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致命的靠近①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268字
  • 2019-12-08 12:10:37

阚仲博深沉的双眸紧紧注视着李知浅,那双美得不可方物的眼睛里此刻布满了血丝。

“……你喝酒了?!”李知浅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阚仲博,眼里含了几分震惊。

阚仲博没有理会李知浅的震惊,因为下一刻他送给了李知浅一份更大的震惊。只见他朝李知浅的双唇直接吻了下去,猝不及防、毫无征兆,李知浅只觉脑子霎那间一片空白。

阚仲博狠狠地吻着李知浅。那吻是毫不客气的,是霸道疯狂的,还混着血腥的味道。

“阚仲博!”李知浅大声地叫他的名字,她想“唤醒”他。然而此时的阚仲博犹如离魂一般,全然是听不到、看不见的状态,只是贪婪地吻着李知浅那朱红软绵的双唇。

李知浅紧紧闭起双眼,陷入浑浑噩噩里,她看着自己在“幻境”之中一点一点沉沦……

“芷妃……”

“芷妃?!”

“芷妃”两个字刺入耳中,李知浅犹如被惊雷炸醒一般猛地睁开了双眼。这两个字犹如一双利手,把李知浅从“幻境”之中生生拉回到了现实。

“芷妃,我好想你。”阚仲博紧紧抱着李知浅,在她耳边柔声呢喃着。

清醒过来的李知浅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把阚仲博推了开来。而阚仲博也渐渐闭上了双眼,犹如睡死过去一般一动不再动了。

看着昏睡过去的阚仲博,携了一丝苦笑,李知浅夺门而出。

跑下楼去,李知浅的脚步倏然停住了,回过头她朝楼上的方向看去。

难道你真的像陈佳妮说的那样把我当成她了吗?

转过头,李知浅努力压制住自己有些颤抖的身体,迈步离开了阚仲博的家。

而房间里,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此刻缓缓睁开双眼,慢慢坐了起来。那双布满血丝的双眸此刻愈发通红,红得仿佛能滴出血来一般。只见他牵起嘴角笑了笑,只是那笑里隐约夹杂着几分无奈。

如何收场,自己惹来的债?

……

开完会回到办公室,李知浅拿起放在桌子上的手机看了看,随后又放回到了桌子上。

这几天她暂时回去了自己的家,对于前几天发生的事,她权当阚仲博是“思妻心切”、“酒后乱性”。她没有打算要去跟他计较,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些时间也给阚仲博一些时间来消化或者是淡忘所发生的事情。

也许这也是阚仲博的想法吧,所以他几天以来也没有再联系过自己。

“铃……”办公室的电话铃声打断了李知浅的思绪,她走过去接起电话。

“喂,”

“李副主任,北山公园发现一具女尸。”

“好,我马上过去。”

放下电话,李知浅匆匆走出了办公室。

北山公园的灌木丛中,一具女性尸体躺在一堆杂草之中,李知浅正认真地检视着尸体。

“死者衣物完整,头部一侧有伤口,心脏位置有一处刀伤,年龄估计在25岁至28岁之间。”这边李知浅说着,那边谭美丽做着笔记。

“韩队,这里应该不是案发第一现场。死者的头部和上半身出现尸斑,说明尸体很有可能在原地置留了36个小时以上,然后被转移了,而且我推断尸体不止被移动过一次。”

“好,我马上派人去查。”

第二天,窦钟黎拿着整理好的资料走进了李知浅的办公室,“浅儿,这是案发现场的照片。”

“什,什么?”

窦钟黎微微偏头,看了看李知浅,“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这几天心不在焉的。”

“哪有?”避开窦钟黎的目光,李知浅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照片。

“你看看现场,围了一大堆人,这年头看热闹的人怎么就这么多?”窦钟黎看着李知浅手里的照片说道。

李知浅把照片认认真真地翻看了一遍,“钟黎,你叫韩队查一下,看看这些围观的人里有没有可疑的。”

“你是说凶手也有可能在围观的人群里?”

“嗯,有的凶手不就是会回到现场,混在围观人群里暗中观察吗?”

“好,一会儿我就去找韩队。”窦钟黎看着李知浅,顿了顿,“你该不会是和阚仲博发生什么事了吧?”

只见李知浅拿着照片的手微微僵了一下儿,她放下手里的照片抬起头看向窦钟黎,“哪有,别瞎说,我跟他能有什么事?”

“没有就好,他要是欺负你,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出气,听见没?”

