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保卫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4612字
  • 2019-11-12 13:47:30

(1)初遇那时

李知浅从加拿大回国后,去市局上班的第一天,窦钟黎开车到她家楼下接她一起去单位。

读了这么多年书,李知浅终于走上了战场,成为了一名真正的法医。虽然开始还是处于实习阶段,只是做一些辅助工作,然而开始了自己梦想的工作,李知浅觉得干劲十足。

“知浅,咱们分局派出所有个同事叫保卫,人特不错,我、莫严跟他都挺熟的,有时间见见啊?”

“......你脑子里又打什么主意呢?”相识十几年,李知浅自然一下子就看穿了窦钟黎的小心思。

“哪有,就想着大家一起吃个饭而已嘛。”

“我最近忙得要死,没时间。”说完,李知浅转身朝办公室走了,留下了一脸“不甘心”的窦钟黎。

这天,李知浅去分局向阳派出所送报告。

“请问,单警官在吗?”

“他有事出去了。”

办公室里,李知浅瞧一位民警正忙碌着,“我是市局法医室的,来给单警官送报告。”

“那你先交给我吧,回头我再交给他。”

“好,谢谢。另外我需要一份上周停车场弃婴案的调查报告。”

“没问题,你等一下。”

李知浅看着眼前的这位民警,高高壮壮的,有点儿婴儿肥的脸看起来很可爱。笑起来呢,犹如春日里的一缕阳光,让人很舒服。

这天中午,李知浅、窦钟黎、毕莫严在食堂吃饭,三个人一边吃着,一边聊上几句案子的进展情况。

“黎姐,严哥,”只听有一个声音传来。

“你怎么在这儿?”窦钟黎一脸惊讶。

“我来开会,赶上饭点儿,就来食堂吃一口。”

李知浅顺着声音抬头看了一眼,

“是你!”二人不约而同脱口而出。

“你们认识?”窦钟黎诧异的眼睛瞪得老大。

“我上次去派出所的时候见过。”

“他叫保卫,也是我们公安大学毕业的,比我和钟黎小三届,是我们的学弟。”毕莫严介绍道。

“保卫?”李知浅觉得这名字仿佛在哪儿听过,有点儿耳熟。

这时只见窦钟黎凑到李知浅身边,耳语道:“就是我上次跟你提过的那个人......”

(2)特别的追爱

在加拿大的读书时,因为韩国朋友的推荐,李知浅迷上了跆拳道,回国后便在单位附近找了家跆拳道馆。

这天来练习,突然感觉有人在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儿,李知浅一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阳光般的笑脸。

“你也练跆拳道吗?”还没等李知浅开口,保卫先问道。

“是啊,在加拿大的时候开始接触的。”

“我大学开始练的,我觉得干咱们警察这行,多学一些技击术有好处。”

李知浅赞同地点了点头。

“既然咱俩都在这个道馆,那以后有时间约你一起来,咱俩还可以切磋切磋。”

本以为保卫只是说说,没想到他还真是“说到做到”。自那以后只要一有空儿,他就约李知浅一起去道馆,运动完还常常“顺便”请李知浅吃个饭。

这天练完跆拳道,二人正一起吃着饭。

“知浅,你练过射击吗?我知道个射击馆,去过几次,很不错,有没有兴趣下次一起去?”

“好啊,好歹我也是个警察,有机会还真想学学射击。”

“听黎姐说你上学时是个学霸,现在看来还真不假,是挺好学的。”

“听钟黎说的”,李知浅心想:这丫头又出卖我,难怪前几天保卫送了一套言情小说给自己。通常情况下,一般人肯定认为法医喜欢看解剖类、侦探类的书,是不大可能想到她李知浅还喜欢看言情小说的。现在想来,肯定是钟黎“通风报信”的结果。

李知浅可不知道,窦钟黎可是“卖”给保卫不少有关她的情报,譬如她的性格特点,她的喜恶,她的生活习惯等等等等……

“对了,你管钟黎叫姐,也应该管我叫姐啊。”

“你长得太年轻,我又长得比较着急,管你叫姐我有种吃亏的感觉,呵呵……”保卫开玩笑似的答道。

对于喜欢的人,自然不会在她的名字后加个“姐”来以示尊敬吧。

保卫所在派出所的管辖区住着一些空巢老人,保卫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去看望他们,帮他们打扫屋子、买东西,陪他们聊天、下棋。一次闲聊中,李知浅得知此事,就跟保卫说如果有空儿的时候想跟他一起去。

从那以后,一有时间,两个人就一起去探望老人们。李知浅收拾屋子,保卫给老人做饭,有时李知浅还教老人们几句简单的英语,保卫就讲一些不知从哪儿听来的笑话,逗老人们开心。

(3)赢得佳人心

一天早上,值完一宿夜班的保卫,没有直接回家休息,而是去了市局。

“你怎么来了?”李知浅刚到单位门口,就看见了站在那里的保卫。

“我刚下夜班,还没吃早饭,就想来这儿跟你蹭顿早饭吃。”尽管有些疲惫,保卫还是带着那一贯阳光般的笑。

食堂里,

“你怎么想来这儿吃早饭了?”

