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原来只是一场精心设计的局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633字
  • 2020-01-11 20:00:39

“是。”没有逃避,没有矢口否认,阚仲博的回答干脆利落。

听到“是”的那一刻,李知浅的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她不得不承认,这是个让她有些无法面对的答案,坦诚,也残酷。

“这件事你知道了也好,我就再也没有什么隐瞒你的事情了。”阚仲博轻轻叹了口气。

“我曾经以为芷妃的事你只是误解我或是迁怒我,却没想到你是那么笃定地认为跟我有关。”

“芷妃的案子完结以后,我找人调查了你,而当时的调查结果证实了我的怀疑。原本我是想去告你,却没想到你突然离开了江户,直到两年前在医院里偶遇到你,我才知道你回来了。”

“既然你早就知道给芷妃验伤的法医是我,为什么见到我以后却佯装不认识我?”

“为了让你没有防备。如果一开始就让你知道我和芷妃的关系,我猜想你不会给我机会让我接近你。”

“所以后来我们的几次相遇,其实并非偶然,都是你计划的,对吗?”

“对。”

李知浅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出现在张奶奶的敬老院的?”

“我之前去敬老院捐赠物资时,无意间在工作人员信息榜上看到了几名义工的照片和信息,其中一个就是你。那以后我就经常过去,果不其然遇到了你。”

“那么张律师的出现也是你安排的吧?与他相遇,你便顺理成章地知道了我是谁。”

“是。我找人跟踪你到图书馆,然后就联系了张律师让他赶过去。”

“还有呢?”

“你住进来之后,我找人调查了你在单位几年来的口碑和业绩,也雇过黑客侵入你的电脑。”阚仲博看着李知浅,眼里尽是愧疚。

“可查出你想要的结果了,阚先生?”说到这儿,李知浅嘴角一弯,笑出了声,伴随着笑声,泪,也滚烫地溢了出来。“好个步步为营啊,让我一步步走近你精心设计好的棋局里,再让我因为内疚签下赎罪协议,这样你不仅可以一次次的捉弄我,还可以利用跟我接触越来越多的机会找到我渎职的证据,好将我绳之以法。”李知浅灼灼的目光看着阚仲博,“的确是盘好棋。”李知浅苦笑着轻轻点头,“原来我们的相遇并不是什么缘分,只不过是你处心积虑精心设计的一个局。可笑的是你在步步为营的时候,我却爱上了你。”李知浅嘴角噙笑自嘲道,泪在眼眶里打着转。

“不许哭,李知浅!”李知浅在心里告诫自己。

“知浅,对不起,是我算计了我们的开始,我诚心跟你道歉。但是我想告诉你,曾经的算计是真的,现在的爱也是真的。”看着李知浅受伤的模样,阚仲博此刻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撕裂了一般,他把李知浅紧紧地揽进了怀里。

“现在的爱是真的吗?”李知浅低声呢喃道,她后退几步,逃离了阚仲博的怀抱。

“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爱上我,既然你一直认为我不是什么好人,又或者说爱我,也只是你的一步棋?”

“不是。”阚仲博迅速给予否定,“是铭昊,是铭昊无意中发现了事情的真相,我才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误会了你,而我……而我原本早就对你动了心。”

“我还能相信你吗,阚仲博?”李知浅定定地看着阚仲博。

“知浅……”

“我心里有点儿乱,给我一些时间和空间吧。”说完,李知浅挂着一脸的疲惫转身朝门口走去。

阚仲博几步上前从背后环住了李知浅,“知浅,我给你时间,给你空间,但是现在外面下雨了,你想去哪儿让我送你好吗?”

