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意料之外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1726字
  • 2021-08-23 13:11:05

几声重重的敲门声拍打在门上,李知浅打开房门时,面上带着一抹惊讶。

当她看到站在门口的阚仲博此刻的表情时,心道:这是又要发什么疯?轻叹一口气,李知浅无奈地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吗?”

“你有进过我的书房吗?”阚仲博直截了当问道。

“……什么意思?”李知浅不由眯起双眸。

“我书房里有东西不见了。”

“……你,该不会以为是我拿了吧?”李知浅瞪大双眼看着阚仲博,不可置信地问道。

“家里没有外人来过,而王叔和吴妈是绝对不会私自动我的东西的。”

“阚仲博,你现在是在质疑一名警察偷东西吗?”李知浅嗤笑一声,“你可不可笑啊?阚仲博,你别忘了,是你让我签的协议,是你让我住进你们家的。”说完,李知浅狠狠地关上了房门。

活到30几岁,生平还是第一次被人误会偷东西,李知浅此刻的自尊心受到了深深的伤害。一时之间,窝火与委屈两种情绪翻涌而出,后背紧紧靠在门上,李知浅的眼泪竟然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阚仲博闭上双眼,深深吸了一口气。

刚才他发现东西不见了之后,一下子懵住了,所以才想都没想就第一时间冲去质问大家。现在他稍稍冷静了下来,意识到自己刚刚是冲动了些。

他回到卧室,拿起放在床上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铭昊,明天找人过来,在我家里安装几个摄像头,尤其是书房和卧室的门前。”

“发生什么事了?怎么突然想要在家里安装摄像头?”

“我有东西不见了。”

“什么东西?”

“当年跟芷妃求婚的那枚戒指。”

“什么?”只听电话那头亓铭昊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几度,“放保险柜里的东西居然也能丢?你报警没呢?这是入室盗窃啊。”

“……什么……保险柜?”

“对啊。我上周去给你送集团机密文件的时候,你看完后不是叫我放到保险柜里吗?我开保险柜的时候,你把一份房契还有戒指盒递给我,让我一起放进保险柜,你忘了?”

阚仲博好似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只见他右手握成拳状抵在了额间,“我竟然把这件事完全给忘了,我以为戒指还在抽屉里呢。”

“也不怪你,那天忙成那个样子,又开会又处理文件的,脑子混沌了也正常。”

“行了,我知道了,没事挂……”说到这里,阚仲博好似又想起了什么,“那个……那个李知浅的电脑最近有什么状况吗?”

“应该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如果有的话,有人会向我报告的。”

“嗯,没事了,挂了。”

放下手机,阚仲博在床边坐了下去。他好像在想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只见他突然站了起来,迈开步子走出了房间。

走到李知浅的房间门前,阚仲博停住了脚步。他顿了顿,抬起手正打算去敲门,只见门忽然开了。

四目撞上的那一刻,阚仲博尴尬地咳了一声。视线滑落,他瞥见到立在李知浅身侧的旅行箱。

“你这是要做什么?”

“你家里贵重的东西多,我住在这里实在不舒服,我想回自己家去。不过,你放心,不住在你家,合约我依然会继续履行。还有,阚先生,我建议你如果东西被盗了,请尽快报警。”说完,李知浅拖着行李箱就要往外走。

这时,只见阚仲博伸出手去突然抓住了李知浅的手臂,“我跟你道歉。”阚仲博认真地看着李知浅,“是我忘记了我已经把东西放在另外一个地方了。”

李知浅微微一怔,她没想到东西这么快就有了下落,她更没想到阚仲博会主动跟她道歉。

“今天的确是我莽撞了,对不起,你不必离开。”

李知浅向来是个心软的人,这也是她的致命伤之一。偏偏她又不是一个得理不饶人的人,于是在听了阚仲博诚恳的道歉后,方才遭遇的不愉快便减去了大半。

“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另外我有个建议,麻烦阚先生把家里贵重的东西都收好。或者有可能,我建议你可以在家里重要的地方安置几个摄像头。”说完,李知浅一个抬手,下一秒,阚仲博已被隔在了门外。

望着被突然关上的房门,阚仲博不禁轻轻笑了一下儿。

某人生气的样子竟然有一点可爱。

“请问,你是漠文律师事务所的负责人吗?”

赵博文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几个黑衣人,心跳不由加速,手心微微滲出了一层薄汗。

“……我是,不知几位来我们律所是有什么事吗?”

“既然你是负责人,那就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有人想找你聊聊。”

李知浅今晨起床的时候,头就开始有些疼。她按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向窗外,墨色的浓云布满了天空,昏暗阴沉。

果然一碰到这种阴雨天,头痛病就很容易犯。李知浅在药箱里找出镇痛片吃了两片,要打起精神,因为今天——是孙佳佳案庭审的日子。

收拾完毕后,李知浅开车一路直奔法院而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