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③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714字
  • 2020-06-10 14:44:46

早间例行会议

“明天中心小学一年级的小朋友来咱们这儿,我们要教孩子们一些防拐防骗术。”

次日

上午九点,李知浅在办公室里就听到了孩子们清脆稚嫩的声音,于是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看看热闹。

孩子们兴致勃勃地看着警察叔叔扮演坏人的样子,然后又参观了几个展演室。

李知浅笑着看了孩子们一会儿后,正转身打算回办公室,就在这时只见一个小女孩走路时突然摔倒了。李知浅见状,立马跑了过去扶起了小女孩,将她全身上下迅速查看了一番。

李知浅抬头看着赶过来的班主任,“还好,只是一点儿擦伤,我带她去医务室处理一下。”说着,李知浅抱起哭得一抽一抽的小可怜朝医务室走了去。

李知浅一边轻柔地给小女孩处理伤口,一边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我叫阚世甜。”

“阿姨觉得甜甜是个勇敢的孩子,所以呢,咱们不哭了,好吗?”

听了李知浅的话,小女孩慢慢止了哭声,两眼泪汪汪地看着李知浅。

处理好伤口,李知浅轻柔地摸了摸小女儿的头,“你在这儿坐一下,阿姨马上就回来。”“周姐,麻烦你照看一下这个小女孩,我出去一下,马上回来。”李知浅跟医务室的同事交代了一下就走了出去。

过了10分钟,只见李知浅返回到了医务室,手里拿着一个冰淇淋。

“因为甜甜很乖很勇敢,所以这个冰淇淋是奖励给甜甜的。”说着,李知浅把冰淇淋递到了小女孩面前。

“……谢谢阿姨。”小女孩抿着嘴腼腆地笑了笑,接过冰淇淋小口小口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小朋友的老师担心她的伤,已经给她家长打电话了,一会她家长过来带她到医院检查一下。”医务室的人说道。

李知浅陪小女孩坐了一会儿,因为还有工作要做,就起身准备回办公室。“周姐,我回办公室了,就麻烦你等孩子的家长过来了。”

“行,你去忙吧,这儿有我呢。”

李知浅微微点了点头,转身朝门口走去。刚走了两步,就见一个人影疾步走了进来,两个人差点撞了个满怀。

李知浅定睛看了看眼前慌慌张张跑进来的人。

……阚仲晴?

“甜甜,你没事吧?”阚仲晴蹲下身,抱着阚世甜从头到脚查看了一遍。

“我没事,姑姑。”

“只是擦伤了一点儿,已经处理过伤口了,应该没什么大碍。”站在一旁的李知浅简单说明了几句。

听到有人说话,阚仲晴抬起头看了过去,注视了几秒,阚仲晴似乎是认出了李知浅,微微一笑道:“谢谢。”

李知浅含笑点了点头,迈步正打算离去,只见有一个黑影忽地从眼前闪过。

又一个人闯了进来。

“甜甜,你要吓死爸爸吗?”

只见来人比阚仲晴更紧张地将孩子全身上下快速、仔细地查看了一遍。

“爸爸,我就是摔了一跤,是这个警察阿姨给我擦了药水,还给我买冰淇淋吃。”

孩子的爸爸顺着孩子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去,四目相对,只见两个人皆是一瞬间满眼错愕地愣怔住了。

……阚仲博!

片刻,李知浅从惊讶中抽回神儿,看向了甜甜。甜甜吃冰淇淋的时候,嘴上、手上沾了些巧克力酱。

“甜甜,阿姨带你洗一下手好吗?”

