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入瓮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272字
  • 2021-08-23 13:01:43

“……李姐,你怎么来了?怎么不在家多休息几天啊?”谭美丽看到李知浅出现在办公室,微微一惊。

“我身体没什么事了。怎么样?药物分析结果出来了吗?”

“嗯,靳主任办事效率快,今天上午结果就出来了。这是国外非法流通的一种新型迷药,在进入人体后,通过麻痹神经,从而使人失去意识。它的最大特点是在体内只存留三到四个小时,服用者醒后通常记忆全无。不过还好韩队他们及时送李姐你去医院处理,所以并没有留下太大的副作用。”

“韩队他们的调查进行地怎么样了?”

“申请搜查令后,已经开始对杨远的公司、他控股的什么餐厅酒吧还有他的家进行了全面搜查,特别是在他家的密室里找到了不少有利证据。”

“……密室?”李知浅愣了一瞬,转而轻哼一声,“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李知浅话音刚落,就见有人走了进来,她侧头一看,是刑警队的同事。

“李姐,杨远被带回来了,韩队叫你过去。”

“好。”说着,李知浅跟同事一起走出了办公室。

步入审讯室,李知浅看了看坐在自己对面的“熟人”,“我们又在这里见面了,这次杨先生感觉如何?该不会还要说是误会吧?”

只见杨远气定神闲地看着李知浅,玩味笑道:“被李警官的美色所惑,是我大意了,这一局李警官赢得漂亮。能有你这样的对手,我很满意,我非常期待在我出去之后能与李警官你再继续相爱相杀。”

“‘爱’是不存在的,‘杀’倒是不假。不过,你害过多少人我相信你心里清楚得很,我不认为你还有出去的那一天,反倒是我不介意清明节的时候买一束菊花去看你。”

只见杨远挂在唇边的笑容陡然淡了下去,戾气从他的眼中一点一点浮现了出来。李知浅没有再看他,一个转身,走出了审讯室。

……

难得有个轻松的假期,李知浅慵懒地靠在飘窗边,手里捧着刚买的小说。

李知浅看得正津津有味,突然只见房间的门被人大力推了开。

李知浅一抬头,就看见阚仲博眼中带着微微的愠意走了进来。

“李知浅你是不是疯了?为了破案拿自己去做诱饵……”

“……你,你怎么知道的?”李知浅微微一怔。

“我跟着律师去看杨远了。”

“哦……”李知浅合上手里的书,“警察卧底又不是什么稀奇事,不用这么大惊小怪。”李知浅笑了笑,轻描淡写地答了句。

“难道工作比性命更重要?”阚仲博的眉心微微皱了皱。

放下手里的书,李知浅认真地看着阚仲博,“对我来说那不仅仅是工作,更是使命,我既然选择了这一行,我就做过牺牲的准备。”

面对李知浅那张坚定的面庞,阚仲博突然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冷静片刻,他走到李知浅身边蹲了下来。

“我不会对你的工作指手画脚,我尊重你的每一个决定。但是,可不可以答应我,为了你父母,也为了我,尽量不要把自己置于危险之中,好吗?”

望着阚仲博那双饱含爱意的双眸,李知浅含笑轻轻点了点头,“好,我答应你……”

春至,医院的病患多了起来,阚仲博在连续工作了10几天后,终于能够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两天。

一觉醒来,阚仲博看了眼床头柜上的闹钟,10:45,已经快到中午了。醒了醒神,阚仲博翻身下了床。他穿了套长款黑色真丝睡衣,不仅衬得他皮肤更加光洁白皙,而且那挺拔颀长的身材也是一览无遗。

阚仲博从卧室出来,见书房的门半开着,便走了进去。推门进去的那一刻,正看到李知浅坐在电脑前写着什么。

自从李知浅再次回到阚仲博家,阚仲博就主动把书房的一半让了出来给她用。不仅如此,阚仲博还为李知浅添置了一套高档书柜,又在落地窗边铺了一大片白色绒毯,上面搁置了一张三十几厘米高的水晶桌。这样,李知浅就可以在洒满阳光的天地里享受着读书、工作的时光。

阚仲博几步走到李知浅的身后,双手环住她的肩膀,在她头顶轻轻地落下一个吻。

“醒了?”李知浅一边打着报告,一边轻柔地问。

“嗯。这几天早出晚归的,都没怎么好好看看你。”阚仲博说着,把李知浅搂得更紧了些。

搂了好一会儿,阚仲博才松开李知浅,在她身边坐了下去。李知浅侧身看了阚仲博一眼,他的眼角还残留着一丝疲惫。

“很辛苦吧,医院的工作本来就忙,你还要打理集团的事。”

阚仲博沉默了片刻,终究只是淡淡地回了两个字,“还好。”

时光流逝,她与他相识已一年有余,虽然对阚仲博还未全然了解,但李知浅深知“戴其冠承其重”的道理,所以她多少能感受到阚仲博肩上的压力跟内心的寂寞。

李知浅不由盯着阚仲博的眼睛看了片刻。他的眼神虽然深邃,眼睛却是那般明亮,仿佛在他的眼睛里能看见整片星空。

见李知浅定定地看着自己,阚仲博的双眸不由得微微一眯,笑着问:“看什么呢?”

“你的眼睛。”李知浅回答道,“我记得我在妙仁医院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最先注意到的就是你的眼睛。”

“为什么?”阚仲博修长的手指轻抚着李知浅的脸颊。

“说不上来为什么,就是感觉那是一双有故事的眼睛。”

一提到医院,李知浅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有件事想跟你说来着。我认识的一个孩子,名叫韩平,今年20岁,刚刑满释放不久。这孩子本质不坏,当初也是被人威胁、怂恿,才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我相信他出来之后会改过自新的,只是这刚出来,找工作一时有点儿难,你可不可以暂时让他在你们医院或者集团里做个保安什么的?等他以后学会一些技能之后,再让他去找个他自己喜欢的工作。”

“我怎么相信这个韩平不会再做违法的事?”阚仲博想了想说道。

“他和他家里的情况我还是比较了解的。这样,如果他要是真做了什么不好的事儿,你就立马开除他或者报警。不过现在先给他个机会,行吗?”

只见阚仲博思考了片刻,“好,那——你亲我,我就答应。”

阚仲博此话一出,李知浅惊地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她惊讶的并非阚仲博让她亲他,而是以阚仲博这么严肃的性格居然也会说出这么不严肃的话来。

“你……不是认真的吧?”李知浅睁大眼睛看着阚仲博。

“我是认真的。”阚仲博一脸的严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