“咱们市局食堂的饭好吃啊!”

“......少来!”李知浅被保卫的话逗笑。

保卫顿了顿,“其实是……想你了,就想跟你一起吃个早饭。”

保卫的话说得突然,可李知浅是个聪明人,她并不想佯装听不懂。几个月和保卫相处下来,她清楚自己的感受,她不想矫情地去故作矜持。

就这样,两个人顺其自然地走到了一起。

爱情就像一个轻功了得的侠客,会悄无声息地靠近你,等你有所察觉时,已被其俘获……

“知浅,小区三单元的那个张大爷明天过生日,他的儿女应该都回不来,咱们去给张大爷过吧。”

“好啊!那我明天去买个蛋糕,然后咱俩一块儿过去。”

“蛋糕我已经订好了。”

“那我买束花吧。”

“行,那明天10点我来接你。”

第二天早上8点刚过,李知浅就被单位突如其来的电话叫去出现场。勘查完现场,回局里又开了个会,忙完已经是快1点了。

早上出门前给保卫打电话时,他已经出了门,于是就约定在李知浅家附近的咖啡店等她。

李知浅赶到时,在窗外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正坐在窗边的座位上看着杂志。等了自己三个多小时,李知浅觉得实在有些过意不去,她记得以前徐石等她半个小时就暴跳如雷了。

走进店里,李知浅刚要说抱歉,保卫却先开了口,“李同学,忙了一上午,辛苦了!知道你肯定饿了,我点了三明治,还有你最爱的抹茶拿铁,午饭先将就一下,等晚上带你和张大爷吃大餐。”

正午的阳光洒在窗边,照在身上,李知浅觉得暖暖的……

(4)求婚大作战

这一年的12月24日,是两人交往以来的第一个圣诞节。午饭刚过,保卫取回来了早已订好的圣诞节蛋糕,又买了李知浅喜欢的粉玫瑰把家里点缀了一番。

晚上,二人在一家西餐厅共进了烛光晚餐。

等待服务员上甜品的工夫,“这是送你的圣诞礼物。”说着,李知浅递给保卫一个袋子。

是一套崭新的跆拳道服。

保卫开心极了。“我也有礼物给你。”说着,保卫从袋子里掏出了一本书递到了李知浅面前。

“......《洗冤集录》?!”李知浅心想:圣诞节送我本法医学的书作为礼物,还真是够特别的。

晚饭后回到保卫家,保卫把冰箱里的蛋糕拿了出来。对于甜品控儿的李知浅来说很是开心,心想:这个“惊喜”更合我意。

正当李知浅喜滋滋地吃着蛋糕,保卫从书房里走了出来,“其实......我还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李知浅朝保卫手里瞧去,他手里正握着一个正正方方的小盒子。李知浅莫名地有点儿紧张起来,保卫走过来,把盒子放到了她手里,“打开看看。”

李知浅犹豫了一下,慢慢打开了盒子,她的手有一点点抖。

...... what?

“钥匙链?!!”

“这是一个防狼报警器,你有时大半夜还要去局里或出现场,一个女孩子总是不安全的。”

这会儿,李知浅头一回感觉到了保卫的骨子里竟还有这么奇葩、鬼马的一面,送的圣诞节礼物还真是够出其不意的。李知浅哭笑不得地把钥匙链放进了包里。

吃完蛋糕,“知浅,你去沙发那边坐吧,看会儿电视,我去给你冲杯红茶,解解甜腻。”

李知浅走到沙发边坐下,刚想拿起摇控器,就感觉坐得不太舒服,又换了个姿势坐还是不舒服,好像屁股被什么东西咯着,于是她站起身把坐垫拿了起来。当她把坐垫拿起来,发现坐垫下面放着一个东西,她定睛一看,是一个长方形的首饰盒。李知浅拿起盒子端详了一番,看样子应该是项链或者是手链没错了,“难道这是今天的第四份‘惊喜’?”李知浅心想。

这时,只见保卫端着茶杯走了过来,“......呀,被你发现了!呵呵,这个也是送你的圣诞礼物,前面的小礼物都是前菜,这个才是主菜。”

李知浅打趣道:“人家圣诞节一般都是送一份礼物,你今天却送了我好几份礼物,你是想把以后的圣诞节礼物都在今天一次性派完吗?”

