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七年情断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837字
  • 2019-12-22 20:00:34

“妈,知漠怎么了?”李知浅回到家没等进门便急迫问道。

“先进来再说。”说话间,李母的视线落向了李知浅的身侧,“仲博也来了?”

“阿姨。”阚仲博微微俯首打招呼道。

李母在厨房倒了杯热茶后折回客厅,将茶放到了茶几上。她瞥了一眼阚仲博,表情上略微带上了几分难为情,“那个,仲博啊,你先在这儿坐一下,我跟浅浅有点儿事说。”

“妈……”李知浅想跟老妈说阚仲博不是外人,忽而转念一想,老妈说这话可能是有她的考虑。她转身看向阚仲博,“那我和妈去下儿里屋。”

“好。”阚仲博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走进里屋,关上房门,李母把女儿拉到床边坐了下去。

“你弟的律师事务所完了。”

“……完了是什么意思?”

“你弟的律所被抵给高利贷公司了,除此之外,还欠了170多万。昨天要不是要债的都要到家里来了,我还蒙在鼓里了,你弟那个臭小子……

”李母说着,眼圈忽地泛了红。

李知浅眉心紧紧一皱,“怎么会把律所抵出去又欠了钱,发生什么事了?”

“我问你弟,他就说是律所运营出了问题,贷了些款。这么糊弄我的话我能信吗,可是不论我怎么问,他就是不肯把实情说出来,就只是说这件事情他自己会解决。你说他自己怎么解决,他上哪儿去弄170万?”

李知浅快速消化着这粹不及防的坏消息,“妈,你别着急,我来找知漠谈。”

“这件事你爸还不知道,他心脏不好,我没敢告诉他。”

“我知道,”李知浅点点头,“不用告诉爸,这件事我来处理。”

说着,李知浅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等了好半天,电话才被接起。

“姐……”电话那头的声音低沉沙哑。

“半个小时后,锦江路转角五号咖啡厅等我。”说完,李知浅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妈,我先去找知漠。”

“好好问问你弟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说话间,两人已走到门边。

只听李母小声道:“刚才我没当着仲博的面儿说你弟的事,主要是因为这事涉及到钱,让仲博听了不好,可别让人家以为咱们好像是跟人家要钱似的。”

“嗯,我知道。”

“他不会多想以为咱们把他当外人了吧?”

“放心,妈,仲博不会多想的。”

听了李知浅的话,李母这才安心地点了点头,“那就好。”

走出房间,李知浅见阚仲博正在看电视,“仲博,我要去趟锦江路。”

“好,我送你过去。”说着,阚仲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妈,我们先走了。”

“阿姨,再见。”阚仲博说道。

“仲博啊,今天不好意思了,家里有点儿事。等下次你跟浅浅回来,阿姨给你做好吃的。”

“好。”阚仲博微微一笑颔首应道。

大约过了20分钟,阚仲博的车子停在了锦江路上的一处路边。

“仲博,我有些事想和知漠单独谈谈。”

“知道了。我找个地方等你,等你们谈完了,我来接你们。”

“不用了,出来这么久你也累了,要不你先回家吧。”

“没事,我不累,完事给我打电话。”说着,阚仲博朝李知浅凑了过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去吧。”

“嗯。”李知浅应了句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看着阚仲博的车驶离后,李知浅朝咖啡厅走去。

进入咖啡厅后,扫视半圈,李知浅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弟弟。一阵子未见,李知漠瘦了几圈,原本漂亮的眼睛此时微微凹陷,略带着几分浮肿。李知浅皱了皱眉,走到李知漠的对面坐了下去。

李知漠感觉到有人来了,抬起了眼帘,“……姐……”

李知浅定定地瞧着李知漠看了片刻后,只听她缓缓地开了口,“知漠,我想让你知道,无论什么时候,你都不是一个人,快乐时也好,悲伤时也好,你都有爸妈还有我。”

听了姐姐的话,只见李知漠的嘴角轻轻抽动了一下儿,“姐……赵博文……跑了。”

李知浅指尖一颤。

果然跟赵博文有关。

“两年前,他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我发现后就劝他戒赌,他也答应我他会改。后来我再也没有发现他去赌过,我天真地以为他真的改了,直到他把律所抵了出去,还欠了170万,我才知道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谎言。”

李知漠叙述地平静,可李知浅听在耳里却觉得句句扎心。“不过我不明白,他欠的钱,为什么高利贷公司找你还呢?还有律所不是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吗?他怎么有权利一个人处理?”

