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原来是阚氏集团的太子爷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855字
  • 2020-06-10 14:39:07

死亡男童的父亲垂眸瞥了一眼文件袋,只见上面写着“亲子鉴定报告”,他的表情流露出一丝惊讶与疑惑,抬起双眼看向李知浅。

“我们走访调查时,听你的邻居和你儿子学校的老师反映,你似乎很不喜欢你的儿子,又有一些闲言碎语流传。我便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于是我决定为你跟你的儿子做一次DNA比对,这是比对结果。”说着,李知浅用手指点了点桌子上的文件袋。

她看了眼男童的父亲,顿了顿,又接着说道:“从基因检测的数据来看,证明你就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也就是亲生父亲。”

听完李知浅的话,男童的父亲直直地看着她,仿佛完全无法接受她刚才说的一番话。过了好半晌,他才颤抖着拿起DNA报告打了开来。只见他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又一遍,过了好一阵,他才放下了手里的亲子鉴定报告。死寂般地沉默了良久后,只见他哇地一声抱头痛哭。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刺入李知浅的耳膜,她微微眨了眨眼睫,眼眶也跟着泛了红。她轻轻走出审讯室,对同事点了点头,“可以了,进去做笔录吧。”

结案报告出来的那天,李知浅打开报告,其中一段“他听了不少流言蜚语,怀疑妻子在他出差时出轨,而且他感觉儿子长得一点儿都不像自己,于是就策划了这场慢性谋杀,想要在不知不觉中除掉‘孽种’。”

合上报告,李知浅心情略微沉重地叹了口气。一个人,因为流言蜚语和对自己亲人的不信任,愚蠢地亲手将自己的人生与家庭摧毁。

妙仁医院,李知浅将案件结果告知给了阚仲博。

“谢谢。”

“还真是惜字如金。”李知浅心道。

“应该是我们警队说谢谢,是你们发现异常情况,及时报警,才让我们有机会将罪犯绳之以法。”

阚氏集团总部大楼里,阚仲博视察完工作,又跟股东们开了会。终于摆脱了一大群人的簇拥,阚仲博迅速走进了电梯。

“亓副总,这是竞标资料。”

只见跟在阚仲博身边的一个身材挺拔、气宇不凡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的男子接过递过来的资料,紧跟着阚仲博进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阚仲博微闭双睑,倚靠在电梯的一角。沉默片刻后,只听他忽然开了口,“她回来了……”

“……谁?谁回来了?”旁边的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阚仲博蓦然睁开双眼看向身旁的人,一个眼神交流,身旁的人仿佛顷刻间读懂了这眼神中传递出来的信息,顿时身体一僵呆住了。

电梯到达一楼,阚仲博收回眼神,径直走出了电梯。

电梯里的人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愕中回过神来,只听他喃喃道:“完了,太平日子要结束了……”

市局刑警队里,

“地上的血手印,五个指纹清晰可辨,可以从DNA和指纹对比来查找线索。”一个学生说。

“眼见未必为实,要多动脑筋想一想。你把手掌贴在桌子上,再仔细观察一下。”

看着几个学生把手贴在桌子上,李知浅问道:“明白了吗?”

“啊……明白了。手掌贴在地面时,大拇指是侧面贴合的。”

“不错,正常情况下,大拇指的指纹不会全部印在地面上,所以这个血手印很可能是罪犯伪造出来,来误导警方的。”

“明白了,谢谢李老师。”

这时李知浅的电话突然响起,“钟黎,什么事儿?”

“你忙什么呢?”

“我给实习生上课呢。”

“姜源的法医鉴定书,我需要一份复印件。”

“行,你过来取吧。”

“浅儿~”

“这么快,挂了电话还不到两分钟。”

“那是啊,我多勤快啊。哦,对了,下午我要去分局开会,下班之前估计回不来了,晚上咱们直接在健身房见吧。莫严说他也要去,你俩就先去吧。”

窦钟黎一阵风地来,说完拿着报告一阵风地又走了。30几岁的人,还跟小孩儿似的,李知浅宠溺地看着窦钟黎一溜烟消失的背影笑了笑。

五点整,下班时间刚到,毕莫严就冲进了李知浅的办公室,“知浅,忙完了吗?”

“完了。”

“去健身房之前先去便利店一趟,买个面包,我饿了。”

“你中午吃那么多,还饿?”

