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往后余生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496字
  • 2020-01-21 15:25:03

墓园里,李知浅站在保卫的墓碑前,轻轻擦拭去碑上的灰尘,“保卫,我来看你了。”

不同于以往,这一次李知浅不是一个人来看保卫,她的身边站着阚仲博。

阚仲博注视保卫的遗像良久,俯身下去轻轻放下一捧鲜花。虽然未曾谋过面,阚仲博看着照片中的保卫却觉得丝毫没有陌生感,或许是因为他跟眼前人都深爱同一个人的缘故吧。

“保卫,从今以后接替你,我来守护知浅,你放心。”阚仲博在心里默默地郑重承诺道。

走出墓园,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大下个月是芷妃的生日,这次我可以去看望她了吗,阚先生?”

阚仲博定定地看了李知浅片刻,“以后不管是清明节也好,纪念日也罢,我们都一起去看芷妃和保卫。”

“还有你父亲和你大哥。”李知浅补充道。

李知浅的话让阚仲博心生一份暖暖的感动,淡淡一笑,他应道:“好。”

阚仲博温柔地抚了抚李知浅的发,“回家吧。”

听到“回家”两个字,李知浅突然想起了什么,“记得你那会儿要把别墅转到我名下,威胁我签字,我当时气昏头了才签了。不过后来我冷静下来想想,即便我不签,你也绝对不可能会对张奶奶、韩平他们做什么的,对不对?”

阚仲博笑而不答。

“我问你,如果我当时就是不肯签字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当然是再想别的办法。”

“肯定也不是什么好办法。”李知浅调侃道。

阚仲博微微一笑,没再说话,他牵起李知浅的手朝墓园出口走去。

“李姐,副局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好,知道了。”

几分钟后,李知浅出现在副局办公室门前,她轻轻敲了敲门,走了进去。

“副局,您找我?”

“坐,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

李知浅带着几分疑惑在副局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前阵子,靳南申请调职去BJ分局,已经批准了。”

“……什么?!”乍听副局的话,犹如惊雷劈下,李知浅一脸的惊诧,“他之前完全没有提过调职的事啊?”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李知浅难以置信。

“这是靳南的意思,他不想让大家提前知道,怕影响大家的情绪。还有,就是他推荐你来做法医室主任,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你愿不愿接替靳南的工作?”

“……什么?靳南推荐我做主任?”李知浅脸上的惊诧再添了几分,“副局,我,我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能力。”

“你当然有这个能力,这点毋庸置疑。”

李知浅紧锁眉间,低头思忖了半天后,只听她开口道:“如果副局信任我,我义不容辞。”

李知浅知道这个责任她无法推脱,这个担子她必须得担起来。

见李知浅应承下来,副局满意地点了点头,“你能接替靳南的工作可真是太好了。”

机场的候机室里,靳南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当他的手机响起时,他迟疑了片刻之后按下了接听键。

“喂,”

“你在哪儿?”

“在机场。”

“你!……”李知浅气得语塞,顿了片刻才又问:“好好的,为什么突然申请调职?”

“我想加强一下业务能力,去BJ多学习学习。”靳南“轻描淡写”地回答。

“就算去进修,怎么也该事先告诉我们一声啊。”

“我怕你们舍不得我,不让我走。”靳南淡淡一笑,玩笑作答。

对于靳南的不辞而别,李知浅有惊讶,有气恼,可终归她尊重他的选择。

“还回来吗?”

“当然,学习几年就回来。”

“好,你走你不让我送,那等你回来的时候,我给你接风。”

“好。”靳南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挂断电话,靳南把视线投向了窗外。

不告而别,其实是他舍不得,是他没有勇气跟她告别。李知浅身边有了可以护她一生的人,他不用再为她担心。法医这个职业是李知浅用生命去挚爱的事业,自己把主任这个职位让与她,为的是让她可以更大地发挥她的才能,施展她的抱负。这是他最后能为她做的,也是他送给她的结婚贺礼。

……

妙仁医院,阚仲博刚开完会出来,一个失血性休克的病人就被送了进来。抢救过程中,阚仲博发现血库的血温度不够,便举起双手亲自捂住血袋,直到过了半个多小时血袋被捂热了之后,阚仲博才放下了已举得发麻的双手。当病人被成功抢救过来后,阚仲博的脸上浮现出了会心的笑。

下班时间一到,窦钟黎就冲进了李知浅的办公室,一脸的委屈,“浅儿,你看,我又胖了一圈,这婚纱是彻底没法穿了。”

只见毕莫严紧跟着窦钟黎后面小跑了进来,“你慢点儿走,你现在得小心点儿。”

李知浅安慰道:“没事,胖点儿也能穿婚纱,也一样美。”说着,李知浅轻柔地摸了摸窦钟黎的肚子。

“对,你无论瘦还是胖,都美得很。”毕莫严也跟着安慰道。

窦钟黎一见毕莫严就火大,“毕莫严,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你别生气,生气对宝宝不好。”

窦钟离嘴角一撇,“宝宝,宝宝,你现在考虑的都是宝宝,你已经不在乎我了。”

“谁说的,你永远是第一,孩子哪有你重要?”

毕莫严已经被窦钟黎折磨得出了一身的汗,李知浅嘴角挂着笑看着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拌着嘴。

“哦,对了,这个给你。”李知浅忽地想起了什么,从桌子上拿起个文件袋,递到了窦钟黎的面前。

“这是什么?”窦钟黎看着李知浅手里的东西疑惑地问。

“我跟仲博送给你俩的蜜月礼物,大溪地的往返机票,预定的酒店的信息,还有旅行支票。”

“……真的假的,浅儿?”只见窦钟黎的两只大眼睛瞬间闪烁出金灿灿的光,“那我可就不客气了。”说着,窦钟黎接过文件袋紧紧捧在了怀里。

“还有月子中心,仲博也预定好了,馨爱母婴会所。”

听了李知浅的话,毕莫严一愣,“那可是江户最贵的月子中心,我之前找月子中心资料的时候看过,那儿一个月下来要几十万。知浅,钟黎生孩子,我们没道理让你跟仲博破费,这件事绝对不行。”毕莫严一脸严肃地回绝。

“莫严,我不想你跟我计较这些,你跟钟黎不是别人。再说别忘了,我可是孩子的干妈,为孩子做点儿什么是应该的,也是我们的心意。”

“李姐,姐夫来接你下班了。”谭美丽一边走进办公室,一边笑着说:“我刚才在大门口看到他了。”

李知浅朝窗外大门口的方向望了一眼,转过头,“走吧,下班回家了。”说着,李知浅轻柔地挽着窦钟黎一起下了楼。

学校门口,当甜甜看见阚仲博和李知浅的时候,开心地朝两个人飞奔而去。

阚仲博一只手抱起甜甜,一只手牵着李知浅。

阚仲博看着李知浅,眼里带笑。

往后余生,我所祈盼的唯有在这现世安稳、岁月静好里,有你永远在我身边。

李知浅浅浅一笑,看向阚仲博。

为了不让爱自己的人失望,更为了不辜负自己,我们都在努力地去成为那个最好的人。

夕阳西下,三个人的身影沐浴在金色的余晖之中,折射出一道幸福的光芒……

(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