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陈佳妮的袭吻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101字
  • 2020-09-24 12:22:08

“这个周末想做点什么?”阚仲博从身后环住李知浅,把头埋进了李知浅的颈窝。

李知浅抬手覆上阚仲博的手,偏头浅浅一笑,“我想去看望一位大姐,她儿子之前被人杀害了,丈夫也跟她离了婚,现在只有她一个人生活。”

“尸检你做的?”

阚仲博见怀里的人儿轻轻点了点头。

“什么原因被杀了?”

“跟朋友之间发生了矛盾,被朋友一时冲动给捅了,结果没抢救过来。”

听了李知浅的话,阚仲博的面上闪过几分同情之色,“你什么时候去,我跟你一起去。”

“好啊。”李知浅开心地笑道。

阚仲博低首在李知浅的唇上贪恋地缠绵了片刻,起身说:“去给你洗水果。”

晚上李知浅走进浴室,刚好瞥见阚仲博从梳妆柜里拿出剃须刀来。这一瞥,李知浅突然心血来潮。

“要刮胡子吗?”

“嗯。”阚仲博轻轻应了声。

“我来给你刮吧。”

阚仲博侧过头带着疑惑看向李知浅,“你会吗?”

“不会,”李知浅摇了摇头,“我没有给人剃过胡子,但是我尸检的时候偶尔会给死者剃头发。”

阚仲博:“……”

“但是我有点儿担心,我男朋友这么帅的脸,万一要是被我给刮破相了,可怎么办?”

阚仲博被李知浅的话逗笑,“破相的话,估计也没人会喜欢我了,那我的后半生就只能你来负责了。”说着,阚仲博把剃须刀递到了李知浅的手里。

李知浅笑着接过剃须刀放到了洗漱台上。只见她扯过一条毛巾淋上温水,在阚仲博的脸上敷了一会儿,然后挤出一些剃须泡沫在阚仲博的脸上涂抹后,开始顺着胡须生长的方向轻轻刮了起来。

阚仲博坐在浴缸边上,闭着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刻的幸福。

过了不到一分钟,只听剃须刀的声音停了下来。李知浅拿过毛巾将阚仲博脸上的泡沫擦拭干净后,又在手心倒了一点儿爽肤水,轻轻涂抹在了阚仲博的脸上。

“好了,你照镜子看看怎么样?”

阚仲博抬手搂紧李知浅的腰,“以后没事你就给我刮胡子吧。”

“那要看我心情。”李知浅浅浅一笑。

“那看来我要好好表现了。”一抹邪魅的笑挂上阚仲博的唇边,只见他突然站起身来,将李知浅打横抱起朝卧室快步走了去……

周末,还没等李知浅想好带什么礼物,阚仲博早已是生活用品、水果饮料准备了一大堆,李知浅满脸笑意地看着阚仲博把这些东西搬上了后备箱。

车子停在一栋老楼前,阚仲博拿着东西跟着李知浅上了楼。“咚咚咚”几声敲门声后,只见一个大约四十五、六岁的女人开了门。

“楚姐,好久不见。”

开门的女人微微一愣,“……李警官?您怎么来了?快进屋坐。”说着,侧身把李知浅和阚仲博让到了屋里。

看着眼前的女人脸色不太好的样子,李知浅忙问道:“楚姐,怎么脸色这么差,也瘦了好多,是哪里不舒服吗?”

“嗯,最近几个月胃不太好,没什么食欲。”

“去医院看过了吗?”

“去社区诊所看了看,给开的胃舒平、阿托品,不过也奇怪,药吃了不少却一直没什么好转。”说着,只见那个楚姐将视线投向了阚仲博,“这位是……?”

李知浅睨了阚仲博一眼,略微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我男朋友,听说我要来看您,就跟着一起来了。”

“原来是李警官的男朋友,”只见楚姐朝阚仲博点头笑了笑,“跟李警官真是般配啊。呀,你们瞧我,光顾着说话,都没给你们倒杯水喝。你们坐,我去烧点水。”说着,楚姐转身朝厨房走了去。

阚仲博和李知浅相视一笑,过了片刻,阚仲博刚想开口说什么,忽地从厨房传来“砰”的一声,阚仲博和李知浅不约而同腾地站起身朝厨房跑去。一进厨房,只见楚姐蜷曲地倒在地上,表情痛苦,大汗淋漓,嘴里痛快地呻/吟着。

“楚姐……”李知浅急忙上前蹲下查看楚姐的情况,那边阚仲博也把手指搭在了楚姐的腕上。

“腹平,呈周状腹,腹式呼吸运动消失,呈板状硬。”李知浅急急说道。

“脉搏90。”说着,阚仲博按压了一下楚姐的腹部,只听楚姐痛苦地闷哼了一声,“有明显压痛及反跳痛。”阚仲博眉心微皱,将楚姐打横抱了起来,“送医院!”

