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真相大白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128字
  • 2020-10-18 13:53:11

亓铭昊没头没脑的一句话,阚仲博听后眉间微拢道:“好好说话,别卖关子。”

“我有个朋友之前在BJ的医院工作,后来参加援外医疗队去了非洲,在那边工作了几年,今年才回到江户。前几天的一天,就是你去桃源救援的那天,他邀我去他家聚聚。在他家吃过饭后,他跟我讲了一些他们医疗队在非洲那边的事,还拿出来一些照片给我看。我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一大跳。你猜,我在照片里看到了谁?”

阚仲博没有应答,只是表情严肃认真地在等待着亓铭昊给他答案。

“我看到了李知浅。”亓铭昊一字一顿给出了答案。

“李知浅”?

阚仲博双眸里的如墨瞳孔蓦地收缩了一下儿。

“我问了我朋友才知道,李知浅也是援外医疗队的一员,在非洲待了三年。也就是当我们查到她去了BJ的几个月之后,她就去了非洲,直到去年才回到江户。所以,她之前去BJ,应该不是我们以为的调职升迁,而应该是去参加赴外前的培训了。”

阚仲博从沙发上站起身,踱步到了落地窗前,他放眼望向天际,“既然是误会,就该是做了断的时候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真相,阚仲博表面上的反应看似比预想中的平静。

亓铭昊走后,他从药箱里拿出止痛片,就着一口水吞咽下肚,然后又回到床上躺了下去。

这一觉睡到傍晚时,只见阚仲博费力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拿出药箱,从里面取出体温计放在了腋下。一分钟后,只听“滴滴”两声,阚仲博从腋下取出体温计一看,“39度”。阚仲博有气无力地将体温计放回到药箱,从里面取出两片退烧药服了下去,然后又在额头上贴了一片退烧贴之后,只见阚仲博栽倒回床上,浑浑噩噩地又昏睡了过去。

经过一整夜的休息,阚仲博第二天总算是恢复了元气。

他从床上起来,缓缓踱到落地的大窗前,微垂双眸凝望着窗外的景色。金色的阳光洒在他那精雕细琢的五官上,他的眼神还是那般深邃,不过此刻却好似多出了几分筹谋的意味。

几日后的一天,靳南走进办公室,“北山公园的案子破了。”

“谁干的?”听到靳南的话,李知浅从一大堆文件中猛地抬起头来,先是一愣,紧接着问道。

“被害人的男朋友。据调查,被害人的男朋友有暴力倾向,经常无故殴打被害人。被害人几次提出分手都被拒绝,后来被害人从他们的同居住所偷偷搬了出去又换了工作,可没想到过了没多久就被她男朋友给找到了,凶手在毒打被害人的过程中失手杀了被害人。”

听着靳南叙述案件经过,李知浅完全可以想像出被害人生前所遭受的残忍折磨,那该是怎样的痛苦与绝望。她深深叹了口气,紧紧握着手里的笔发了好一会儿呆。过了一会儿,只听她说道:“我在给被害人清洗尸身的时候发现即使清洗过后,那个脚印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罪犯在踢打她的时候用了多大的力气。”

靳南听了李知浅的话,把文件放到办公桌上,也叹了口气,眼底流露出同情跟遗憾。

李知浅站起身,转身望着窗外黑幕降临的夜,黑暗尽头闪着点点星光。

当我们对暴力坚决说“不”的时候,也期待法律可以严惩那些施暴之人。

“对了,你手里那个马雪的案子怎么样了?”靳南突然想起来,随口问了一句。

李知浅转回身,看着靳南摇了摇头,“还没什么进展。”

“案子要一点点侦破,总会有结果的。”

晚上,李知浅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就听放在客厅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擦了擦手,李知浅快步走到客厅,看着手机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李知浅怔了一下,迟疑了片刻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

“明天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一面。”

“明天周六,什么时间都可以。”

“好,那我明天上午十点过去接你。”说完,就听电话那头的人挂断了电话。

这是自桃源村一别之后,阚仲博第一次跟李知浅联系。

“又有什么事呢?”李知浅叹了口气,把手机放回到了桌子上。

第二天,按照约定的时间,阚仲博准时出现在了李知浅家的小区门口,李知浅下楼后上了阚仲博的车。

半个小时之后,两个人出现在了一家高档咖啡厅里。这家咖啡厅正是之前阚仲博要求李知浅签“赎罪协议”的那家咖啡厅。

两个人落座点单后,皆是一阵沉默。

过了一会儿,只见服务员端着做好的咖啡走了过来。这时,李知浅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滑动了接听键。

“喂,”

“姐,妈问你今天回不回来吃饭。”

“回,晚饭前就回去。”

挂了电话,李知浅把手机放回到包里。

“是李知漠?”

“嗯。”李知浅轻轻点了点头。

阚仲博拿起咖啡,啜饮了几口后,终于进入了主题,只听他悠悠地开了口。

“还记得吗?之前就是在这儿,我让你签了那份‘赎罪协议’。”说完,阚仲博把那份协议拿了出来,放在了桌子上。

李知浅垂眸看了眼协议,没有应声,她在等他接下来的话。

“既然在这里开始……那就在这里结束吧。”阚仲博语气淡淡地说道。

“……”闻言,李知浅面带惊讶地抬眼看向阚仲博,此刻的她着实搞不懂阚仲博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终止协议,你也不再是我的‘私人秘书’。”

李知浅注视着阚仲博愣了几秒钟,随后微微垂下了双睑。

到底他是讨厌自己的吧,如今连面也不想再见了。

抬起双眸再次看向阚仲博,李知浅微微一笑,“好,既然你想终止协议,我自然尊重你的意愿,明天我就去把放在你家的东西取走。”

阚仲博盯着李知浅看了片刻,忽然,只见他上半身微微朝李知浅的方向倾斜了几度。李知浅被阚仲博这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下儿,微微睁大双眸看着他。

“我刚才说不用你再做我的私人秘书,那么,换一个身份,”阚仲博美得不可言表的双眸紧紧地注视着李知浅,“做我的女朋友……你愿意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