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劫后余生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734字
  • 2020-01-15 20:00:39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从里面走了出来,“我们做了清创和血管神经吻合术,手术成功,李警官已经无大碍了。”

医生的话让大家提到嗓子眼的心一下子落了地。

靳南闭上双眼,眉间微微聚拢,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李知浅手术成功,刑警队的几个同事放了心就都回去了。

靳南、窦钟黎跟毕莫严这会儿又守在了另外一间手术室的门外。

这场手术的时间格外漫长,护士几次进出,手里捧着一个个血袋。过了一阵,又见几个护士跟在一个看似颇为权威的医生后面匆匆进了手术室。紧张的气氛,让等在门外的几个人忐忑不安。

不知熬了多久,外面的天都已经大亮,只见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

看见医生出来,窦钟黎反倒后退了几步,她怕等到的是最不愿意听到也最无法接受的结果。如果是那样的话,她知道知浅一定会承受不了而崩溃。

毕莫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随后走到医生面前,“你们院长怎么样了?”

“差一点儿就刺到心脏,还好院长吉人天相,手术很成功。”

医生的话犹如救命丸一般让三个人都长长舒了一口气,窦钟黎只觉双腿一软,差点儿跌倒,幸好毕莫严眼疾手快扶住了她。

一整夜的煎熬等待,好在两个人都有惊无险。

阚仲博脱离生命危险,靳南松开了一直紧绷的心弦,轻轻笑了笑。

他没事,她便能安好了。

病房里,阚母看着躺在病床上尚未苏醒的儿子,心疼得掉下了泪。她已经失去了大儿子,如果小儿子再有什么意外,她恐怕也会跟着去了。

“妈,您都在这儿守一天了,回去休息吧,这儿有我呢,医生护士也都是随叫随到。”

“我不回去,我在这儿看着仲博,我才能安心。”阚母抹了抹眼角的泪,“这小子如果当初肯听我的话,怎么会有这么一劫?那个李知浅,我虽然不满意,可是看在仲博喜欢的份上,我也忍了。可谁成想,她竟然是个扫把星,差点儿没把仲博给害死。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允许他们再继续下去了。”

阚仲晴给母亲披了件外套,在母亲身旁坐了下去,“妈,您也看到了,仲博为了救李知浅,命都不要了,可见李知浅在仲博心中的分量,想要拆散他们,只怕是难。就算那个李知浅同意,恐怕仲博也不会肯。如果您硬要干涉的话,以仲博的孝顺劲儿,他是不会忤逆您,可是以他的性子,指不定会怎么折磨他自己呢,到时候搞不好您也跟失去他差不多了。”

见女儿分析的有道理,阚母刚才还欲棒打鸳鸯的气势一下子消失殆尽。她瞥了眼病床上的小儿子叹了口气,“看你弟平时雷厉风行的,怎么偏就被美色给迷惑住了呢。”

听了阚母的话,阚仲晴不禁一笑,“我弟算什么,自古多少英雄都折在美人手里了。”

听说阚仲博醒了过来,李知浅迫不及待地请护士推着她去了阚仲博的病房。

当她苏醒,窦钟黎告诉她阚仲博没事的时候,她不由喜极而泣,她无法想象要是他真出了事,她将如何面对。

当护士把李知浅推到阚仲博的面前时,阚仲博原本有些虚弱的眼神突然间涌上了光彩。

护士退出病房后,阚仲博看着李知浅,轻声问:“腿上的伤还痛不痛?”

李知浅看着这个生死交关之际舍命护她的人此刻正虚弱的躺在病床上,她的心口隐隐一痛。

没有理会阚仲博关切的问话,李知浅带着几分愠意开了口,“阚仲博,你知不知道你都做了什么?你知不知道‘危险’两个字怎么写?你什么时候开始做事不过脑子了?什么时候开始连命都不稀罕了?我是警察,再大的危险我都能承受,这是我的职责,我不畏惧。可是你呢?你干吗要去冒这个险?你又凭什么替我挡刀?我有什么值得你去为我送死的?你有没有想过要是你发生意外,你母亲怎么办?甜甜怎么办?整个阚氏集团怎么办?阚仲博,你到底有没有责任心?”一番“责备”说出口,李知浅的泪也不由得掉了下来。在那晶莹剔透的泪里能清清楚楚地看到她的心有余悸。他知不知道当她看到他被刺,倒下去的那一刻,她有多害怕。

面对李知浅的“责备”,阚仲博嘴角轻轻一弯,笑问,“担心我了?”

