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反击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753字
  • 2019-12-03 20:00:00

走出法庭,

“李姐姐……对不起。”孙佳佳小跑过去,在李知浅的身后小声说道。

李知浅停下脚步,微微叹了口气,她转过身去看向孙佳佳。

“你对不起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李知浅看着孙佳佳顿了片刻,继而又说道:“你的做法虽然我并不赞同,但是我能理解。毕竟你还只是个学生,而对方不但是社会上的人,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害怕对方也实属正常,人之常情而已。”说到这儿,李知浅轻轻握了握孙佳佳的手,“今后如果遇到什么问题需要帮忙,你还是可以来找我。”说完,李知浅对孙佳佳微微笑了笑,然后转过身去离开了。

“姐,快中午了,一起吃饭吗?”

“不了,我没什么胃口,你们去吃吧。我先回局里了,你们路上小心。”

“好。”李知漠点了点头。

“知浅姐,咱们下次再聚。”

“嗯。”李知浅朝站在李知漠身侧的赵博文笑了笑,转身朝停车位走去。

“知漠……”看着李知浅走远后,赵博文侧首看向李知漠。

李知漠没有理睬赵博文,脸上带着几分阴沉,迈开步子先行走开了。

“李警官,”

李知浅刚打开车锁,就听身后有人叫她。她回过头去一看,双眼不由微微眯起。

“李警官,上次在公安局里匆匆一瞥,也没跟您打声招呼。听我家大嫂说您还帮过她跟我侄女甜甜,如今我同李警官也算是认识了,真是感到很荣幸。”

杨远一番话说得彬彬有礼,李知浅紧紧地盯着他看了片刻,只见她不屑地轻轻一笑,“咱们不算认识吧,况且…….我也并不想跟您认识。毕竟是江户声名赫赫的人物,我高攀不起。”

听了李知浅的话,杨远微微一笑,“李警官好像对我有点儿敌意啊,您也看到了,这只不过是个误会而已,那个孙佳佳不是都已经替我澄清了吗?”

“我不说,你别以为我就不知道你背后做了什么,你也别以为有钱有势就可以为所欲为。常在河边走,早晚会有湿鞋的那一天。”说完,李知浅打开车门就上了车,在发动车子后扬长离去。

杨远望着消失在眼前的那抹人影,唇边缓缓泛出了一抹微妙的笑,“有趣。李知浅,咱们来日方长……”

漠文律师事务所

“说吧,怎么回事?”回到办公室,李知漠把公文包重重地扔到了桌子上。

“知漠,你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赵博文,别他妈的跟我扯别的,我问你,怎么回事?”

“我不是说过吗,咱们惹不起杨远,我不想因为这一个案子就连累咱们律师倒闭,更不想因为得罪杨远而对咱俩的前途有任何影响。”

李知漠定定地瞧着赵博文,沉默片刻,只听他问道:“杨远的人是不是找过你了?今天孙佳佳突然翻供撤诉,我准备的材料全部变成了白纸,你别告诉我这是什么巧合。”

迟疑片刻,赵博文点了点头,“的确有人来过,提醒我要看清形势。”

“他们来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依你的脾气,我告诉你有用吗?”

“他们不可能只有口头警告,你是不是收他们的钱了?”李知漠紧紧地盯着赵博文。

“是,他们的确给了我一张支票,但是我没要,违法违规的事我怎么可能会去做?”赵博文说着,握住了李知漠的胳膊,“知漠,我只是想保护你,保护咱们律所。”

李知漠用力甩开赵博文的手,“赵博文,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希望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今后你要是敢再做一次这种事,别怪我到时候翻脸不认人。”

“知道了,你放心,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赵博文语气严肃认真地应道。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赵博文在办公桌前坐了下去。他点了一支烟,缓缓地抽了起来。待到手里的烟快要燃烧殆尽的那一刻,他才把烟头丢到了烟灰缸里。吐出最后一缕白烟,只见他伸手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

