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遗憾与新生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271字
  • 2020-01-16 20:00:46

不安成了现实,最坏的结果还是出现了。

病床上,陈佳妮正躺在那里,不省人事。

阚仲博踱至病床边,他紧紧地盯着陈佳妮那苍白如纸的面庞,眼睛不由猛眨了一下儿,“情况怎么样?”阚仲博声音里略带微颤问道。

“院长,伤者呼吸衰竭,支气管、细支气管和肺泡受损,而且已经出现了气道粘膜脱落和肺水肿等现象。”

阚仲博微微俯身,去查看陈佳妮的伤口,不知道是不是有所感应,陈佳妮竟然慢慢地睁开了双眼。

陈佳妮直直地看着阚仲博,似有千言万语要讲。她艰难费力地动了动双唇,仿佛是用尽了全身仅剩的所有力气。过了好一会儿,只听有微弱的声音传入阚仲博的耳中,“我原本以为……以为赵芷妃不在了,我们就能......就能在一起,可惜终究……终究是我想错了。”

此刻的陈佳妮很想抬起手去摸摸阚仲博的脸,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却终究没能抬起手来。无声的叹息后,她无奈地闭上了双眼,“仲博哥,我……我爱你,还有……还有……对不起……”

伴随着最后落末下去的微弱声音,心电监护仪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病床上,陈佳妮安静地躺在那里,一滴泪珠从她的眼角边悄然坠落,无声无息,融进尘埃。

阚仲博眉心一拢,紧紧闭上了双眼。

虽然陈佳妮曾经做的事让他厌恶过,可是从小一起长到大,二十几年的情谊,他也曾经把她当作亲妹妹看待过。

……

阚仲博一身黑色西装从衣帽间走出来。

“我听同事说是陈佳妮开除的一个员工纵的火,说是因为陈佳妮开除他,心生怨恨所以起了报复之心。”李知浅一边帮阚仲博整理领口一边说道。

“人抓到了就好。”听了李知浅的话,阚仲博微微点了点头,“那我走了。”

“嗯。”

“仲博……”

阚仲博下楼梯下到一半,只听李知浅叫住了他,回过头去,他看向李知浅。

“替我也献一束花吧。”

微微点了点头,阚仲博轻声应道:“好。”

……

“知浅,趁你放假,咱么去趟XZ怎么样?去看看孩子们。”

“好啊,正好我还没有去过XZ呢。”听了阚仲博的话,李知浅的脸上现出欣喜。

这么多年,阚仲博几次带着医疗队赴雪区免费给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做手术,县里的人都很尊敬他,都把他当成亲人一样看待。

“次仁大叔!”

“……阚大夫?你怎么来了?怎么没事先通知我们一声啊,大家都不知道你来,也没去接你。”只见次仁大叔伸出手去握住阚仲博的手说。

“我这次来,是私人行程,没有工作安排,所以就没有惊动大家。”

这是李知浅第一次来雪区,纯净湛蓝的天空,巍峨连绵的雪山,美得如此不真实。这里没有江户那种大城市的霓虹闪耀、车水马龙,有的只是“天地我心空灵镜”的触动。李知浅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清新又带着几分香甜。

这时,一双温暖的手突然从背后揽住了李知浅的腰,“想什么呢?”

“这里真的好美,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李知浅将头靠在阚仲博的胸膛,轻轻地说。

阚仲博在李知浅额头吻了吻,“那以后有空的时候我就带你来。”

“好啊。”李知浅开心地笑了。

“走,带你去见见大家。”阚仲博牵起李知浅的手,朝村里走去。

阚仲博带李知浅来到一户人家,进到院子里,只听阚仲博声音微微提高几度叫道:“平措,央金……”。

阚仲博话音刚一落下,就见两个约八九岁的孩子从屋里跑了出来,上前一把抱住阚仲博的腰身,开心得不得了。阚仲博一只胳膊把其中一个小一点儿的女孩抱了起来,对李知浅说:“这是央金,这是央金的哥哥平措。”说着另一只手轻轻地揉搓了一下儿男孩的头,“他们兄妹俩都有先天性心脏病,两个人的手术都是我做的。”

这时,孩子的父亲也从屋里快步走了出来,热情地把阚仲博和李知浅请到屋里去坐。

“仲博叔叔,这个漂亮姐姐是谁啊?”平措清澈的大眼睛盯着李知浅。

“来,叔叔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漂亮姐姐是叔叔在这个世界上最爱的人。”说着,阚仲博朝李知浅温柔地笑了笑。

阚仲博的介绍让李知浅有些不好意思,她轻轻拽了一下儿阚仲博的衣角,示意他不要开玩笑。

“姐姐的脸怎么红了?”央金扑扇着大眼睛看着李知浅问道。

听了央金的话,李知浅怔了一下,“咳咳……姐姐有点儿高原反应。”

阚仲博笑而不语地看着李知浅,浓而密的睫毛下一双满是深情的双眸。

次日上午

“次仁大叔说今天晚上有篝火晚会,邀请咱们去。”

“……真的啊?”李知浅脸上浮现出惊喜,“我还从来没参加过篝火晚会,一定很热闹吧?”

看着李知浅开心的面容,阚仲博右手抚上她的脑后,指间埋进她柔软的发丝里,宠溺地看着她。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只要她开心,他便仿佛拥有了全世界。

夜幕降临,阚仲博牵着李知浅来到了村头,此时篝火已经熊熊燃起。

乡亲们围着篝火坐在一起,看见阚仲博和李知浅走过来,大家纷纷站了起来,用他们的方式迎接两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歌儿唱起来了,锅庄舞跳起来了,乡亲们拉着阚仲博和李知浅的手载歌载舞,如同过节一般热闹。

欢快的时光在大家唱罢跳够、吃饱喝足之后告一了段落。

因为海拔高,又跟着跳了一会儿舞,李知浅有些喘了起来,她找了块地方坐下来休息。这时,她才发现阚仲博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四处张望了一下也没发现阚仲博的身影。

“想是跟哪个老乡叙旧呢吧。”李知浅心想。

李知浅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什么短信电话,于是将手机又放回到了口袋里。

当她抬起头正准备继续欣赏乡亲们的歌舞表演时,忽然,只见大家齐刷刷地都站了起来,整整齐齐地排成了两排,中间留出了一条通道。

李知浅放眼望去,只见通道的那头走过来两个孩子。李知浅定睛一看,是央金和平措。央金手里捧着一束格桑梅朵,平措手里捧着一个银制的小盒子,跟着两个人身后走过来的正是阚仲博。

还没等李知浅反应过来,央金已经走上前来,把手里的格桑梅朵举起来递到了李知浅的面前。李知浅不明所以,迟疑了一下儿,才从央金手里接过了花。这时,只见阚仲博拿起平措手里的小盒子,缓缓朝李知浅走了过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