李知浅的问话似乎是刺痛了李知漠的心,只见他本就憔悴的脸上更现几分苍白。

“有一次我陪客户喝酒喝醉了,他趁我意识不清的时候,骗我签了律所转让书和借款合同。”

李知浅深深皱了皱眉,此时她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

“他现在人在哪儿?”

“不知道,电话关机,房子也退了租。我给他父母打电话,他父母说赵博文没有跟他们联系过。”

李知浅垂下眼眸好整以暇地思量着,过了一会儿只听她说道:“报警吧。”

“姐……”李知漠看着姐姐的眼中情绪复杂万千。

李知浅知道弟弟心软了,她叹了口气,“他跑了,难不成你要替他还那170万?知漠,那不是17万,更不是一万七,你拿什么去还?就算我们一家四口的积蓄全部加起来也没有这么多,你难道要爸妈把房子卖了替那个赵博文去还债吗?”

“姐,钱的问题我会自己想办法,我不会要你的钱,更不会让爸妈帮忙。这是我自己的事,是我跟赵博文的事。”说到这儿,李知漠顿了顿,他瞥了眼窗外行色匆匆的人们,“姐,我跟他相识七年,我不想看着他不仅身败名裂了,到最后还要去坐牢。他不仁,可是我不想不义,这个债我替他还,还了债,这辈子……我跟他再无瓜葛。”

李知浅了解自己的弟弟,他决定的事再劝也是没有意义。

叹了口气,只听李知浅说:“这件事情我们再从长计议吧。”她看了眼弟弟,“你这个样子回家,爸妈看了也是担心,你先去我那儿住两天吧。”

李知漠没有答话,垂下眼帘,算是默默接受了姐姐的建议。

李知浅从包里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只听那头儿的人说:“完了?”

“嗯,你来接我们吧。”

“好。”

大约十分钟后,阚仲博的车子停靠在了咖啡厅门口,李知浅和李知漠上了车。

“仲博,知漠去我们那儿住几天可以吗?”

“当然可以啊。”说着,阚仲博侧身看向坐到后座的李知漠,“知漠,我那儿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当自己家就好。”

李知漠勉强扯了个笑,“谢谢你,仲博哥,给你添麻烦了。”

“跟我客气就是跟你姐客气。”阚仲博淡淡一笑打趣道。

说完,阚仲博转回身去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喂,吴妈,收拾出一间客房来,家里有客人要来。另外,今天晚饭起,多加一人份。”

通话结束,放下手机,阚仲博发动了车子。

回到家后,李知浅带李知漠进到已经为他收拾妥当的客房,“看你一脸的憔悴,先睡一会儿吧,晚饭的时候叫你。”

“嗯。”李知漠轻轻点了点头。

李知浅回到自己的房间后拿起手机发了一条语音:“妈,我让知漠在我这儿住几天,他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您不用担心。”

放下手机,李知浅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歪头倚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望着天花板发起了呆。或许是想得太过入神,以至于阚仲博在她身边坐下,她才反应过来。

“知漠的事,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了?”阚仲博看着李知浅。

“他又不是小孩子,他自己的事情就让他自己去处理吧。”

见李知浅仍不愿多提半句,阚仲博也不再追问。“我看你也累了,去睡会儿吧,我还有些工作要处理,先去书房了。”说完,只见阚仲博站起身来,微微俯身将李知浅打横抱了起来。

李知浅微微一惊,“……干嘛?”

“抱你去床上睡觉。”

从卧房出来,阚仲博朝书房走了去。进了书房关上门,阚仲博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喂,仲博,”

“铭昊,帮我查一件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