一张支票。

赵博文看着上面的数字愣了一会儿,然后伸出手去轻轻在那几个数字上摩挲了一番。片刻之后,只见他把支票又放回到了抽屉里,用钥匙将抽屉锁了起来……

阚仲博难得准时下班回家,于是今天的晚饭时间比平时早了一点点。

“后天周六,我要去趟画廊,你没事的话跟我一起去。”阚仲博一边夹菜一边说道。

“去画廊干吗?你要买画吗?”李知浅抬眸看向阚仲博。

“嗯,我妈喜欢艺术品,她下个月生日,我打算买幅画送给她。”

“我对艺术品没什么研究,去了也未必能给你什么意见。”

“没关系,女生对美的事物不是都比较敏感的吗?”

“不一定吧,我的话还是对人体器官比较敏感。”

听了李知浅的话,阚仲博差点儿没翻个白眼过去。

吃饭的时候,能不能别提血淋淋的画面。

阚仲博干咳了一声,“吃饭吧,别说话了,食不言,寝不语。”

李知浅这会儿倒是给了阚仲博一个大大的白眼,心想:话题难道不是你起的?

低下头,李知浅不再说话,自顾地吃起饭来。

“阚总,欢迎欢迎,您可是好久没有光临我们画廊了。”画廊经理看见阚仲博到来,立即90度鞠躬,笑脸相迎。

“最近忙了些。”

“您管理那么大一个集团,日理万机的,肯定忙。”画廊经理说话间,视线不经意移到了李知浅的身上,“这位女士是……”

“哦,她是我秘书。”

“原来是秘书小姐,您好您好。”画廊经理满脸笑意地朝李知浅打了声招呼。

李知浅也回以了一个礼貌的笑。

转回视线,画廊经理再次看向阚仲博,“今儿,不知阚总怎么想过来看看了?”

“你知道的,我母亲喜欢画,我今天过来是打算挑一幅给她做生日礼物。”

“原来是给令慈的生日贺礼。那真是太巧了,我们画廊最近正好收了一批名画家的新作,画得都非常好,我保证阚总会满意。”

“那就去看看吧。”阚仲博微微点了点头。

画廊经理趋步走在前头,带着阚仲博跟李知浅进入了一间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展厅。放眼望去,展厅里的画作琳琅满目。油画,水墨画,木炭画等等,种类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

“阚总,这些都是上乘画作,您慢慢欣赏。”

画廊经理的话音刚落,阚仲博的手机铃音便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说着,阚仲博朝展厅外走了去。

阚仲博出去后,只见画廊经理往李知浅的身旁凑了凑,“秘书小姐,您看这些画怎么样?”

“我对画不是太懂,不过看起来每一幅都很漂亮。”

“不知道阚老夫人会喜欢哪种风格的呢?”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住了李知浅,毕竟阚仲博的母亲她连面都没有见过,更别说知道她的喜好了。

李知浅正想说她也不是很清楚,忽然,一个念头从她脑中一闪而过。只听她开口说道:“像我们阚总这种富豪,肯定是越贵的东西他们越喜欢,毕竟贵的东西才符合他们的身份。所以你可以向我们阚总推荐你们这里最贵的画,贵的肯定没错。”

“真是太谢谢您的提示了,我知道了。”画廊经理对着李知浅满脸堆笑道。

画廊经理这边话音刚落,那边阚仲博就走了进来。

“阚总,您看看这几幅画,这几幅画可谓是我们画廊的镇廊之宝啊。”

阚仲博顺着画廊经理手指的方向看去,面前挂着几幅精致的画作。阚仲博大致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嗯,是不错。”说完,阚仲博的视线不经意落向了画作底部的价格标签上。这几幅画每一幅都是在7位数以上。阚仲博低低笑了一声,果然,好不好不重要,只想着给我推荐贵的。

“你觉得哪幅好?”阚仲博侧头看向李知浅。

李知浅走到近处,大致看了一下儿后,指着其中的一幅道:“我觉得这幅看起来很舒服。”

画廊经理朝李知浅手指的方向一看,心里顿时乐开了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