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聚会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864字
  • 2019-12-20 20:00:52

门口,李知浅站在那里。

她的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变化,只是站在那里如一个旁观者一般“欣赏”着眼前献吻告白的这出戏码。

阚仲博眉间深深拧紧,他收回目光,对着陈佳妮压低声音道:“我还有事,就不留你了。”

一道“逐客令”下得清清楚楚,陈佳妮自觉不好再继续纠缠,只得悻悻地走出了阚仲博的办公室。在与李知浅擦肩而过之际,陈佳妮还不忘朝李知浅微微一笑,点了个头。

“什么时候来的?”阚仲博的眼神、语气瞬间恢复温和,与方才的声色俱厉、冷若冰霜判若两人。

“就在美人献吻的时候。”李知浅打趣道。

阚仲博微微蹙眉,半眯双眸看了看李知浅,随后朝办公室卫生间走了去。

只见他打开水龙头,用手接了些水,清洗了几下双唇,又扯出一张纸巾吸了一下唇上的水渍,然后把纸巾丢进了垃圾桶。

走出卫生间,阚仲博一句话也没说,牵起李知浅的手走出了办公室。

从去餐厅吃饭到回家的路上,两个人对之前发生的事都缄默不提。

回到家后,车子停进车库,熄了火,解了安全带,阚仲博却没有要下车的意思。他侧着头深沉地注视着李知浅,顿了顿,只听他温柔地叫了声她的名字,“知浅……”

李知浅瞥了阚仲博一眼,“你不会是想要跟我解释什么吧?如果是的话,就不必了,陈佳妮那点儿小伎俩我还不屑。”

听了李知浅的话,阚仲博不由得双眸微眯,“女朋友太聪明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不知道,这得你自己去体会。”李知浅看着阚仲博轻轻一笑,两个酒窝如同春日里沐浴在骄阳下的淡粉色的桃花瓣。

突然,只见阚仲博右手抚上李知浅的头轻轻拉向自己,下一秒便重重地吻了下去。须臾过后,他的双唇从她的唇间移至她的耳廓,轻柔的声音落进她的耳中,“刚才我不是想解释什么,我只是想说‘李知浅,我爱你’,我——只要你记住这一点。”

“靳南,这是尸检报告。”李知浅把报告递到靳南手里,“我在婴儿的肺部发现大量点状出血和明显的内出血,而且肺部气囊里有外来异物,颈部也有内出血现象,这些征状都很少见于SIDS。另外,我在婴儿的眼白、眼睑内的结膜以及眼球周遭的薄膜,发现数组点状出血,如果是SIDS的话,不应该会有眼内出血。还有重要的一点,婴儿的牙龈有淤血,这很有可能是由大型物体造成的。”

“比如呢?”靳南合上报告,看向李知浅。

“比如一只手,紧紧压住婴儿的脸和口。”

“所以你怎么认为?”靳南继续问。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跟SIDS有相似之处,但我更倾向于婴儿是遭勒毙或者被闷死的。”李知浅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很好,孺子可教。”靳南佯装露出个欣慰的笑,点了点头。

李知浅被靳南逗笑,也开玩笑地回了句,“谢谢领导夸奖。”

时间转眼到了周末,李知浅邀了窦钟黎和毕莫严来家里吃饭,这也是李知浅住进阚仲博家后,窦钟黎和毕莫严的第一次登门。

窦钟黎从一进门,眼睛就睁得老大,嘴也合不上,一边参观一边感慨,“啧啧啧,我这辈子是住不上这样的房子了。”“啧啧啧,这车库比我家都大。”“啧啧啧,这大院子,都赶上植物园了……”

李知浅说要跟窦钟黎齐心协力弄出几道像样的菜来,享受一下儿做美食的时光,于是阚仲博给吴妈放了一天假。

“仲博,你玩手游吗?”毕莫严问。

“偶尔也玩。”阚仲博点了点头回答道。

“那战几个回合啊。”

“好。”

厨房里,李知浅和窦钟黎正大显身手。

不一会儿的工夫,窦钟黎的油焖笋就出了锅。她夹起一块正想尝尝咸淡,结果没夹住,掉到了地上。她夹起来,刚想扔进垃圾桶,突然只见她眼睛一亮,计上心头,把掉在地上的笋片用自来水冲洗了一下儿,然后只听她大喊一声,“毕莫严,你过来!”

毕莫严闻声迅速放下手机,飞奔到厨房,“啥事儿?”