李知浅不由一笑,轻轻应了声“好。”

解剖室里,李知浅认真仔细地进行着尸检工作。

“美丽,你看,死者的脸部皮肤嵌进了两片黄色的树叶。”

谭美丽闻言,弯下身去仔细观察了一下那两片叶子,“奇怪,案发现场并没有这种黄色的树叶啊。”

李知浅把两片树叶小心翼翼地放进了证物袋里,“我之前就推断北山公园不是案发第一现场,如今这两片树叶更证明了之前的推断。”

“罗卡交换定律。”

“没错,”李知浅点了点头,“就是罗卡定律,所以只要我们找到这两片叶子的生长地,就能找到案发第一现场。美丽,你去找专家鉴定一下儿树叶的品种,然后去查这种树在江户的生长分布。”李知浅说着,将手里装着树叶的证物袋递给了谭美丽。

“好,我这就去。”

谭美丽离开后,李知浅继续她的尸检工作。当她在检查死者腹部时,隐约看到腹部上印有什么东西。她拿过紫外灯照向死者的腹部仔细查看着,一个个字母就这样清晰地映入了眼中。

尸检完毕之后,李知浅开始清洗尸身。当她清洗完尸身后,目光再次落向死者腹部的时候,李知浅的眉心不由得紧紧皱了皱。

从解剖室出来,李知浅随意拿起手机翻看了一眼,一条推送的新闻:“善水市桃源村发生5级地震并引发泥石流,部分房屋倒塌,伤亡情况暂时不明。”

李知浅轻轻叹了口气,天灾人祸总是人最不想看到的。

“李姐,韩队叫你去开会。”

“好,马上来。”

“仲博,已经跟宝美那边的人接触过了,听他们的语气,并购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咱们是不是该准备准备,飞去美国跟他们谈判了?”亓铭昊在阚仲博的办公室里,吊儿郎当地在沙发上瘫坐着。

“那么远去美国做什么?费时费力。”阚仲博抬眸瞥了眼亓铭昊,“上赶着不是买卖,就说我走不开,叫他们的人来,在江户谈。”

听了阚仲博的话,亓铭昊直了直身子,收回翘起的二郎腿,调侃道:“阚仲博,我发现你是越来越嚣张了。”

阚仲博冷笑一声,拿起一堆厚厚的资料认真地看了起来。

市局刑警队的会议室里,只见李知浅手拿资料站在白板边。

“死者生前没有遭受性侵,头部一侧遭受过重击,留下一道5.2厘米的凹陷伤口并造成颅骨碎裂。另外,我用紫外光照射死者腹部,发现了一个鞋印,可以清楚看出几个排列的字母——uranu,最后一个字母太过模糊看不清楚,不过我推测鞋的品牌应该是有名的帆布鞋品牌Uranus。”

“所以嫌犯的鞋子里有Uranus的鞋?”

“应该是。”李知浅点点头。

“不错,这是个重要线索,搞不好还是个突破口。”韩队看着手里的资料满意地点了点头。

会议结束,窦钟黎挽着李知浅从会议室出来。

“看新闻没?桃源村地震了。”

“嗯,看了。”

“我和莫严去年还去那儿玩来着,这怎么说地震就地震了。唉,但愿大家都能够平安吧。”

时间又过去了一天,没有加班的日子,李知浅难得早早儿回了家。

吃过晚饭,她随手打开了电视,正是晚间新闻时间。

“桃源村地震已造成26人死亡,上百人不同程度受伤,截止今日17时,共发生余震2次。救援队正在积极开展救援工作,救灾物资也在源源不断运往灾区。我市阚氏集团捐赠了大量的急需物资及药品,总裁阚仲博亲自率领医疗队奔赴灾区。另外,在赶往灾区途中,阚氏集团的车队遇到余震及山体滑坡,造成其中一辆物资车侧翻……”

看到电视里播放的新闻,李知浅微微一惊,“阚仲博去灾区了?怎么车还翻了?”

李知浅踱到沙发边坐下,握着手机像是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只见她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屏幕上面显示的名字是阚仲博。只是打了好久,电话那头都无人接听。李知浅的脸上渐渐浮现出一丝担忧的神情。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李知浅拿起手机再次拨打了阚仲博的电话,仍旧是无人接听。挂了电话,李知浅皱了皱眉,只见她翻到一个手机号拨打了出去。过了几秒钟,只听一声“喂”从听筒那边传来。

“靳南,我能请一天半的假吗?后天下午我就回去上班。”

“发生什么事了吗?”只听电话那边的语气变得有一丝紧张。

“没有,我只是有点儿私事想要处理一下。”

“那就给你放两天假,反正你年假也没怎么用。”

“好,谢谢你,靳南。”

这一夜李知浅睡得并不大安稳,她早早儿起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匆匆出了门。

桃源村一个临时搭建的简易帐篷里,阚仲博正忙着救治伤患。一阵忙碌后,走出帐篷,只听他对门口停着的一辆车里的人说:“取些破伤风疫苗来。”

“是,院长。”

说完,阚仲博转身正要回帐篷,却只见他猛然间停住了脚步,整个人瞬间怔住。握在手里的听诊器也从指尖滑落,哐铛一声掉在了地上。阚仲博的惊诧溢满了整个眼眸,而那眼眸里清清楚楚地倒映出了一个娇小女人的身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