李知浅摇了摇头,“不用了。”说着,掰开阚仲博的手就往外走,阚仲博紧跟了上去,“别跟着我!”李知浅的话让阚仲博倏然停住了脚步,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再“逼”她。

天空中下着蒙蒙细雨,李知浅没有打伞,就这样静静地走在路上。她觉得没有撑伞的话,别人就不会看见她的泪水,可是她不知道雨水并不能冲刷掉泪水,它只会加重泪水的重量。

晚上,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

阚仲博赤着脚坐在落地窗边,低垂的浓密睫毛遮住了他的双眸,然而却遮不住他的心事重重。

爱情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任何的步步为营、攻于算计都会使爱情出现偏差、脱离轨道,最后的结果只能是伤人伤己。他自己做错事,受到惩罚是活该,只是却伤害了他最在意的人,阚仲博的心里充满过意不去跟愧疚。

他心不在焉地拿起水杯,却只听“啪”的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阚仲博不假思索地伸手去拾那碎片,顿时碎片上浸染了鲜红。没有理会手指尖上的那一抹殷红,阚仲博垂下眼帘苦笑了一声,那笑是对自己的嘲讽,带着几分涩涩的苦楚。

窗外的月光穿透进来,映在他略显憔悴的面容上,隐约可见几颗亮闪闪的东西从他脸颊滑落。那是几滴含量7%的盐,让这份苦涩加重了几分。

次日,阚仲博带着一丝疲惫之色,还有略微泛红的双眸来到了办公室。

刚坐下不久,就听秘书在外面大声地说:“小姐,你没有预约不能进……”,还没等秘书说完,就听“砰”的一声,一个身影推门而入。

阚仲博定睛一看,是窦钟黎。

“院长,要不要叫保安?”秘书带着几分惊色看向阚仲博。

“不用,你先出去。”

犹豫了一下,秘书点了点头,“是,院长。”

还没等秘书走出去,就听窦钟黎劈头盖脸地开始骂了起来,“阚仲博,看你长得人模人样的,怎么不干人事呢?你可以啊,竟敢私自调查国家公职人员,你知不知道这是违法的?你知不知道要是告你,一告一个准?还有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就你这智商还能管理这么大一个集团,简直是世界第九大奇迹啊。看把你能耐的,你咋不上天呢。瞧你一天天的还给别人治病,你先治治你自己的脑子吧,真是信了你的邪,什么白痴逻辑啊。查案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就是我们法医、法证有问题?就是我们渎职?凭什么呀?凭什么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我们,推给知浅啊?她做错什么了?还以为知浅在感情方面时来运转、苦尽甘来了,没想到遇到的还是个混蛋、渣男。”

面对窦钟黎铺天盖地的责骂,阚仲博一言不发地认真听着。

“你说吧,发生这种事,你打算怎么办?”

沉默半晌,只听阚仲博开了口,“我会弥补的。”阚仲博垂下眼睫,嗓子里带着微微的沙哑。

闻言,窦钟黎点了点头,“行,那你就好好想想该怎么弥补,我睁大眼睛等着看,你要是再让知浅伤心,阚仲博,我绝对饶不了你。”说完,窦钟黎狠狠瞪了阚仲博一眼,转身大步朝门口走去,似是一秒钟都不愿多待。

“钟黎……”身后传来阚仲博的声音,“替我好好照顾知浅。”

窦钟黎停下脚步,回头看向阚仲博,“还用你说啊。”说完,窦钟黎又瞪了阚仲博一眼,转过头去大步迈出了阚仲博的办公室。

窦钟黎愤愤离开后,亓铭昊走了进来,窦钟黎的话他站在办公室外听得一清二楚。

“知浅到底还是知道了?”亓铭昊看着阚仲博那面无表情的脸。阚仲博一贯是掩饰情绪的高手,亓铭昊有时候也猜不出他在想什么,“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等,给她时间。”

“不过这件事知浅是怎么知道的?”亓铭昊皱皱眉疑惑问道。

亓铭昊的话让阚仲博仿佛想起了什么,只见他突然站起身大步流星地往办公室外走去。

“你去哪……?”身后的亓铭昊一脸的费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