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突发状况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312字
  • 2019-12-05 20:00:30

“吴妈,今晚我要出席陈家给陈佳妮举办的生日宴,晚饭不用准备我的了。”

“好的,先生。”

阚仲博跟吴妈的对话刚好被刚刚下楼的李知浅听到。阚仲博转过身突然看到有个人站在身后,似乎吓了一跳,他微微蹙眉,拿起公文包出了门。

第二天早上,李知浅正在吃早餐,只见阚仲博挂着一脸的疲倦回来了。

“回来了?”李知浅打了声招呼后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一夜未归,李知浅大概明白了什么,只是她没想到阚仲博跟陈佳妮原来已经是这种程度的关系。

“先生回来了?”从吴妈看阚仲博的表情来看,显然她的想法与李知浅不谋而合。“先生吃过早饭了?”言外之意,在陈小姐家应该用过早餐了吧。

察觉到吴妈的表情跟语气,阚仲博的眉间微不可见地皱了皱,只听他干咳两声,“还没吃,昨晚参加生日宴会的时候被医院叫了回去,连做了两台急诊手术,下了手术台就从医院直接回来了。”

听了阚仲博的话,吴妈微微一愣,显然是出乎意料,“好的,您稍等,我这就给您准备早餐。”

阚仲博走到餐桌前坐了下去,他瞥了一眼正在低头吃饭的李知浅。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莫名其妙地跟吴妈解释了几句,他原本可以不用解释的。想到这儿,他眉心微微一拢,移开目光看向了别处……

时间悄然又过了一周,今天阚仲博跟李知浅约定在医院碰面,然后一起去接甜甜。

查房的时候,手机铃声突然响起,阚仲博拿起手机一看,眉头微微皱了一下儿。

“喂,”

“仲博哥,今天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妈说亲自下厨。前几天我生日,你过来送完礼物饭都没吃就走了。”

“替我谢谢伯母,不过今天我有事。”

“那,那明天呢?”

“明天我要去我妈那里。”

“那好……那好吧,等有时间我们再约。”

挂断电话,阚仲博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

又过了一会儿,阚仲博的手机再次响起,他拿出一看,一条微信“我在一楼”。

只见阚仲博的纤长手指在手机键盘上敲打了几下,“好,再等我一下儿”。阚仲博难得回复一次信息。

李知浅在大堂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可还没等椅子坐热,就听走廊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李知浅腾地站起身朝走廊那边跑了过去。

处置室的门口已经围了几个人,只见一个看起来有些瘦弱的男子发了疯似的掐住了一名护士的脖子,那名护士已双颊通红。围观的人不敢上前只是看着,有的人还拿着手机在拍。李知浅见状大声喊了句“快叫保安!”便冲进了处置室。

李知浅竭尽全力与那名男子缠斗的时候,无意间发现医用托盘里放着一支还未注射的针管。

“针管里是什么药?”李知浅问道。

被李知浅解救的护士虽然惊魂未定,好在反应够快,马上答道:“镇静剂。”

李知浅听后秒速抄起托盘里的针管朝那个男子的臀大肌位置扎了下去。拔出针头的工夫,保安赶了过来,几个人一把制伏了男子。李知浅退后几步倚向病床边,深深喘了几口气。

大家惊魂未定之时,只见处置室突然闪进一个人,看着眼前的一切,严肃问道:“怎么回事?”

“院长,这个病人情绪一直不稳定,有些狂躁。本来要给他注射镇静剂,结果还没等注射,他就突然发起狂来。”一个护士上前回答道。

阚仲博的耳朵虽然听着护士的说明,目光却一直放在李知浅的身上。当他的视线落在李知浅通红的双臂时,只见他不禁眉间一皱。

这时亓铭昊闻讯也赶了过来。

“铭昊,这里的事情你来处理。”说完,阚仲博朝李知浅走过去,轻柔地拉住她的手带她离开了。

阚仲博的举动,别说围观的医生和护士,就是亓铭昊也被惊得张大了嘴巴。

阚仲博拉着李知浅回到办公室,把她按在了沙发上,然后从药箱里拿出一瓶药酒来。他一边皱着眉头看着李知浅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一边挽起自己的衣袖,倒了一点儿药酒在手上搓了搓,然后轻轻地揉着李知浅的胳膊。那动作虽轻柔,可脸上却不带一丝表情,李知浅只得静静地看着阚仲博给她的胳膊擦药酒。

擦完药酒,阚仲博抽出一张纸巾来擦了擦手,才开了口,“你虽然是警察,有一见到危险就想往上冲的职业病,但凡事还是得量力而为,逞能不是勇敢,是——愚蠢。”

听了阚仲博的话,李知浅愤愤地瞪了他一眼,果然从他嘴里出来的就不会有好话。他刚才的表现她还差点儿以为他是在担心她,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

“一会儿我让司机送你回去休息,今天我去我妈那儿陪甜甜。”

“就是一点儿淤青而已,我都答应陪甜甜去游乐园了,我不想食言。”

“那明天,明天我们带甜甜去。”

见阚仲博做了“让步”,李知浅也不好再说什么,轻轻点了点头,“好,听你的。”

“李阿姨,昨天爸爸说你受伤了,还疼吗?”

“什么事都没有,是你爸爸小题大做。”

“还想吃什么?”阚仲博难得会插句话。

“够了,这些都吃不完。”

“我要吃pancake。”甜甜举起小手说。

“好。”阚仲博宠溺地摸了摸女儿的头。

“仲博哥?”

听到这突如其来的声音,三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了头。阚仲博一看,是陈佳妮。

当陈佳妮的目光扫向李知浅时,只见她的脸上闪过一抹惊讶,“……李小姐也在啊?”

李知浅礼貌地颔首一笑,“你好”。

陈佳妮又看向了甜甜,面上瞬间展开了一个大大的微笑,“甜甜,好久没见,有没有想佳妮阿姨?”

甜甜并没有答话,大眼睛只是扑闪扑闪地看着陈佳妮,小声说了句“阿姨好”。

“你怎么在这儿?”阚仲博开口问道。

“我跟朋友来吃午饭,你说今天回阿姨家,我还想着晚上过去看看阿姨跟甜甜呢。”

“我今天不回去了。”阚仲博表情漠然,淡淡说道。

看着阚仲博面无表情的样子,陈佳妮的脸色变得似乎有些难看,“那,那我不打扰你们吃饭了,我朋友也在等着呢,改天我再去看阿姨。”说完,陈佳妮的目光转向甜甜道:“甜甜,跟佳妮阿姨说再见。”

“阿姨再见。”

陈佳妮转身离开时,用微妙的异样目光深深地看了一眼李知浅。

两次见面,李知浅算是看得明明白白,这陈佳妮对阚仲博的心思真是日月可鉴。她偷偷瞟了一眼阚仲博,嗯,也是明明白白的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正当李知浅“浮想联翩”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是李知漠。

“喂,知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