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意外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165字
  • 2019-12-04 20:00:00

阚仲博微微眯起双眸看了一眼李知浅,只见他唇角忽然一弯,笑道:“好,听你的。”阚仲博指着李知浅推荐的画看向画廊经理,“就这幅吧。”

“好的,阚总,我这就找人给您包起来。”此时画廊经理的嘴已经有点儿合拢不上了,“是您自己带回去?还是我们给您送到府上去?”

“我给你个地址,下个月12号直接送过去。”

“好的,明白。”

从画廊里出来,两个人上了车。

阚仲博没有急着发动车子,他嘴角噙着一点笑意看向李知浅,“我突然觉得,如果有一天你把我卖了,我可能还不知情地感谢你呢。”

李知浅侧过头瞥了阚仲博一眼,“别这么说,我可没那本事。”

阚仲博没再说话,按下启动按钮,发动了车子。

李知浅打开车窗,悠然地望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这会儿她的心情格外得好。

叫你平时那么欺负我,今天让你感受一下被认为钱多人傻是什么感觉。

李知浅怕自己笑出声,于是深吸两口气把笑意忍了回去。忽然,李知浅听见耳边传来了阚仲博的声音,“想笑就笑,别憋出内伤来。让我买下最贵的画,你可开心了?李知浅小姐。”

“妈——”

“回来了?快进屋吧。”

“我爸呢?”

“你还不知道你爸,他哪是能在家待住的人,去学校了,说是给学生们做演讲。”

李知浅洗过手之后,走到沙发前坐了下去,一手拿起遥控器,把电视打了开来。

“上午你表叔来了,刚走不一会儿,你要是早点回来,还能见到他。”

“真的啊,早知道我早点回来了。表叔大老远的从农村来,怎么不留他吃个饭啊?”

“你表叔说要去看儿子,我还能拦着啊。”

“小勇来江户了?”李知浅睁大眼睛问道。

“嗯,听你表叔说一个月前来的,来城里打工。就是那个现在正在建的锦绣公馆,小勇现在就在那个工地上班。”

“小勇来城里,怎么没说一声啊,要是知道的话,至少请他吃顿饭啊。”

“你表叔说小勇他们工地现在赶工,没有时间,等不忙的时候,小勇说再来咱们家串门。”

李母的话刚说完,就听电视机里传来了《午间新闻》的声音。

“观众朋友们,中午好,欢迎收看《午间新闻》,现在播报一则紧急新闻。今天上午11时30分,在建工程高档公寓锦绣公馆的施工现场发生坍塌事件,数十名建筑工人被压,伤亡情况暂时不明。据悉,锦绣公寓隶属阚氏集团投资建设……”

“这……这不就是小勇打工的那个工地吗?”李母看着电视里播放的现场画面,一时惊住了,“小勇不会有事吧?”

又是阚氏集团,李知浅皱了皱眉。

“妈,你别着急,我先给小勇打个电话。”说着,李知浅拿起手机,找到小勇的电话号码拨了出去。电话在嘟嘟声中响了好久也没有人接听。挂断电话,李知浅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妈,我先去工地那边看看,回头有消息我再告诉你,你先联系一下儿我表叔。”

“好,工地这会儿肯定很乱,你注意安全啊。”

“嗯,我知道。”

出了小区,李知浅扬手打了个出租车前往锦绣公馆。

不多时,出租车在锦绣公馆不远处停了下来。因为前方有数辆救援车,出租车无法再往前行驶。

李知浅下车后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工地大门前,此时的事发现场,一片混乱。

李知浅瞥见到几个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于是忙朝他们走了过去。

“你好,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认不认识一个叫商勇的年轻人。”

“商勇?是不是个子不太高,有点儿瘦弱的小伙子。”

“对。”李知浅马上点了点头。

“楼榻的时候,他正好在那儿附近作业,受伤了,刚被送去医院了。”

“受伤了?”李知浅微微一惊,“请问伤得严不严重?去了哪个医院?”

“不知道严不严重,反正腿上全是血,给送妙仁医院去了。”

从工地出来,李知浅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妙仁医院。

“仲博,你来了?”在阚氏集团总部等待阚仲博的亓铭昊看见阚仲博来了,赶紧走上前去。

“嗯,先去开会。”只见阚仲博大步朝会议室走去。

推开会议室的门,众股东已等在那里,阚仲博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坐了下去。

刚一坐下,就听阚仲博声音低沉地开了口,“锦绣公馆的负责人是你,工地偷工减料这么严重的事,你不知道吗?还是这根本就是你的杰作,为了中饱私囊?”

