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替代品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501字
  • 2019-12-07 12:00:36

阚仲博蓦地看向李知漠,这突如其来的一问,阚仲博显然没有心理防备。只见他微微皱了皱眉,顿了片刻后才回道:“不是”。

“那你喜欢我姐?”

阚仲博的眉心皱得更深了些。

“见谅,我没别的意思。其实,我只是想说别看我姐这个人外表看起来挺坚强的,实际上内心敏感脆弱得很。如果你是我姐的朋友,那就有劳你多照顾她,如果……如果你喜欢她,那就请你一定好好待她。”……

这几天李父的身体有所好转,李知浅这才稍稍安心了些,于是回到单位去上班了。

“知浅,叔叔好些没?本来想去医院看叔叔,可莫严说现在去添乱,所以就打算等叔叔好一些再去看他。”听说李知浅回了单位,窦钟黎忙跑去了她的办公室。

“好多了,做了全面检查,只是心脏有点儿问题。”

“既然没大问题那就好,你也不要太担心了。”

或许是最近几天精神紧张,又要跑医院照顾父亲没怎么休息好,李知浅整理报告的时候竟不知不觉睡着了。不知睡了多久,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方才还没整理完的资料不仅已经被整理好打印了出来,而且还被整整齐齐地放进了文件夹里。文件夹上放了一张纸条,只见上面写着:“小冰箱里有蛋糕,给你补充体力,吃完心情也会变好。”

李知浅打开冰箱,看见了放在里面的蛋糕,不由会心一笑。

谢谢你——靳南。

晚间,李知浅探视完父亲后,在医院门口等出租车的工夫,一个“不速之客”突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么巧啊,居然会在这儿碰到李小姐。”陈佳妮“热情”地上前打招呼,“你这是从仲博哥那儿下班了?”

“是。”李知浅敷衍地答了句。

“我家亲戚住院,我过来看看。既然今天咱们碰巧遇到了,那择日不如撞日,我请李小姐去喝杯咖啡吧。”

“喝咖啡就不必了吧,我还有事……”

“李小姐平时也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吗?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陈佳妮打断李知浅的话,笑意盈盈地看着李知浅。

李知浅看了眼陈佳妮,突然心生一丝好奇,她倒想看看,陈佳妮要跟她说点儿什么。

“那好吧。”李知浅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时间的咖啡厅里,客人并不多。

陈佳妮喝了几口咖啡后,只见她瞥了一眼李知浅,随后带着笑意开了口,“李小姐是什么时候开始做仲博哥的私人秘书的?”

“几个月前。”

“仲博哥这个人啊,性子有些冷,不太平易近人,为他工作不容易吧?”

“还好,只是一份工作而已,谈不上容易不容易。”

“李小姐要是做得辛苦,只管告诉我,我高薪把你撬走。”

这话在李知浅听来,自然是有另外一层含义,那就是“希望你能识趣点儿,离开阚仲博”。

“这我可做不了主,毕竟是签了‘合同’的。”李知浅这话其实不假。

“哈哈……”陈佳妮看似被李知浅的话逗笑,“不过话说回来,我对李小姐还真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就感觉很亲切,你让我想起了一位故人,她曾经是我最好的姐妹。如今仔细端详李小姐,你们两个人还真是长得有几分相似呢。”

说到这儿,陈佳妮突然停顿了片刻,她瞥了一眼李知浅才又接着说:“我说的那个好姐妹其实不是别人,正是仲博哥之前的未婚妻。”说完,陈佳妮又看了看李知浅。

“你说的是赵芷妃?”一丝疑惑微微浮现在李知浅的脸上。

“……你知道赵芷妃?!”陈佳妮面色陡然一惊。

没想到仲博哥连这么隐私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我认识阚仲博之前就已经认识赵小姐了。”

“你认识赵……芷妃姐?”陈佳妮面上的惊色更重了几分。

对于已故之人,李知浅不想过多提及。“陈小姐,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李知浅站了起来。

陈佳妮见李知浅要走,心里急了表面却又故作镇定,“李小姐,既然我与你一见如故,你又是芷妃姐认识的人,那我还真是想好心提醒你一句。”

“……提醒?”李知浅疑惑地看向陈佳妮。

“既然李小姐认识芷妃姐,那就应该晓得你们两个人的容貌有几分相似。那么,仲博哥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他在透过你看谁……你该不会不清楚吧?”

“所以呢?”李知浅唇角一弯,淡淡笑问。

“所以出于好意,我想提醒李小姐一句,可千万别稀里糊涂地……成了别人的替代品。”

李知浅莞尔一笑,“多谢陈小姐的提醒,不过我倒是很好奇,当年阚仲博跟赵芷妃小姐在一起的时候,陈小姐也是这般煞费苦心地为二人‘着想’的吗?”李知浅那注视陈佳妮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清清楚楚的鄙夷,“谢谢你的咖啡,有机会回请你,再见!”说完,李知浅一个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身后留下了满眼愤恨的陈佳妮。

李父顺利康复出院,总算是虚惊一场,全家人的心情也随着李父身体的康复大好起来,李知浅拉着窦钟黎跑去了美发室剪染了头发。

“你这个颜色染完跟没染似的,太深了,你应该染一个亮一点儿的颜色。”窦钟黎看着李知浅的头发不满意地摇了摇头。

“太扎眼的颜色不适合我。”

这时,毕莫严收到窦钟黎的短信赶了过来,“你俩头发弄完了?弄完咱们就去吃饭吧,我都快饿死了。”

“知浅染头发了。”

“啊?染了吗?这不是黑的吗?”毕莫严揪起几根李知浅的头发观察了半天。

“你看吧,我就说这个颜色你挑得不对。”

“哎呀,快走吧。”李知浅拉起窦钟黎的胳膊朝楼下美食城大步走去。

晚上回到家,李知浅见阚仲博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自从父亲生病后,李知浅看着阚仲博为她父亲所做的一切,心里充满了感激,对他的“厌恶”似乎也少了几分。是感激吗?还是感动?不对,怎么会?李知浅自嘲了一下,在他眼里你可是间接害死他爱人和哥哥的“仇人”,你怎么会生出这种“自作多情”的幻觉来?李知浅,清醒一点儿!

“我回来了。”李知浅说道。

阚仲博极轻地应了声“嗯。”

果然还是那个冷冰冰的阚仲博。

李知浅本打算先溜为敬,可是想了一想还是走到了阚仲博跟前。

“我爸的事,真的太感谢你了,大恩不言谢,我也知道你什么都不缺,如果以后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会尽我全力的。”

“那就好好履行你的赎罪协议,当做回报。”阚仲博淡淡回了句,视线依然只是停留在杂志上。

李知浅微微怔了一下儿。很好,果然还是聊不到一块儿去的。顿了顿,李知浅说:“好,那我不打扰你了。”

李知浅朝楼上走去,在上了几个台阶之后,她忽听身后传来阚仲博的声音。

“头发的颜色很漂亮。”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李知浅猛地停住了脚步,她微垂眼眸望着阚仲博坐在沙发上的侧影愣了片刻。不会是幻听吧?李知浅眨了眨眼睛,仿佛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知浅上楼后,阚仲博放下手里的杂志,他的视线落向了茶几的一角上,似是陷入了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