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清醒一点儿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400字
  • 2019-12-07 20:00:00

最近这段日子,阚仲博每当看到李知浅的时候,心里总会涌上一股异样的感觉,有时候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心里泛起的那层微微的涟漪。他感觉自己像是被几种情绪互相撕扯着,让他很不舒服,于是他索性住进了酒店,几天没有回家。

“你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放着大别墅不回,跑去住酒店?”亓铭昊疑惑不解。

“铭昊,你去安排一下,我要带医疗队进藏。”阚仲博并没有解答亓铭昊的疑惑。

“又去给孩子做手术?”

“嗯。”

只见阚仲博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输了几个字,“我要出差”,可几秒钟后,一个撤回键,几个字便消失无踪了。

李知浅有些医学方面的问题想要请教医学院的老师,于是她跑去了医学院。

在校园里,她碰巧遇到了一位熟识的老师。

“张老师,好久不见,您还好吗?”

“是知浅啊,我挺好的。”张老师笑盈盈地点了点头,“哦,对了,听说你父亲住院了,怎么样了?”

“没什么大碍,已经出院了,不过……”李知浅疑惑地看着张老师,“您是怎么知道的?”

“你父亲刚住院那会儿,靳南来找过我,说你父亲心脏有点儿问题,问我能不能找找江户这方面的专家,我看他手里还拿了一大堆相关的资料。他还找到了院长,请院长帮忙联系心脏科专家。不过第二天他就打来电话,说你已经找到了BJ的专家,让我们不用联系了。”

张老师的话让李知浅一怔,过了几秒她才缓过神来,“原来是这样……张老师,真是给您添麻烦了。”

“没什么麻烦的,既然你父亲没什么大碍就好。”

“谢谢老师关心。”

“好,那我还有课就先走了。”

“好的,张老师再见。”

目送走张老师,李知浅怔怔地伫立在原地,良久。

靳南……

雪区

“阚大夫,欢迎你们的到来,已经安排了几个孩子住进了县医院,就等着手术呢。”只见一个50几岁的雪区大叔,在看到阚仲博后上前激动地握住了阚仲博的手。

“次仁大叔,我这次来不仅给孩子们做手术,而且还带了一批最新的医疗器械给咱们县医院。”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次仁大叔满眼感激地看着阚仲博。

阚仲博握着次仁大叔的手摇摇头,“现在医院里等待手术的孩子有几个?”

“现在有7个,其中两个情况严重一点儿。这几个孩子的费用全部都是世甜基金赞助的。”

世甜基金是阚仲博在抚养阚世甜之后,以阚世甜的名字在雪区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设立的基金,旨在帮助那些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家庭困难的雪区儿童。

在听了次仁大叔的话后,阚仲博点了点头,“好,等回头开会了解完几个孩子的情况,就安排手术。”

……

阚仲博回到江户,已经是10天之后。

下了飞机,他递给亓铭昊一张卡,“今晚的庆功宴我就不去了,你带大家好好玩。”

“你是院长,不去不合适吧?”亓铭昊接过卡说。

“我有点儿累了,而且我好几天没看到甜甜了。”说完,阚仲博挥了挥手,径自离开了。

阚仲博的司机把他的车停在了停车场,他接过车钥匙,朝停车场走去。往停车场去的路上,只见他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吴妈,我今晚回家,你把卧室收拾一下。”

“好的,先生。”

接下来阚仲博似乎犹豫了片刻,然后才听他问道:“李……李小姐在家吗?”

“李小姐说今天值班,晚上不回来。”

阚仲博顿了一瞬答道:“好,我知道了。”

阚仲博一路驶回了阚母家。

十几天没见到爸爸的阚世甜,在看到爸爸的那一刻一下子冲了上去,搂住爸爸的脖子就不肯松手。

晚饭后,阚仲博陪甜甜写了一会儿作业,又陪她玩了一会儿,然后哄她入了睡。

离开阚母家时已是晚上10点多,路上的车辆已然少了许多。阚仲博静静地开着车,朝自家别墅的方向驶去。前面一个红灯,阚仲博踩下了刹车。他直直地注视着信号灯。等到绿灯亮起时,只见他突然改变了方向,驶向了另一条路。

江户市公安局的门口不知从什么时候停了一辆车,车里的人透过车窗静静地望着公安局的大楼,仿佛在思忖着什么。

避而不见多日,为的就是能让自己清醒起来,该是断了这该死念想的时候了。

不知过了多久,车里的人才驱动车子缓缓离去。

阚氏集团会议室

“要想涉及零售业,跟宝美合作是最佳选择,宝美集团在全球12个国家的25个地区都设有生产设施,员工近2万,全球年销售额近70亿美元。跟他们合作,拓展空间会很大。”

“合作?”阚仲博看着手里的文件,眉眼微微一挑低语道。

“对啊,强强联合,扩大销售规模,扩大市场份额,前景非常可观。”亓铭昊接了阚仲博的“喃喃自语”,看着他说。

听了亓铭昊的话,只见阚仲博轻轻哼笑了一声,“不是合作,是并购。”

“……什么?”亓铭昊猛地看向阚仲博。

在场的其他董事也都是一惊,满脸错愕地看着阚仲博。

“并购。阚氏集团必须拥有绝对的话语权和市场份额,在定价,产品的货架曝光率等方面,必须由阚氏集团来主导。”阚仲博淡淡的语气中夹杂着几分强势。

“可是,宝美集团实力很强,要想并购绝非易事啊。”一个懂事开口道。

“强才有趣,要不然有什么意思。”阚仲博嘴角噙着一点笑意说道。“现在并购,时机刚好成熟,也是扩大我们品牌效应的一个绝好时机。铭昊,你叫人把相关资料和数据全部整理好后交给我。谈判,我亲自去。”

亓铭昊瞥了阚仲博一眼,心想: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估计早就觊觎宝美很久了。得,这下儿可有的忙了,也没时间去猎艳了。

亓铭昊偷偷瞪了一眼阚仲博,不咸不淡地回了句“好……”

厨房里,阚仲博望着面前的酒柜怔了半天,这酒柜里的酒三年未再动过。

阚仲博盯着眼前的各式洋酒半晌后,只见他伸手拿出了一瓶打了开来。缓缓地把酒倒入酒杯中,阚仲博拿起了杯子。望着杯中那泛着涟漪的艳红,阚仲博犹豫片刻后将酒一饮而尽。一杯饮尽后,阚仲博又倒了一杯,就这样,一口气连饮了数杯。

也许是几年未再饮酒,几杯下肚,阚仲博便觉得自己有些头昏脑胀起来,从脸庞到脖颈渐变式地泛开了一层层红晕。又是几杯下肚后,只见他站起身,踉跄着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不知过了多久,李知浅回来了。她抬眸看了眼挂在客厅墙上的时钟,已经是晚上11点了,拖着疲惫的身躯李知浅上了楼。

当她正要打开房门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响动,她侧过头去一看,只见阚仲博从房间里快步走了过来。

李知浅一惊,“你回来……”

口中的话还未说完,李知浅只觉得自己被人大力一推,撞在了墙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