是啊,他懂得,因为太过担心,她现在才会这么生气。

看着李知浅落泪,阚仲博回想起自己昏倒之前看到她那无助的绝望眼神,此刻很想把她拥进怀里去安慰她,去抚平她的心有余悸。可是这会儿的他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只能心疼地看着她。

李知浅擦了擦眼角边的泪,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又开了口,“上次我私自处理了你的画,你说要罚我,那你先前骗了我,是不是也应该受罚?”

闻言,阚仲博微微怔了一下儿,随后虚弱地笑了笑,“罚什么?”

“罚什么你都接受吗?”

“嗯,你说。”

“好,那我罚你……离开我,以后永远都不要再纠缠我。”

李知浅的话一出,病房里瞬间被低气压笼罩,让人突生窒息的感觉。李知浅认真的语气犹如一把利刃狠狠插进了阚仲博的心脏。他的脸色陡然变得惨白,曾经明亮似星的眼眸也顷刻间变得暗淡无光,连眼眶也泛了红。

一阵死寂的沉默过后,只见他僵硬的双唇艰难地动了动,“好,我答应你。”

李知浅直直地盯着阚仲博瞧了好一会儿,忽然,只见她脸颊泛出酒窝竟然笑了开来。

“吓唬你的,谁让你前阵子把我气得食不知味、夜不能寐的,不仅骗我还威胁我。”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李知浅提分手的话吓到了,阚仲博怔怔地看着李知浅,好半天都没缓过来。

“阚仲博你听好了,现在是正式的处罚内容,我要罚你往后余生,不许再欺负我,不许再气我,更不许再骗我,还要好好爱我。你接受吗?”

怔了半晌的阚仲博,听了李知浅的这一番话后,嘴角微颤,破愁为笑,是那久违了的嵌着浅浅梨涡的笑。这会儿他的眼角隐约泛了泪光,只是这一次不再有苦涩。

守得云开见月明。

三个月后的一天,江户北城监狱。

李知浅坐在会见室里,貌似正在等人。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跟在狱警后面走了进来。

当陈勇成看到李知浅的那一刻,他怔了一瞬,随后拉过椅子坐了下去,眼里似乎还带着仍未消散的恨意。

李知浅也不拐弯抹角,有话直说,“你女儿现在由你父母在照顾,你放心。另外,我把她送到了妙仁医院接受治疗,我们也在积极寻找跟你女儿骨髓匹配的移植供者,一旦找到,会尽快安排给你女儿做造血干细胞移植。钱的事你也不必担心,所有的治疗费用全免。”

说完,李知浅看着陈勇成顿了顿,忽又加了句,“为了女儿,好好改造,以后不要再做糊涂事了。”说完,李知浅站起身来,转身朝门口走去。

“李警官……”只听身后一直沉默的陈勇成忽然开了口,“谢谢你……”

李知浅回头看了一眼陈勇成,微微点头笑了笑,转过头去离开了会见室。

时光荏苒,又是一个月过去。

秘书接了一个电话后,匆匆走进了阚仲博的办公室。

“什么事?”看着秘书的神情,阚仲博开口问道。

“院长,万远大厦发生火灾,送来7名不同程度烧伤及一氧化碳中毒的伤者。”

“……万远大厦?”

万远大厦,正是陈佳妮时尚工作室所在的办公楼。

不知为什么,在听到“万远大厦”四个字后,一丝不安的情绪突然涌上了阚仲博的心头。

只见他对秘书轻轻点了点头,“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急救室里,医护人员正在紧张地对送过来的伤者进行抢救工作。

阚仲博走进急救室,当他无意间走到一名伤患的病床边时,只见他全身瞬间僵住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