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浮出水面的棋局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832字
  • 2020-01-10 20:00:43

短短一句话已让毕莫严明白了一切,此时再无需任何语言,毕莫严寻着窦钟黎的双唇覆盖下去。在这温馨甜美的时刻,窦钟黎的左手无名指上被悄然套上了爱情的“契约”。

“今天医院抢救了一名自杀的伤者,下手够狠的,刺了自己好几刀,也不知道对自己哪来的那么大仇恨。”阚仲博下班回家在衣帽间换了家居服出来,走到李知浅身边坐了下去。

李知浅放下手里的电脑,“半年前,我就处理过一件自杀的案子。那名死者腹部有六处刀伤,颈部有三处刀伤。其中腹部的一处伤口极深,直接刺破了肝脏和脾脏,导致失血性休克而死。”

“这么多伤口难道不是他杀吗?”

“死者的家属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一直坚持死者是死于他杀。我在尸检的时候发现死者腹部有几处刀伤是较轻微的,走向是从左下至右上,这是典型的试切创。”

“试切创?”

“嗯,试切创是自杀者在自杀前用锐器在自己身上设着切割造成的。”

“她自杀的原因是什么?”

“她女儿患有白血病,为了给女儿治病,他们家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后来她同时购买了几份保险,而就在购买保险后不久,她就出了意外。调查的结果是诈骗保险金,最后保险金没有拿到,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孩子也没有了妈妈。”说到这儿,李知浅的眼里流露出几分惋惜与同情。

五月的第二个周末,母亲节这一天,因为医院有病患走不开,阚仲博没能回家。李知浅也因为有案件要处理,所以只能订了两束康乃馨分别送到了自己家和阚母家。

而此时,陈佳妮却带着鲜花和礼品出现在了阚母家。她原本想着这天来阚母家,应该会碰到阚仲博,结果没成想扑了个空。

阚母见陈佳妮来,倒是一副开心的样子,“妮妮,你可有阵子没来看阿姨了。”

“阿姨,我前阵子回意大利了,这不刚回来就来看您了。”说着,陈佳妮上前撒娇般地给了阚母一个大大的拥抱。

“一阵子不见,妮妮是更漂亮了,简直像个超模。”阚母握着陈佳妮的手说。

陈佳妮听了这话,嘟起了小嘴,“漂亮有什么用,仲博哥从来都不正经看我一眼。”

听了陈佳妮的话,阚母叹了口气,“唉,也不知道这臭小子是怎么想的,你跟他青梅竹马,本就该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不过,一切还是未知数,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什么时候他回心转意了,也说不定。”

“我从小就把您当成我的另外一个妈妈,一直想如果能做您的儿媳妇,我得多幸福啊。”陈佳妮说着,挽住了阚母的胳膊。

“放心,阿姨是站在你这边的。一会儿留下来吃饭,阿姨亲自给你做好吃的。”

“谢谢阿姨,我最喜欢吃您做的菜了。”说着,陈佳妮站了起来,“那我去仲博哥的书房看看,我记得我小时候最爱跟仲博哥窝在他书房里玩。”

“好,去吧。”

阚母去厨房开始忙活,陈佳妮一个人上了楼,进到了阚仲博以前用的书房。对于这里,她有太多的回忆,是儿时跟阚仲博一起度过的美好回忆。

她摸了摸家具,又翻了翻书架上的书,最后走到书桌前坐了下来。她瞟了眼书桌的抽屉,伸手去拉,结果没拉开,她定睛一看,原来是安装了密码锁。陈佳妮看了看密码锁,突然一股好奇心涌上了心头。只见她想了一想,输入了阚仲博的生日,结果却提示为错误。她眉间微皱,又输入了阚世甜的生日,结果还是一样。再三思忖了片刻后,陈佳妮好像突然恍然大悟一般,随即按下了几个数字,密码锁竟然被打开了。

“果然你心里最重要的人是她……”

带着醋意,陈佳妮拉开了抽屉。抽屉里面放着几个文件袋,陈佳妮拿起文件袋打了开来。当她把文件袋里面的内容翻阅完之后,嘴角不由得翘了起来,脸上浮现出了极为愉悦的神情。

李知浅开完会下楼,刚好遇到出外勤归来的毕莫严。

“求婚成功,感觉怎么样?”

