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再见了,曾经的我们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016字
  • 2021-02-19 12:35:44

次日上午,李知浅没有去叫李知漠,她想让他好好休息一下儿。直到中午,她才敲开李知漠的房门。

“睡得还好吗?”李知浅看了看弟弟。

“还好。”

“走吧,下楼去吃饭,吃完饭后我跟你一起去那个借贷公司。”

“姐,我说过我自己会处理。”

“少废话,收拾好了就下楼来。”说完,李知浅先一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到了下午,两个人一起来到了借贷公司。

公司的人瞥了两人一眼,“来干嘛的?借款啊还是还款啊?”

李知漠往前走了一步,“我是李知漠,我是来谈还款的事情的。”

“李知漠?”只见那人想了一想,随后从办公桌里抽了一份文件出来,“上午已经有人来过,把你的欠款都还了啊?”

“……还了?!”

闻言,李知浅和李知漠皆是大吃一惊。

“对啊,你的律所也赎回去了。全部一起,198万。”

“……怎,怎么可能?”此时的李知漠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198万……”李知浅在心里默默念道,忽而,只见她双眼瞳孔微微扩张了一下。她伸手拉住李知漠的手臂,“走吧,回家再说。”

晚上,阚仲博下班回到家,谁都没提白天发生的事,直到晚饭过后。

“仲博,我有话想要问你。”

“去书房说吧。”阚仲博面部平静,似是早已知晓李知浅要同他讲什么。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书房,阚仲博顺手关上了门。

李知浅刚想要开口,只听阚仲博忽地开口说道:“钱是我叫人去还的。”

虽然已经猜到几分,但是听到阚仲博亲口承认,李知浅眸中还是微微掠过一丝惊诧。

“知浅,我想问你,对你而言,我是谁?我又算什么?”

李知浅:“……”

“在你心里,你觉得我并不是可以跟你共患难的伴侣吗?”

李知浅连忙摇了摇头,“不是这样的……”

“自己千愁万绪也不肯跟我讲一句。”

“这是我弟弟的事,我不想……”

“你弟弟不是我弟弟吗?还是说你一直把我当成外人?”阚仲博打断李知浅的话说道。

李知浅被阚仲博问得一时语塞,她想说她并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来看。

看着李知浅有些委屈的表情,阚仲博的心瞬间软了下去,他张开双臂上前将李知浅紧紧圈进了怀里,“答应我,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不要隐瞒我好吗?你记住,我是你的爱人,帮助你解决烦恼同样是我的义务跟责任。”

李知浅将头深深埋进阚仲博的胸膛,“好,我答应你,如果以后我需要你帮忙的时候,我一定会跟你讲。”说到这儿,李知浅抬起头看向阚仲博:“不过,你也要答应我,不要擅作主张,在隐瞒我的情况下为我做什么。”

“好。”阚仲博看着李知浅,唇角一弯,笑着应道。

“咚咚咚……”几声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阚仲博走过去将门打了开来。

“仲博哥,我有事想问你。”

“你来得刚好,进来吧,我正好有话跟你说。”

李知漠进入书房后,只见阚仲博走到书桌前,拿起了放在上面的一个文件夹。

“那198万是我叫人去还的,律所的转让书我也拿了回来。”说着,阚仲博将手里的文件夹递到了李知漠面前。

李知漠直直地看着阚仲博手里的东西却并没有伸手去接,“仲博哥,这个钱我不能让你替我还……”

“你听我把话说完,这个钱自然不是给你的,是借你,你是要还的。利息我可以不要,也没有还款期限,但是198万,一分不能少,你要一点一点还给我。”说着,阚仲博从文件夹里抽出一页纸来,“这是借条,你把名字签上。”

李知漠看向李知浅,只见李知浅轻轻点了点头。

李知漠迟疑了半晌后,方才从阚仲博手中接过笔,在借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仲博哥,我会努力赚钱还你的。”

“我不着急,你慢慢来。”阚仲博轻轻一笑。

回到自己房间,李知漠看着手里的文件发了呆。直到有敲门声传来,他才回过神,抬起头,只见李知浅走了进来。

李知浅走到床边坐了下去,她看了看李知漠手里紧攥的文件夹,“律所你打算怎么处理?以后自己经营吗?还是找新的合伙人?”

深深叹了口气,李知漠才缓缓开了口,“姐,这个律所是我跟赵博文为了曾经共同的梦想一起开的,如今我跟他已经没有关系了,所以这个律所……就这样让它结束吧。我打算回以前的律所去上班,如果将来有机会的话,到时候再考虑开个自己的律所。”

“嗯,这样也好。既然事情都已经结束了,那就整理好自己的心情重新出发吧。”李知浅在李知漠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晚了,早点休息吧。”李知浅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朝门外走了去。

“李姐,杀死男婴的凶手抓到了,审讯室正审呢。”谭美丽一边走进办公室一边说道。

“……凶手是谁?”

“张丽,孩子的母亲。”

李知浅双眸微眯,“果然是她……”

审讯室里,张丽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呆呆的眼神空洞地看着地面。

李知浅在监控室里注视着这一幕,“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孩子呢?”

“为了得到别人的关注与同情。”

一个声音从李知浅的身后传来,李知浅回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靳南走进监控室,站在了李知浅的身后。

“张丽在孕期的时候,家里人的关注点都在她的身上,可是孩子出生以后,家人的关注点就转移到了孩子身上。这时,张丽就感到了失落,觉得没有人在乎她了,于是她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杀死了自己的孩子。当时大家都以为孩子死于SIDS,所以都很同情她、关心她,她很享受这种感觉,所以在她生下第二个孩子之后,就又故技重施了。”

李知浅紧紧皱了皱眉,“是孟乔森综合症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