这老头可不算好人,遇到危险,别说援手,没准能拿他挡僵尸。若非初来乍到,陈子文早跑了。

“你在质疑师傅?”

诸葛孔方冷哼!

他瞥了眼陈子文,一边走,一边道:“为师乃是诸葛亮第十八代子孙,自幼学习道法,《化尸为身术》乃是集我毕生所学,控制一具僵尸又算得了什么!”

他语气颇有些自豪。

陈子文翻白眼。

我信你个头...

还诸葛亮第十八代子孙......除非你诸葛家代代九十来岁生小孩,否则这“第十八代”,怎么也排不到你吧?

两人步子很快,很快出了谭家镇。

眼下世道乱,虽已是民国二十年(1931年),可诡异的是北洋政府仍未完全覆灭,各地军阀混战不休,北方皇族试图复兴,再加上盗匪横行,仿佛群魔乱舞。

步行至邻镇得几个小时,中间少有人烟,所以得走得快些。

谭家镇外山外山。

行至大半,山路入林,过一方瀑布。

陈子文跑到水潭边洗把脸,却听一旁林中传来铃声,探头去望,只见林间树荫之中,一群着清朝官服、面贴黄符者,一蹦一蹦,在一个身穿道袍、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带领下,往前跳去。

“师傅,僵尸!”

陈子文轻呼。

诸葛孔方抬头瞄了一眼,不屑道:“那是行尸。”

他赶路许久,一把老骨头也有些疲惫,于是到潭边洗了把脸,道:“僵尸之中,行尸最弱,为师这把年纪,用行尸分身,估计到死也炼不成跳尸。”

陈子文有着原身记忆,闻言也忆起僵尸的种类。

大体来说,僵尸共分四种:

行、跳、甲、飞。

“行尸”生于尸毒入侵或人为制造,尸气薄弱,容易对付;

“跳尸”尸气浓厚,力大而跃高,有嗜血本能,好在一身尸气集中在喉,可以对付;

“甲尸”喉间尸气散至全身,凝炼如甲,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甲尸极难对付,尸甲越凝炼,实力越强,好在惧怕阳光,白天少有出现;

至于“飞尸”,则已脱离了“尸”的范畴,不惧阳光、法器,可飞天、遁地,几乎是传说中的存在了。

如今天地灵气干涸,修士实力十不存一,别说飞尸,就是甲尸,也非寻常修士能够应付。

诸葛孔方创《化尸为身术》,自身资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因为这末法时代,唯有僵尸,方能永恒。

“那...”

陈子文看着赶尸者没入林中,隐约觉得那道士有些眼熟,不过想到自家师傅看不上行尸,也就意味着此行目标是“跳尸”或“甲尸”,心头发慌道:“师傅,你准备到哪找合适的僵尸啊?”

诸葛孔方起身赶路,边走边道:“此去不远便是任家镇,为师二十年前,曾在此定居,本想埋骨终老,却没想到被人抢了墓地....嘿!”他冷笑一声,“我诸葛孔方为自己选的地,岂是他任威勇能享用的!”

“你愣着干嘛!”

诸葛孔方往前走,发现小徒弟没跟上,顿时喝道。

陈子文闻言紧跟上去,目中却有几分惊疑。

任家镇...

任威勇...

墓地被抢...

二十年...

风水先生...

这怎么有点像是电影《僵尸先生》里的剧情?

陈子文瞥向诸葛孔方——你丫不会就是那个让任家二十年后迁墓、结果导致任家险遭全灭的风水先生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