“爽啊。”毕莫严一脸的喜笑颜开。

“好好待她,听见没?”

毕莫严一脸的“委屈”,“咱俩20年的交情,你还不信我?”

李知浅不禁一笑,这小子她自然是放心的。

当陈佳妮打电话约李知浅见面时,李知浅二话没说就给回绝了。她不想跟陈佳妮扯上太多交集,更是对她葫芦里卖的药毫无兴趣。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陈佳妮竟然出现在了李知浅单位的门口,李知浅看到她时,眼底不由掠过几分厌恶,仿佛有一种年糕掉到了鞋面上怎么甩都甩不掉的感觉。

咖啡厅里,陈佳妮不急不缓地把一个文件袋递到了李知浅的面前。李知浅没有伸手去接,她瞥了眼文件袋,又看了看陈佳妮,“这是什么?”

“你打开来看看不就知道了,我保证里面的内容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李知浅犹豫了一下儿,这才从陈佳妮手里接过了文件袋打了开来。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看着李知浅脸色浮现出的一丝变化,陈佳妮不禁勾起了嘴角。

“当初我还真以为你是仲博哥聘请的私人秘书,却没想到你竟然是法医,而且还是处理赵芷妃案子的法医。”

李知浅把看完的资料放回到文件袋里,她淡然一笑。不可否认,那笑里有她的故作镇定,只是她掩饰得还算不错。

“你怎么会有这些东西?”李知浅开口问道。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陈佳妮看了李知浅一眼,“真没想到仲博哥把你调查的这么详细,甚至连你的私人账户都没放过。更让我吃惊的是跟你的相识、相知到让你做了他的女人,竟然都是他精心设计好的。目的只不过是为了找到你渎职违法的证据,好把你送进监狱,让你身败名裂。这还真是我认识的那个纵横商场的阚仲博,做事情够狠……也够绝。”

听了陈佳妮的话,李知浅轻笑,“只是有一点我不明白,如果我真的被阚仲博弄到身败名裂,想必到时候你应该会很开心吧?那你为什么要坏了阚仲博的计划,让我现在就知道事情的真相?”

“我当初以为仲博哥真的爱上了你,所以才会讨厌你,不过现在看来,你才是可怜人,你也看到了,仲博哥做的这些都只是为了赵芷妃。你也许不知道,到现在仲博哥密码锁的密码都还是赵芷妃的生日。”说到这儿,陈佳妮故意停顿了一下儿看了看李知浅,“一个根本不爱你还要设计弄死你的人,趁现在还不算晚,离开他……是你最好的选择。跟你认识这么久,我还真是不忍心看到你最后输得太惨。”

李知浅自然是看穿了陈佳妮的心思,她的笑意更深了几分,“说来说去,你的目的只不过是让我离开阚仲博。”李知浅轻哼一声,“真心也好,算计也罢,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在乎的呢?我和阚仲博的‘相爱相杀’最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说罢,李知浅莞尔一笑,站起身拿着文件袋,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陈佳妮手里紧紧地攥着水杯,气急败坏地瞪着李知浅离去的背影,“李知浅,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这一路,李知浅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她把车子停在家门口,就在车里静静地坐着。

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文件袋就像是一束强光,刺痛了她的眼睛,更灼伤了她的心。

李知浅轻轻咬住自己略微泛白的唇,泪水一下子掉了下来。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沉浸在幸福之中的人,而那个文件袋里的几页纸却让她如梦方醒,跟他相识的两年,原来她一直活在欺骗与算计编织的网里。

不知过了多久,李知浅才踏进了家门。客厅里的那抹身影,曾经是那么的熟悉,而这一刻却突然变得无比陌生。

阚仲博见李知浅回来,笑着走了过去。只见李知浅抬起了拿着文件袋的手,阚仲博微微怔了一下儿,随后接过了文件袋。

当他打开文件袋扫了一眼里面的东西时,他的脸色陡然变了色,他眉心一皱,抬起头看向李知浅。

“这是陈佳妮给我的……”李知浅直视着阚仲博,“里面的内容……是真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