见甜甜点了点头,李知浅轻轻一笑,带她走到洗手池边,轻柔地给她洗了小手和小嘴。

阚仲博那双绝美的眼睛紧紧盯着这一幕,不见底的深邃眼神如同想要极力看穿什么、看透什么一般。

洗过手后,李知浅牵着阚世甜走到阚仲博面前。

敛下深邃的眼神,阚仲博低低道:“谢谢。”依旧那般惜字如金。

说完,阚仲博抱起甜甜同阚仲晴一起走出了医务室。

……

“李姐,你说被害人死于氰/化/钾中毒,可是我们把被害人家里都搜遍了,也没找到和氰化钾有关的物品或是装有氰化钾的容器。”

“……这样,下午我跟你们一起过去。”李知浅想了一想说道。

被害人家里,

鉴证科的同事们都在认真地搜寻着。

李知浅站在梳妆台前,盯着梳妆台上的化妆品看了好一会儿。

“李姐,怎么了?有什么发现吗?”同事谭美丽看李知浅在梳妆台前站了好长时间,便走过来问。

“被害人的化妆品包括护肤品都是平价的国产货,却唯独这支口红是国外的奢侈品牌。”

“这个牌子最近两年很火,可能是她赶时髦买的吧。”

李知浅摇了摇头,“我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美丽,你拿个证物袋给我,我要把这支口红拿回去化验一下儿。”

化验室里,

“靳南,我化验了从被害人家里拿回来的口红,检测出了氰化钾成分。我记得上次开会时有提到被害人的一个朋友就在化工厂上班,我觉得是个突破口。”

“好,我去通知队里。”说完,靳南大步走出了化验室。

晚上10点多,当靳南回到办公室时,见李知浅没有下班,仍在办公桌前忙碌着,“你怎么还没走?”

“我们靳大主任都还没下班,我怎么好意思先走?”李知浅抬起头调皮地回了句,随后又严肃了起来,“怎么样?嫌犯抓到了吗?”

“嗯,就是被害人那个在化工厂上班的朋友。她本来有个男朋友,后来那个男的变心爱上了被害人,她怀恨在心,于是就想到把氰/化/钾涂抹在口红上送给了被害人。”

“……心生恨意就会让一个人失去理智啊。”李知浅叹了口气。

“行了,别感慨了,太晚了,我送你回家。”靳南走到李知浅的办公桌前,伸手合上了她的电脑。

“不用了,你家跟我家可是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我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不行!”

靳南拒绝给李知浅“客套”的机会,不由分说地给她披上外套,轻轻松松就架起她的小身板走出了办公室。

三日后

李知浅从解剖室出来,就碰到了上楼来偷懒的窦钟黎。

“诶?我在解剖室站了两个小时,腰都快直不起来了,你倒好,坐在这儿翘个二郎腿喝咖啡……我要去副局那里告你状。”

“好啊,要是我被开除了,就可以让你来养我了。”窦钟黎端起咖啡悠悠地饮了一口。

只见李知浅摇了摇头,“我可排不上,有人绝对会抢在我前头的。”

“……谁啊?”窦钟黎一脸疑惑。

“还能有谁?”

窦钟黎转着眼珠子想了想,“你该不会指的是毕莫严吧?”

“除了他还有别人吗?”

“咦——”只见窦钟黎的脸上瞬间写满了嫌弃。“哦,对了,王倩的案子,嫌犯今天上午抓到了,是她高中的同学,叫刘宇航。根据调查,那小子不爱学习,好打架,跟社会上的小混混经常往来,高二时读不下去就辍学了。他在学校的时候就总缠着王倩,导致王倩后来一见到他就躲。案发当天,那个刘宇航去王倩家门口堵她,王倩从补习班回家看到刘宇航在自家门口,担心怕被父母看见,王倩就把刘宇航带到了天台上,想跟他说清楚。结果没成想在天台上的时候,两个人起了争执,刘宇航一个失手,把王倩给推了下去。”

李知浅脱下白大褂挂到柜子里,走到沙发边坐了下去。

“那个刘宇航家庭情况是不是有问题?”

“嗯——对,他父母离异,母亲去了别的城市然后就断了联系,父亲再婚后又有了孩子,也不怎么管他。”

“果然,除了学校和社会影响,家庭环境和教育太重要了。”

“是不是觉得咱们太幸福了,有超爱咱们的爹妈?”

“是啊,”李知浅重重地点了点头,“何止爸妈超爱你,还有某人也超爱你呢。”

这回窦钟黎一下子就听出来了李知浅说的是谁,“李知浅,你怎么又提毕莫严,你不知道我跟他八字不合、命理相克啊——”

窦钟黎的回声响彻整个办公楼,只见正在办公桌前调查资料的毕莫严猛地打了个喷嚏......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