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正面交锋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751字
  • 2019-12-24 20:00:00

“我推断是,”靳南点了点头,“不过还需要进一步检查才能确定。”

可恨之人也有可怜之处,看着张丽那几近崩溃的样子,李知浅心里五味杂陈。

……

李知浅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半了,自打她吃过晚饭,就一直窝在书房里看资料。

“先去洗个澡吧。”李知浅正想着,突然阚仲博推门走了进来。

“知浅,我要去趟医院,有个急诊需要我过去一趟。”

“好,”李知浅轻轻点头,“路上开车小心。”

阚仲博给了李知浅一个吻别后,匆匆出了门。

李知浅洗漱完毕上了床,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23:10分。放下手机,她又拿起了资料翻阅起来。

快十二点时,李知浅打了个哈欠,她抬手捏了捏眉心,收起了资料。正准备关灯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知浅赶忙接起了电话。

“忙完了?”

“嗯。”

“病人怎么样了?”

电话那头是一阵沉默,因为太过安静,能够清楚地听到那边传来的气息声。

“仲博?”

“没有抢救过来。”阚仲博开口答道。

李知浅从阚仲博的声音里听到了失落与感伤,停顿了片刻,李知浅轻轻地开了口,“仲博,我们是人不是神,我们没有回天之力,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尽力。只要我们尽力了,无愧于心就好。”

短暂的缄默之后,只听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略带沙哑却依旧温柔的声音,“你早点儿休息,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等处理完后就回家。”

“好。”

挂了电话,李知浅靠在床头若有所思。

以前的阚仲博绝不会轻易向人吐露心声,如今却会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向她倾诉。如今的他不仅收起了一身刺,更是把脆弱也一并交付给了她。

“谢谢你的信任,我愿意永远做你的倾听者。”

“铃……”电话铃音响起。

“喂,你好,法医室。”

“是李副主任吗?”

“是我。”

“这里是门卫,门口有人找您。”

“……找我?好的,我这就下去。”放下电话,李知浅匆匆下了楼。

来到大门口,李知浅一看来人,不觉微微一愣。

“……四叔,四婶?你们怎么来江户了?怎么不去我爸妈那儿啊?”

只见李知浅口中的四婶支支吾吾地开了口,“那个,那个我们这次来不是串门来的,是,是有事找你帮忙。”

“……帮忙?”李知浅心中涌上一丝疑惑,“那别站在这儿了,说话也不方便,这附近有个咖啡厅,我带你们去那儿坐一下儿吧。”

十分钟后,李知浅带着两个亲戚走进了一家咖啡厅。

坐下点餐后,只见那个四婶迫不及待地开了口,“小浅啊,是这样的,我弟弟家的孩子一直在江户打工,前两天犯了事给抓起来了。咱们这些农村的亲戚也没谁能帮得上忙的,想来想去只有你在公安局工作,所以我们只好来麻烦你,你看你能不能托托关系,给孩子求求情?”

“他犯的什么事?”

只见四婶面上闪出几分难为情来,“……抢劫,抢的时候把人家给捅了,那人躺在医院到现在还没醒呢,说是伤得挺严重的。”

听后,李知浅微微皱了皱眉,“四婶,这不是小偷小摸那么简单,这已经是情节很严重的违法行为了。你们来找我也没有用,犯法了只能承担后果,谁也帮不了他。”

“小浅啊,他可是四婶家这头唯一的男娃,他要是坐一辈子牢,家里可就毁了。”

“四婶,我真的帮不了什么。我还是那句话,既然做了犯法的事,就得接受法律的惩处。”

“小浅……”只见坐在四婶旁边的四叔偷偷扯了扯四婶的衣角。

“我们也知道这不是能求情的事儿,只不过你四婶心里着急,就跑过来问问你。”四叔开口说道。

沉默片刻,只见四婶表情略带不好意思地又开了口,“我侄子的事儿我们再想办法吧。对了,小浅,听咱家亲戚说你找了个特别有钱的对象?你妹妹高中毕业回到镇上,工作也没有找到个可心的,都25了,连个对象都没有,你看看,你能不能也给你妹妹介绍个有钱的?”

