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阳光正浓,爱正浓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468字
  • 2019-12-21 20:00:31

“你不知道,我今天特意观察了一下儿,发现阚仲博总是有意无意地就朝你看,目光总是跟着你走。”

李知浅剥荔枝的手倏然顿了一下儿,她抬起双眸看了看窦钟黎,对于窦钟黎所说的事情她竟浑然不知。垂下眼帘,李知浅剥了一颗荔枝放进了口中。

荔枝很甜,她轻轻地笑了笑。

阚母家

“妈,听说前阵子您叫李知浅来家里吃饭了?怎么样,满意吗?”阚仲晴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问道。

“要说百分百满意,那自然是不可能的,毕竟跟咱们家比相差太悬殊。不过,其他方面倒也算优秀。”阚母抿了一口茶,淡淡笑道。

“这么说您同意了?”

“我要是不同意,你弟指不定会怎么样呢,我可不想给我儿子、更不想给我自己找不痛快。”

“哟,不愧是咱们阚氏集团的皇太后,想得就是通透。”

放下手里的茶杯,阚母微微叹了口气,“不过我还是觉得佳妮好,这丫头一直对仲博有意思,又讨人喜欢,跟咱们家还门当户对。”

“我弟跟那个李知浅也不一定就能成,说不定哪天仲博腻了,到时候就分了。”

阚母的表情忽地有些严肃起来,“只怕是难,我感觉你弟这次的认真程度跟以往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晚上洗漱完毕的李知浅正准备上/床,发现阚仲博半坐在大床的右侧,倚着床头在看书。

“我的手都好了,你怎么还睡右侧?”

阚仲博放下手里的书,抬起头双眸含笑地看着李知浅,“不是,被子里有点儿凉,我先捂一捂,等你进来的时候就没那么凉了。”

听了阚仲博的回答,李知浅微微怔了一下,想起下午窦钟黎跟她说的话,不由得从心尖上流淌出暖暖的感动来。

阚仲博挪到左边,掀开被子示意李知浅进去。拾起心中的那份感动,李知浅钻进了被子里。

她唇角弯起一个美丽的弧度,那是幸福的模样。

休息的日子总是可以慵懒得睡到自然醒。阚仲博半睁开那双迷人的眼睛,侧过身去看向枕边的人儿。李知浅半边脸庞埋在枕头里,此刻还在甜甜地睡着。晨光照在她的睫毛上,折射出一道七彩的光芒。阚仲博张开双臂,将李知浅搂进怀里,低头轻轻吻了吻她额间几缕柔软的发,耳鬓厮磨间尽享恬静时光。

李知浅被阚仲博弄醒,迷迷糊糊听见阚仲博在自己耳边温柔地低语了一句,“做做晨间运动,怎么样……?”

洒满幸福的天地里,阳光正浓,爱更浓……

虽然是周末,窦钟黎跟毕莫严并没有外出,而是选择宅在家里煲剧。这会儿,剧里刚好正在上演男主求婚的情节。

“你说像阚仲博那种财阀要是求婚的话,那得多大的阵仗啊!搞不好包个大邮轮,请上个乐队在邮轮上演奏,直升飞机从天而降,抛撒玫瑰花瓣。撒完花瓣,一个,嗯……一个11克拉的大钻戒紧跟着闪亮登场……”

“为什么是11克拉?”毕莫严看着窦钟黎,疑惑地问。

“11是浅儿的幸运数字。”

此时的毕莫严感觉头顶有一只乌鸦悄悄飞过,“幸运数字是多少就买多少克拉的戒指?要是幸运数字是100的话,那还不得去南非挖个矿回来啊。”毕莫严翻了个白眼,“再说,如果按你这逻辑,得多少男人娶不上老婆啊。”

“别打岔,我还没说完呢,”窦钟黎掐了一下毕莫严的胳膊接着说:“就在阚仲博给知浅戴上戒指后,摩天大厦的屏幕上赫然打出‘李知浅,我爱你’几个大字,随后烟花绽放,整个江面上空布满绚烂的烟火,怎么样?浪漫不?想想都好激动。”