不到三十分钟,车子就到了妙仁医院,医护人员推着救护床早已侯在医院门口。

阚仲博将人放到救护床上,“初步诊断为急性弥漫性腹膜炎,安排急诊腹部立位X片,查血常规、生化、三项凝血实验和交叉合血试验,检查完后叫科主任开会安排急诊手术。”

“是,院长。”

李知浅带着几分担忧之色望着医护人员推着楚姐飞奔离去,阚仲博走到她身边,抬手搂住她的肩轻声说:“别担心,会没事的。”

……

几天后,妙仁医院阚仲博的办公室里,陈佳妮不请自来,阚仲博查房不在,她就索性坐下来等他。

过了一会儿,一条短信铃音从办公桌那边传了过来,陈佳妮起身走到阚仲博的办公桌前,拿起了桌子上的手机。她扫了一眼短信的内容后,眼珠在眼眶里轻微转了一转。放下手机,她走出了阚仲博的办公室,微笑着对秘书说:“既然仲博哥不在,那我晚点再过来找他。”

当秘书看见阚仲博回来时,站起身汇报道:“院长,陈佳妮小姐来过了,看您不在,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说是晚些时候再过来。”

阚仲博眉头微微一蹙,推门进了办公室。

走到办公桌前坐下,阚仲博拿起手机一看,有一条微信:“晚上下班后,我大概六点能到医院,等看完楚姐,我去你办公室找你。”只见阚仲博唇边弯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在手机上打下了一个“好”字。

李知浅走近解剖室,望着解剖台上那小小的身躯心里一紧,眼眶也略微泛了红。才来到这个世上十几个月,还没来得及看一看这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李知浅缓了缓神,深吸一口气拿起了解剖刀,一阵冰冷透过胶皮手套刺入了她的指尖。解剖刀是冰冷的,解剖台是冰冷的,眼前的尸体是冰冷的。此时唯有她的心是热的,她要用这份“热”去揭开事情的真相,让在这个世界遭受冰冷的人可以在另一个世界里暖暖地生活……

时钟悄然走至傍晚五点半,阚仲博正埋头在一堆文件里。

突然,几声敲门声,一个身影站在了阚仲博办公室的门口,只见她半掩了门走了进来。

“仲博哥……”

阚仲博依然低着头看着手里的文件,“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啊?”陈佳妮撒娇般地反问了句,她走到办公桌前,“我前几天去意大利参加时装发布会,特意选了几套最新款的男装送给你。”说着,陈佳妮把手里的几个袋子放到了阚仲博的办公桌上。

“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不缺衣服。”

“仲博哥,咱俩从小一起长大,你还跟我客气啊?再说,我买都买了,你不要岂不是浪费了?”

“那你送给亓铭昊吧,他正好这几天嚷着要去欧洲买衣服。”

听了阚仲博的话,陈佳妮脸色一变,好半天才勉勉强强挤出个笑来,“好,好啊,如果亓铭昊喜欢的话,那就给他吧。”

片刻尴尬的沉默过后,陈佳妮又撒娇般地开了口:“仲博哥,我都来了一会儿了,你也不说给我倒杯水。”

阚仲博微微蹙了蹙眉,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身,走到饮水机前倒了杯水递到了陈佳妮面前。

陈佳妮接过水唇角一弯,笑道:“仲博哥,咱俩好久没一起吃饭了,晚上你请我吃饭吧。”

“晚上我已经有约了。”阚仲博淡淡回道。

阚仲博痛快的回绝使陈佳妮的脸色似乎比方才更难看了些,“仲博哥,我们认识了20几年,我对你的心思你难道不清楚吗?你非得要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吗?以前有芷妃姐在,我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可如今你还是不能考虑一下我吗?”

阚仲博表情平淡地看着陈佳妮,不急不缓道:“佳妮,我以前没有考虑过,现在、将来也不会考虑。”

“为什么?”陈佳妮的眼神里、声音里都透着绝望与不甘。

“没有感觉就是没有感觉,没有为什么。”

陈佳妮仿佛被阚仲博的话深深刺激到了,只见她愣怔在那儿,眼底泛红,犹如充血一般。

缄默半晌后,她似乎是用余光快速扫了眼半掩的门口,忽然,只见她踮起脚尖,双手扶上阚仲博的胸膛,朝着他的唇就吻了上去。

陈佳妮这突如其来的吻让阚仲博不由一愣,不过只一瞬间他便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了陈佳妮。阚仲博狠狠抓起了陈佳妮放在自己胸膛上的那双手,紧紧盯着她,眼中透出几分不悦的神情。

“仲博哥,我爱你。”陈佳妮注视着阚仲博,语气坚定地告白道。

这时,阚仲博忽觉门口有人,他侧头看去,目光正好落向了一个人的身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