说完,李知浅打开了手里的盒子。

当盒子里的东西映入眼帘的那一瞬间,李知浅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

保卫的又一个“恶作剧”!

长方形的盒子里放的不是项链,也不是手链,而是......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保卫取出钻戒,在李知浅还愣着神的工夫,单膝跪了下去。

“这一生,我别无他求,唯愿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等我们老的时候,我想听你每天唤我‘老头子’,而我叫着你‘老太婆’。请你嫁给我,我会尽我全力许诺你一生幸福。”

与保卫相处的这一年,李知浅很开心,也觉得很轻松。以前跟徐石在一起的时候,一个星期至少得吵上个一、两次架,而和保卫在一起以后,甚至连一次小矛盾都没有闹过。

爱情里,当你遇到对的人,便不会再觉得心累。

听完保卫的求婚誓词,李知浅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她擦了擦眼角,“我愿意”是她此刻的心声。

李知浅刚答应完保卫的求婚,就见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只见两个人影从房间里一下子冲了出来,其中一个哭得比李知浅还厉害。李知浅一看,不是别人,正是窦钟黎和毕莫严。

(5)生离死别

前一段时间发生了一起迷jian案,李知浅没有找到可以起诉被告人的有利证据,为此她耿耿于怀,还病了一场,在医院打了几天的吊瓶。

保卫想找些其他事来排解李知浅的郁闷,于是就让她去添置一些新房需要的东西。

一个周末的下午,李知浅在家居店闲逛的时候给保卫发了条微信,叫他下了班来家居店找她。

正好看中一套家具的时候,保卫赶了过来。二人正跟店员聊着,突然听到一声尖叫从不远处传来,随即很多人朝着一个方向迅速围了过去。李知浅跟保卫也赶忙跟了过去,走近一看,只见一个男子正用刀架在一个女人的脖子上。

“什么情况?”

“好像是这个男的发现他女朋友跟别的男人约会,给他戴了绿帽子,就嚷着要杀了他女朋友。”围观的人七嘴八舌地说着。

“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救救我啊!”被挟持的女子惊恐地叫喊着。

李知浅仔细观察了那个男子片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吸食过量毒/品产生了幻觉。”李知浅对保卫说道。

虽然店员报了警,但情形很混乱,那个男子的情绪激动异常,一直嚷着他女朋友背叛了他,要杀了她。

此时女人的脖子上已有鲜血渗出,李知浅觉得不能再耽搁了,于是趁那个男子不备之时,李知浅一下子冲了上去。她想夺下他手里的刀,结果没想到那个男子的力气异常蛮大,缠斗时李知浅的手臂也被男子刺伤了。

保卫冲上去制止住男子的同时,把被挟持的女子和李知浅推了出去。此时保卫正好背对着那个行凶男子,混乱中只见那个男子抄起家居店里一个铁制灯杆就朝保卫的头部狠狠砸了过去,被击中头部的保卫一瞬间栽倒在了地上……

相识这么多年,窦钟黎还是第一次如此担心李知浅。自从保卫走后,她没见李知浅哭过一次,即便是葬礼那天,可却也是在那儿以后,她没听到李知浅再开口讲过一句话。

保卫为了救人而牺牲,是英雄,同事们纷纷去他家里慰问看望他父母。李知浅没有去,她无法面对保卫的家人。要不是她叫保卫去家居店,要不是她冲动去救人,保卫就不会死。他的死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她甚至诅咒自己的余生绝对不能再有幸福,唯有让余生不幸才能抵消自己对保卫的亏欠,自己对自己的恨。

因为担心李知浅,家人和朋友都想接她去自己家住,结果却都被李知浅给拒绝了,此时她想要的只有一个人的“安静”。

失眠与恶梦已成了李知浅的常态,大量脱落的头发丝毫没能引起她的注意。

保卫受伤时的画面一次次重复在她的梦里,每一天的梦里。然而有一天,当她从梦中醒来的时侯,发现这一夜的梦里竟然没有保卫。不仅在现实中,甚至在梦境中,保卫也不在了。李知浅无法面对这样的残酷,撕心裂肺般地痛哭起来。这是保卫走后她第一次哭,她原本想挺住,可终究还是走到了崩溃的这一步。

人生的第二段感情,李知浅经历了生离与死别。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