“我觉得不怎么样,俗得很,”毕莫严摇了摇头,“依我看,知浅和仲博都是拿手术刀的人,要是在手术室里求婚,会更有意义。”

听了毕莫严的话,窦钟黎感觉自己好像被雷劈了一般,从里到外都焦了,仿佛都能闻到一股烤肉烧焦的味道。

“我去,在手术室里拿着手术刀求婚?你当是拍恐怖片呢!”窦钟黎回了一个白眼给毕莫严,“算了,你还是最好像你名字那样吧。”

“……什么意思?”毕莫严一脸疑惑。

“莫严-莫言,保持沉默,少说话吧。”

毕莫严瞪大眼睛,“我是严肃的严好不好?”顿了顿,只见毕莫严摆了摆手,“算了,咱俩就别替人家幻想了,我饿了,出去吃点儿饭吧,你想吃啥?”

“烤肉。”窦钟黎脱口而出。

去吃饭的路上,毕莫严一边开车,一边“漫不经心”地笑着问:“钟黎,你的幸运数字是什么啊?”

“不知道,不过我最喜欢的数字是66。”窦钟黎看着窗外的景致,随意地答了句。

听了窦钟黎的话,只见毕莫严的笑容一瞬间凝固住了。他突然觉得喉咙有些干涩,于是吞咽了一下儿口水,结果还被呛得咳了几声。

“仲博,谢谢你,免了楚姐所有的医疗费用。”李知浅一脸感激地看着阚仲博。

“还要跟我说谢谢吗?”阚仲博好似惩罚一般在李知浅柔软的唇瓣上狠狠啄了一下。

“不过楚姐刚出院,她一个人住我还真有点儿不放心。”

“不用担心,我已经找了看护,早中晚都会过去照顾她。等过段时间,我去她家接她到医院复查。”

听了阚仲博的话,李知浅安心地点了点头。

“哦,对了,这个月末我工作不会太忙,到时候一起去健身,好不好?我都好久没有去健身房健身了。”

“好啊,就去我常去的那家吧,环境不错。”

“你常去的是哪家啊?我之前常去的是我们局附近的一家健身中心。”

阚仲博拿了一杯水递到李知浅手中,“至尊健身,是我一个朋友开的。

李知浅将杯里的水一饮而尽,“好,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健身房的地址啊。”

“待会儿手机发给你。”说着,阚仲博接过李知浅喝完水的杯子,俯身在她头顶轻轻一吻,朝厨房走了去。

“一会儿去超市逛逛,好不好?”

“好。”阚仲博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那我去楼上换衣服。”

周末的超市人潮涌动,人声鼎沸,嘈杂却也热闹。

李知浅在生鲜区挑选了一些果蔬肉类后,两个人结了帐出了超市。超市外的大街上车水马龙,阚仲博一手提着购物袋,一手牵着李知浅站在路边等绿灯。

当信号灯转换成绿色时,在路边等待的人们纷纷涌入了人行横道。

忽地,只见李知浅将双眼紧紧地闭上,任由阚仲博牵着自己通过了斑马线。过到马路对面,李知浅才缓缓睁开了眼睛。

阚仲博微微半眯双眸,嘴角噙着笑意看着李知浅,“就这么信任我?”

“我也不知道我能有多信任你,所以我想试试。”

“那——有答案了?”

“嗯。”李知浅轻轻点了点头。

“是什么?”

“没有恐惧感,很安心……因为有你在。”

李知浅这突如其来的表白,似乎是触动了阚仲博心底的那份柔软,只见他情不自禁地微微低下头去在李知浅的额间落下了一个吻。

李知浅刚想提醒他这是在大马路上,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李知浅拿起手机一看,是妈妈。

“喂,妈,”

“浅浅,你弟弟出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