此刻的李知浅突然觉得有些无语,“四婶,我没有认识很多有钱人,而且我认识的人里面也没有太适合玲玲的。”

四婶听了李知浅的拒绝之言,火气腾地一下儿窜了上来,“李知浅,你可真是出息了,找你帮我侄子你说帮不了,让你给婷婷介绍个对象你也不愿意。你神气什么?不就是傍了个大款吗?你看你穿的衣服,你一个月几千块的工资你能买得起?”

四婶的大嗓门引得店里其他的客人纷纷看了过来,四叔拉了拉自己媳妇的胳膊,“你小声点儿……”

四婶的话尖酸刻薄,但是看在是自己长辈的份上,李知浅并不打算同她计较。

“四婶,玲玲毕业后就在家啃老,好吃懒做、不求上进,她这样的生活状态我真的没有办法帮她。如果说成功是第100个台阶,你努力奋斗到第99个的时候,上面的人可以拉你一把。但是如果你一点儿都不肯努力,站在第一个台阶就等着别人拉你,想一步登天……那只能是白日做梦。”说完,李知浅从钱包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我还有工作,就先回去了,四叔你们要是没事就去我爸妈那儿吃顿饭再回镇里。”说着,李知浅站起身朝咖啡厅门口走去。

……

今天本来约定一起去健身,但是公司临时有事,阚仲博不得不回公司去处理。他让李知浅先去健身中心,等自己忙完后再过去找她。

李知浅按照阚仲博发给她的地址,开车到了健身房的地下停车场。

只是她刚从车上下来,就与一位“老朋友”不期而遇。

陈佳妮看到李知浅的那一刻面色陡地一变,显然是感到很惊讶。当她的目光无意间扫向李知浅开的车时,那份惊讶顷刻间转化成了震惊,她想扯个笑出来,却扯得有些艰难。

“这么巧,又碰到李小姐了。”陈佳妮干干地打了声招呼。

李知浅微微颔首一笑,“是啊,总是这么巧。”

“这是李小姐的车?”

李知浅笑了笑,没有否认。

“这车可是新款啊,李小姐的工资这么高吗,竟然能负担得起上百万的车?”说着,陈佳妮瞟了一眼李知浅,“又或者说这该不会是仲博哥送你的吧?”陈佳妮的话里夹着满满的醋意。

“是啊,就是他送的。”李知浅回答得干脆利落。

或许是没有想到李知浅会回答得这么直截了当,陈佳妮愣怔了一下儿,刚才还勉强挂着一丝笑意的脸瞬间凝固住了。垂下眼帘,她将目光扫向李知浅手上提着的健身包,“至尊健身”。

“这个健身俱乐部是会员制的,最低的会员卡一年也要20万起,看来李小姐真是鲤鱼跃龙门了。”陈佳妮抬眼直直地看着李知浅,“只是李小姐就真的不介意做个替代品吗?”

听了这话,李知浅淡淡一笑,“我不是那种会委屈自己的人。”

“是不是,只有你自己清楚,又或者说能咬到这么一条大鱼,你又怎么会轻易松口呢?”陈佳妮妒火中烧,平日里极力维持的优雅形象此刻已经被燃烧殆尽。

听了陈佳妮的话,李知浅唇角一弯,笑道:“是啊,正如陈小姐所言,我好不容易才遇到这么一个家世显赫的金主,我又怎么可能会轻易放手呢?一辆车、一张卡算什么,我要的更多呢。”

陈佳妮狠狠咬了咬后牙槽,“你留在仲博哥身边,除了索取,你又能为他做什么?我们陈家跟阚家不仅是世交,而且这么多年以来一直有生意往来,合作、投资的项目数不胜数。要是没了我们陈家的支持,你知道阚家会承受多少损失吗?仲博哥又要面对怎样的困境吗?”

听了陈佳妮的话,李知浅的心陡然一紧,只见她眉心悄然拢起。

“如果陈氏地产有这种打算的话,那就照这个意思去做。”

突如其来却又无比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李知浅和陈佳妮两个人皆是一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