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又是协议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345字
  • 2020-01-12 20:00:46

当阚仲博出现在陈佳妮的“时尚工作室”时,陈佳妮喜出望外,阚仲博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

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阚仲博面前,“仲博哥,你怎么来了?”说着,伸手就要去挽阚仲博的胳膊,阚仲博一个侧身,完美地避开了。

陈佳妮的笑容僵了一下,悻悻地收回了手。

阚仲博紧紧地盯着眼前的人,“陈佳妮,谁给你的胆子擅自翻我的东西?”阚仲博的眼神里带着冰冻三尺的寒意,陈佳妮不由踉跄了一步。

“是……是李知浅告诉你的?”陈佳妮此刻恨得咬牙切齿,心想:这个李知浅,我真是小看她了。

她以为她告诉李知浅真相,李知浅会替她保密,却没想到李知浅毫不留情地揭发了她这个告密者。

“陈佳妮,从今天开始,别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也别再跟我身边的人有任何交集,记住我的警告,不要再挑衅我,更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否则我会让整个陈氏企业全部完蛋。”

阚仲博的话一字一顿,字字清晰,却每个字都如一把刀子一般刺在陈佳妮的胸口,不仅让她背后生出寒意,心头也是难言一痛,她无法相信她一直那么深爱的人竟然要跟她划清界限。

阚仲博想要说的话都交代清楚后,不愿再多费一句口舌,他一眼也没有再看向陈佳妮,转身大步离去。

……

“浅儿,你要不要请两天假,让自己放空一下儿。”看着心事重重的李知浅,窦钟黎担忧地问。

窦钟黎的话拉回走神的李知浅,她轻轻摇了摇头,“不用,最近法医室忙得人手都不够,我怎么能这会儿请假呢?放心,我没事。”

“这几天你就住我家,看着你我才能放心。之前徐石那破事,让你跑去加拿大三年,保卫走了,你又去了非洲,我要是再不看着你,这次真怕你要跑月球上去待着了。”

窦钟黎的话逗笑了李知浅,只见她轻轻一笑,“放心,这次哪儿也不去了。”

“对了,我……我今天去找阚仲博了,把他臭骂了一顿。”

“……钟黎……”听了窦钟黎的话,李知浅无奈地叹了口气。

“以我的个性,没削他就不错了,要是再不让我骂他一顿,我不得憋死啊。”

李知浅无奈地摇了摇头,没再说话。

短暂的沉默后,窦钟黎又轻轻地开了口,“浅儿,我看得出来其实……阚仲博是很在乎你的,虽然他欺骗你是他不对,可也算是事出有因。如果你们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我觉得未免太可惜了些。”

“钟黎,一个以欺骗开始的相遇会有好的结局吗?”李知浅呢喃地问了句,语气里带着几分淡淡的忧伤,像是在问窦钟黎,也似乎是在问自己。

“那就拨乱反正啊,法还不外乎人情呢,你总不能就这么判了他死刑吧。阚仲博是设了这个局没错,可是最后输的人其实也是他。”

“……为什么?”李知浅不解地问。

“因为他爱上了你。”窦钟黎的话让李知浅的心不由抽/动了一下儿。“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相信我,我肯定这会儿阚仲博的难过不会亚于你。”

李知浅定定地瞧着窦钟黎,她没想到平时大大咧咧的窦钟黎今天会说出这番话来,垂下眼帘,她又陷入了沉思。她从来都不是个钻牛角尖的人,可是当她想起那一页页纸上对她的调查,还有那一步步的计划时,她甚至会有一丝的不寒而栗。

当熟悉变成了陌生,当亲切变成了惧怕,真的还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吗?……

等待的时间长若光年,思念填满了阚仲博的心房。

当他出现在李知浅单位的门口时,李知浅愣了一下儿。

“这几天还好吗?”走到李知浅面前,阚仲博柔声地问了句。

“还好。”李知浅微微垂下眼帘,轻轻答道。

阚仲博握住李知浅的手,“回家来吧,好吗?”

“那是你的家,并不是我的家。”抽回手,李知浅淡淡地回了句。

停顿片刻,只见她好似有些艰难地又开了口,“仲博,我们……我们暂时先分开一段时间吧。我最近工作很忙,没有时间去整理我们的关系,先分开一下吧,周末我会去你那儿把我的东西拿走。”

“分手”两个字,李知浅终究是没有勇气说出口。在她看来,“分开”这个词至少没有那么刺耳,没有那么让人难受。

李知浅的话,也许是刺痛了阚仲博,只见他的面部神经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儿。他没有回应李知浅的话,他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后低低说:“好好吃饭。”说罢,转身离去。

阚氏集团,亓铭昊跟在阚仲博后面从会议室里出来,“你去见知浅了?她还生气呢?”

阚仲博没有答话,看他的表情,亓铭昊就明白了,“看来,这事儿挺复杂,不好解决啊。”

“那就把复杂问题简单化。”阚仲博终于开了口,却见他眼底闪过一丝让人捉摸不透的意味,“铭昊,一会儿你叫周律师来我办公室一趟。”

李知浅从解剖室出来,谭美丽递过来几份文件,“李姐,靳主任去分局开会了,这是他出门之前让我交给你的。还有听韩队说,垃圾填埋场弃尸案找到了目击者。”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听闻谭美丽的话,李知浅的脸上现出喜悦的神情。“机械性窒息死亡,一个怀着孕的女孩子就那么活生生地被扼住颈部直到没了呼吸。真希望那个残忍的凶犯能早日落网。”说完,李知浅打开了谭美丽递过来的文件。

“这种小案子怎么也送到咱们局里了?”谭美丽看着李知浅手里的文件嘀咕了一句。

合上文件,李知浅看向谭美丽,“美丽,案件不分大小,只要到了我们的手上,我们都要认真对待。”

“嗯,知道了,李姐。”谭美丽重重地点了点头。

转眼到了周末,李知浅如约出现在了阚仲博家。

望着这个居住了一年多,半月有余未再踏入又即将告别的地方,李知浅心绪复杂。

阚仲博见李知浅回来,不疾不徐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我是来收拾我的东西的。”

“收拾东西之前,先跟我去下儿书房。”阚仲博说道。

李知浅疑惑不解地看着阚仲博,迟疑片刻后,才缓缓迈开步子跟着他上了二楼。

一只脚刚踏入书房,李知浅就怔住了。书房里有人在,亓铭昊,另外还有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人。

“铭昊,你跟周律师先出去一下。”阚仲博发话道。

亓铭昊站起身,朝李知浅微微一笑点了点头,跟着周律师走出了书房。

“我这有份协议,我希望你能签了。”阚仲博从书桌上拿起一份文件递到李知浅面前,开门见山说道。

……什么?协议?又是协议?

李知浅只觉脑子轰的一声,闭上双眼她轻轻叹了口气,缄默片刻,只听她无奈问道:“这次又是什么协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