“你尝尝味道怎么样?”说着,窦钟黎把那片笋喂进了毕莫严的嘴里。

毕莫严吧唧了几下,然后竖起了大拇指一顿狂赞,“你的手艺没话说,味道杠杠的,就是好像稍微淡了点儿。不过淡点儿好,少油少盐健康。”毕莫严一边说着,一边好像味蕾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一般走出了厨房。

方才毕莫严说话的时候,李知浅就一直睁大眼睛,一幅不可思议的模样看着毕莫严。直到他走出厨房,李知浅才回过神来,“钟黎,你以前总说莫严缺心眼,我还反驳你,现在看来,你说的是对的。”

窦钟黎这会儿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饭桌上,阚仲博的话依然很少,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静静地听着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

“仲博,你知道吗?钟黎人生有三大爱好:吃饭、睡觉、欺负莫严。”李知浅一边说,一边夹了一只虾放进了阚仲博的碗里。

“我哪有?”窦钟黎立刻反驳。

“有——”毕莫严也立刻反驳。

“闭嘴!”窦钟黎瞪了毕莫严一眼,“这么多菜都堵不住你的嘴吗?赶紧吃你的,别逼我削你啊!”

“咱们两家头一回一起吃饭,怎么也得喝点儿庆祝一下啊。”毕莫严怕挨揍,快速转移了话题。

“仲博不喝酒。”李知浅说。

“……你不喝酒啊?”毕莫严不可置信地看向阚仲博。

“是,戒了四五年了,这期间……只破例喝过一次。”说着,阚仲博不由看了看李知浅。

“那咱仨喝。”窦钟黎说。

“你们俩都喝的话,回家谁开车啊?”李知浅提醒道。

“没关系,我叫司机开他们的车送他们回去。”阚仲博轻轻握了握李知浅的手。说完,只见阚仲博站起身走到酒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瓶里鹏88年的红酒,又拿了三个水晶杯放到了三个人的面前。

“太好了,反正有人送我们回去,那我就多喝点儿。”说着,窦钟黎挽起了袖子。

酒足饭饱后,毕莫严又拉着阚仲博打起了手游。李知浅跟窦钟黎坐在卧室的大落地窗前,午后温暖的阳光慵懒地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诶,跟你讲个事儿。仲博有个青梅竹马,那个女生一直喜欢仲博。前几天我去医院找仲博的时候,那个女生也在,我到的时候,刚好撞见两个人亲吻。”

“……什么?!”窦钟黎的眼睛一下子瞪得老大,“什么玩意,这也太过分了,这你都能忍?”

“那个女生是在发现我来了之后才上前亲了仲博,很明显就是做给我看的。”李知浅淡淡说道。

“那阚仲博呢?他是什么意思?”

“他不喜欢她。”

“你确定?可别被骗了,有多少男的就是喜欢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

李知浅摇摇头笑了笑,“第一,他们认识20几年了,要是彼此都有意思,早就在一起了。第二,虽然这个世界有太多的巧合,但这个吻跟我到达的时间也太吻合了,太精准反而不真实。第三,我看到他们的时候,是那个女生抱住了仲博亲了上去,而仲博的表情是略显惊愕,眉头也轻微的蹙着,双手略有僵硬地下垂着。倘若他们是两情相悦、情不自禁的话,仲博应该是享受的样子才对,不会出现惊讶、锁眉、身体发僵的情况。咱们大学的时候不是学过行为心理学吗?这么典型的表现还不容易判断啊。”

窦钟黎矜了矜鼻子,“你说你这恋爱谈的跟破案似的,那阚仲博事后有没有跟你解释?”

李知浅轻轻摇了摇头,“这种事情越想解释越解释不清,反而会越描越黑,他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又是那样的性格,怎么会浪费口舌去跟我解释?”

“……不过看阚仲博为人处事,感觉倒像个靠谱的,就是长相有点儿太出众了,让人看着没安全感。不过好在咱们家浅儿跟他相比毫不逊色,想你可是咱们江户市公安局的警花,能做你男朋友,他也得偷着乐。”

李知浅莞尔一笑,把剥好的一颗荔枝送进了窦钟黎的口里。

“诶,不过今天我这么一看,阚仲博应该是真的很喜欢你,那简直跟一个‘盯妻狂魔’似的。”

“……什么盯妻狂魔?”听了窦钟黎的话,李知浅一头雾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