“你不懂,像我们年轻人消化快。”

“你走开。”李知浅难得爆“粗口”。

健身房里,

“浅儿!”

这大嗓门,李知浅不用看也知道是窦钟黎来了。

“今天开了一下午的会,我的脑袋都要炸了,一会儿健完身,我一定要吃点儿好的补补。”

“想吃点儿啥?”毕莫严贱贱地凑过去问。

窦钟黎做出思考状,“吃点啥呢?嗯——反正有肉就行。”

窦钟黎的话音刚落,只听跑步机前的电视播起了今日新闻,“阚氏集团从下月起将在江户市和临市连建三家大规模高端疗养院……”

“这个阚氏集团真是太牛掰了,旗下拥有好几家医院和药厂,还有房地产等等好多其他产业。现在又要涉足疗养院了,还是高端的。哎,有钱人的世界啊,不是我们这种普通老百姓能懂的。”窦钟黎滔滔不绝地说着。

“你还挺了解的。”李知浅调侃了句。

“我都是在电视上看的,你不都见到真人了吗?”

“……谁啊?”听了窦钟黎的话,李知浅疑惑地看向她问道。

“你前段时间接的案子,那个阚仲晴,她就是阚氏集团的千金,那个阚仲博就是阚氏集团的太子啊。”停了停,窦钟黎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接着说:“以前还有个‘大太子’,不过两三年前出车祸没了,哦,对,就是你去非洲以后,那时候新闻报道了好几天。”

“妙仁医院?”李知浅不可置信地看着窦钟黎。

“对啊,妙仁医院就是阚氏集团的啊。哎,知浅你说恨不恨人,那个阚仲博多金也就算了,居然还长了一张人畜无害、人神共妒,就算犯了重罪都想原谅他的脸。”窦钟黎一脸花痴的模样,惹得一旁的毕莫严眼冒火星、气鼓鼓地看着她。

“哎呀,操课快开始了,快走,晚了就没地方了。”说着,窦钟黎拉着李知浅就往操课教室跑。

李知浅跟窦钟黎在前面跳操,毕莫严在窦钟黎后面也跟着瞎蹦跶着。因为动作幅度大,窦钟黎的衣服又短,所以时不时会露出小蛮腰。毕莫严一看,赶紧把窦钟黎的衣服往下扯,扯了几次后就干脆拽着。

窦钟黎终于忍无可忍发了飙,“毕莫严,你有病啊!”

“你衣服太短了,都走光了。”

“比我短的人有的是,你哪那么封建啊。再说长短关你什么事啊,我又不是你老婆,你不跳就出去,别妨碍别人。”说完,窦钟黎一脚把毕莫严给踹了出去……

健完身吃完饭后,三个人在街上闲逛。

李知浅无意间看见一个男生替女朋友拎手提包从她身边擦肩而过,她看了看那个男生手里的包,不由得思绪又飘向了远方……

晚饭过后,保卫送李知浅回家,在小区门口停了车。

“先别下车,等一下,”保卫说完自己下了车,走到后备箱,从里面拿出来个袋子,又回到车里,“我下周出差,不能接送你上下班了,这个就当作是赔礼。”

“……这是什么呀?”李知浅一边问,一边接过了袋子。打开一看,发现是个女士手提包。

“前几天我无意中看见你包里暗格的拉链坏了,就想着给你买个新的。”

听了保卫的话,李知浅抬头看向他。他脸上的笑容依旧是那样和煦,映在她的眼里,温暖地照进她的心底。

实验场地

“王倩身高一米七一,体重49公斤。我们准备了三个同等身高体重的假人模特。”说着,李知浅指了指地上放着的三个假人。“一会儿,莫严、宋磊你们去到天台,我和美丽留在原地测量假人落地后距离楼房墙壁的距离。我们分别模拟跌下、被推下和被扔下三种状态,然后根据测算结果来判定王倩的真正死因。”

“好,那我们上去了。”说着,毕莫严跟宋磊进了楼里。

半个小时后,三种状态模拟完毕,测算有了结果。

毕莫严和宋磊从楼里走了出来,“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李知浅把数据结果递到了毕莫严面前,“7米?王倩的是6.8,所以……”毕莫严看向李知浅,

“是他杀。”二人一齐脱口而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