阚仲博说这番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向一个人。

阚仲鑫,阚仲博叔父阚有年的儿子。

“堂哥,冤枉啊,偷工减料这件事我不知情啊。”阚仲鑫摆出一副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是负责人,如果说你不知情,你还是罪加一等。现在人伤的伤,死的死,责任只在你。无论是巨额赔偿还是坐牢,你得一人担着,发生这么严重的事,谁也保不了你。”

“堂哥,我可是你堂弟啊,再说你是阚氏的一把手,这么大的事你不能不管啊?”阚仲鑫见阚仲博是如此态度,一下子急了。

“你既然有胆子做这种事,就应该有胆子承担所有的后果。你自己惹的祸端,还想让别人帮你擦屁股不成?”阚仲博冷眼瞧着阚仲鑫说道。说完,阚仲博又看向众股东,“所有的赔偿,拿阚仲鑫的股份来抵。另外叫律师团开始着手准备官司,无论官司结果如何,全部由该项目的负责人承担。”说完,只见阚仲博站起身,大步走出了会议室。

身后传来的是阚仲鑫竭力的嘶吼:“艹,阚仲博,算他妈的你狠。你给我等着,我爸不会饶了你的……”

“诶,你真不打算管你堂弟了?”回到阚仲博的办公室,亓铭昊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来了个葛优瘫。

只听阚仲博冷哼一声,“他自己作死,我能怎么管?”阚仲博倒了两杯水走到沙发前坐下,将其中一杯放到了亓铭昊面前。

“伤亡家属那边你去好好安抚一下,该赔偿的一分不少都要陪。”

“放心,下午我就开始处理这件事。”亓铭昊瞥了阚仲博一眼,“这件事你怎么打算?”

阚仲博将水送到唇边喝了一口,然后把杯子放到了茶几上。“发生这种事,整个董事局都会对阚仲鑫产生强烈的不满,这个扶不上墙的烂泥想必以后董事会都不会再重用他,这无疑是对阚有年父子的一记重击,我自然是得好好利用这次的机会。”

“的确是一个加速处理掉集团蛀虫的好时机。”亓铭昊点了点头。

只见阚仲博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先回医院了,有事call我。”

“好。”

妙仁医院

李知浅坐在处置室的门口,她侧过头无意朝走廊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她的眉心不由得蹙了一下儿。

冤家的路果然是窄。

“你怎么在这儿?”阚仲博带着一丝惊诧朝李知浅走了过去。

“还不是你们阚氏集团那个豆腐渣工程。我表弟在你们那个工地干活,今天楼体坍塌的时候,他的腿被砸伤了。”

“你表弟?”阚仲博惊诧之色又添了几分,“我不知道你表弟也在那里工作,他伤得重吗?”

“大面积软组织损伤,腿也骨折了。”李知浅顿了顿,带上几分不可置信的表情说:“阚仲博,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干偷工减料这种缺德事。”

“不是我,这个工程是其他股东负责的。”

“可你是阚氏集团的老总吧,你能说你没有责任吗?”

“是我失察。”阚仲博轻轻点了点头,他不想否认。“对了,你表弟叫什么名字?”

“商勇。”

“嗯,到时候我会多一倍赔偿给你表弟。”

“该赔偿多少你就赔偿多少,不必因为是我表弟你就多赔偿,我们又不是来讹钱的。”

“好。我还有工作,就先上楼了,你还要在这儿吗?”

“我在等我表叔,一会儿他跟我妈一起过来。”

阚仲博没再说话,他轻轻点了点头,从李知浅身边走开了。

次日阚氏集团

“仲博,”

阚仲博正在办公桌前处理公司事务,听到有人叫他,他抬头看去,面色不由微微一怔。

杨远……

“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大嫂有点儿事,大嫂说你今天在公司,我就上来看看你。你个大忙人,我可是好久都没见到了。”

阚仲博轻轻一笑,“你不是也一样忙,不过我倒是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你。”阚仲博一边说着,一边在座机上按下了一个键子,“Cindy,煮两杯咖啡进来。”

两个人在沙发前坐了下去。

“昨天锦绣公馆的事怎么样了?”杨远问道。

“谁的责任谁担着。对了,听说你前段时间吃了官司,事情解决了?”

杨远淡淡一笑,“一场误会而已。”顿了片刻,只见杨远看向阚仲博,“那个女法医,你……认识?”

“你说李知浅?”

“嗯。”

“认识,怎么?”阚仲博不解地看着杨远。

“不怎么,只是觉得……她很可爱,又很漂亮,不是吗?”

只听阚仲博嗤笑一声,“我警告你,她脾气可不怎么好,你最好别招惹她,小心她把你摁到解剖台上把你给解剖了。”

听了阚仲博的话,杨远的眼底浮现出几分笑意。

这……不是更有趣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