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争锋相对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384字
  • 2019-11-29 20:00:00

“杨远……”

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

杨远在走进咖啡厅的那一刻也瞧见了李知浅跟孙佳佳。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他选了一个离她们不远的位子坐了下去,脱下外套,只见他朝李知浅跟孙佳佳微微颔首一笑,似是打招呼一般。

孙佳佳惊恐地仿佛要缩成了一团,李知浅见状,忙道:“佳佳,我们走。”

李知浅的话似乎让孙佳佳在惊恐中找回了一丝清明,她猛然站起身去,大步跑出了咖啡厅。

李知浅侧过头去深深地看了杨远一眼,而那边的杨远似乎也感觉到了李知浅眼神中的那份不友好。放下钱,李知浅大步走出咖啡厅,朝孙佳佳追了过去。

杨远望着李知浅那疾步而去的背影,唇边缓缓地展开了一丝笑容……

李知浅将孙佳佳送回到宿舍楼门口,“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生活里如果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也可以找我的。”李知浅轻轻握了握孙佳佳的胳膊。

孙佳佳似乎还未从偶遇杨远的惊恐中完全恢复过来,她垂着头默然半晌后才说:“好的,那我回宿舍了,再见。”说完一个转身,快步走进了宿舍楼里。

李知浅微微蹙了蹙眉,心中不由得生出几分担心来。

回到车子里,李知浅把包放在副驾驶座上,从里面取出了手机,只见她找到一个号码后将电话拨了出去。

“喂,姐,”

“知漠,我这儿有个性/侵案,受害人是个大学生,你有没有时间,我想让你帮忙接下这个案子。”

“行啊,没问题。回头你安排我们见一面,详谈细节。”

“好,我安排好了通知你。”

……

李知浅下楼走到厨房,在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

李知浅正小口小口喝水的工夫,阚仲博也走了进来。在咖啡机前弄了杯咖啡后,拉出椅子,阚仲博在饭桌前坐了下去。

“我听我姐说,她在公安局看见你了。”

“我在公安局上班,在那里看见我不是太正常不过了吗?”说完,李知浅抬眼瞥了阚仲博一眼,顿了顿,只听她问道:“那个杨远……你认识吗?”

阚仲博将手里的咖啡送至唇边饮了一口,“都是亲戚,怎么会不认识?他是我姐的小叔。”

“他平时……是个什么样的人?”

阚仲博手里握着咖啡杯,好整以暇地想了想,“他这个人,心思细腻,考虑问题细致透彻,做起事来也谨小慎微,所以在生意场上是个很成功的商人。平时呢,温文尔雅,我认识他这么多年,没见他生过气,更没见他跟谁红过脸。是个热心肠,对朋友也很仗义。”

似是带着几分讽刺,李知浅冷冷地轻笑了一声,“我记得我大学的时候学习心理学,我的老师曾经讲过:有一种人,他们平时亲切和气,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就会突然露出内心狰狞的一面。”

“我认识的杨远平时是个很简单的人,也很单纯,有时候我们跟他开个玩笑,他都会当真。”

“表面越是看起来简单的人,他的内心就越有可能深不可测。”

阚仲博将手里的咖啡杯放到饭桌上,“你又没有接触过杨远,怎么对他有这么大的偏见?如果是单凭那个女人的一面之词,你就这么抵触杨远的话,我觉得你这是先入为主。总之,我不大相信杨远会做违法的事,尤其还是性/侵这种糊涂事。”

“阚仲博,原来你做人是这么双标的吗?当年赵小姐遭受性侵害的时候,你的反应是有多强烈,你有多憎恨嫌犯。而今天另外一个女孩子遇到同样遭遇的时候,你却相信嫌犯是无辜的。这就是你的道德标准?”

听到李知浅一番指责的言语,阚仲博的蕴气也陡然而生。“说到芷妃,我更憎恨的是不能帮助她抓到嫌犯的警方,……包括你!”

针尖对麦芒的两个人,周身已散发出了火药味。

李知浅深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面对两个人都不愿意继续的话题,沉默是最好的办法。李知浅拿起杯子走到水池边冲洗一番后,将杯子放进了柜子里。她没有再看阚仲博,只是轻轻说了一句“我先上楼了,晚安。”

......

“知漠,你要接孙佳佳那个案子?”赵博文看到李知漠准备的一大堆资料后,带着几分惊诧问道。

“对啊,我姐叫我帮忙,我总不能拒绝吧。况且遇到小姑娘被欺负了,能帮一把总得帮吧。”

“你知不知道被告是谁?”

“知道啊。”

“既然知道,你怎么还接这个案子?”

“接了又怎么样?”李知漠有一丝不解,他不明白他接手这个案子,赵博文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怎么样?那种咳嗽一声整个江户都要抖上一抖的人,咱们惹得起吗?且不论这场官司最后咱们能不能赢。如果那个杨远是个小心眼的,那么事后肯定会找咱们律所的麻烦。咱们俩刚刚起步的事业,你是不打算要了还是让咱俩以后在江户都立不了足了?”

李知漠重重合上手里的资料,抬头看向赵博文。他紧紧看着赵博文,突然之间觉得眼前这个认识了多年的人一下子变得有些陌生。

“干……干吗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说得不对吗?”

“你说得很对,只是......我不在乎,我不是胆小怕事的人,更不是见死不救的人。”说着,只见李知漠站起身,大步走出了办公室,一声重重的关门声仿佛将两个人隔在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阚仲博洗完澡后,拿了条毛巾一边擦着刚刚洗过的湿湿的头发,一边走进了书房。

他一只手打开电脑,然后在书桌前坐了下去。桌面亮了之后,他点开了一个文件,一段手术视频跳跃而出。

阚仲博放下手里的毛巾,专注看着眼前的视频。大约过了一个小时,视频播放结束。阚仲博打算把这段视频拷贝到U盘里,于是他打开抽屉去找U盘。当他拿起U盘的那一刻,他突然发现抽屉里有一样东西不见了,一样他视作至宝的东西。

阚仲博只觉自己的脑子“轰”的一声。

只见他猛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大步走出房间朝楼下而去。

“吴妈!吴妈!”

“什么事,先生?”只见吴妈匆匆从自己的房间里小跑了过来。

“你今天打扫书房,有没有动书桌抽屉里的东西?”

听了阚仲博的质问,吴妈一脸的惶恐,“怎么可能?这么多年,我从来不会动先生的东西的。”

的确,吴妈在阚家工作了将近20年,绝对不是不懂规矩、不守规矩的人。

这时,管家王叔闻声也慌慌张张赶了过来,“发生什么事情了,先生?”

“王叔,你今天有没有去过书房?”

“没有。没有先生的吩咐,我是不会擅自进先生的书房的。”

“今天有谁来过吗?”

“没有,今天只有我们两个和李小姐在家。”王叔答道。

“……她今天在家?”

“是的,李小姐今天休息。”

只见阚仲博的眉心骤然皱起,眼神中愠怒浮现,“李——知——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