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当然是你来替她完成心愿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363字
  • 2021-08-23 13:03:14

只见眼前的大牌子上写着“极限运动娱乐场”。

“芷妃曾经有个愿望,就是想体验一次蹦极,我原本想着度蜜月的时候陪她玩一次,可终究没能实现这个愿望。”

李知浅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向阚仲博,“你该不会是要我替赵小姐完成这个心愿吧?”

“李警官聪明。”只见阚仲博淡淡一笑点了点头。

李知浅的神情由方才的惊讶转向了无奈。协议达成才过去几个月而已,她就已经感觉被阚仲博捉弄得精疲力尽了,她真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撑到协议结束的那一天。

站在蹦极台上,李知浅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她是有恐高症的人,平时站在凳子上擦个玻璃都会腿软,而此刻她却站在一个一百多米高的蹦极台上。

阚仲博在不远处的下面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蹦极台,眼里是一种说不出的复杂神情。

李知浅闭上双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长痛不如短痛,来吧!

只见她纵身一跃,跳下了蹦极台。

此后的几分钟,李知浅感觉犹如经年一般漫长。

当她从蹦极台上下来的时候,脸色比之前更惨白了些。她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她努力克制住胸口的剧烈起伏走向阚仲博。

“阚先生可还满意?如果满意的话,我就先走了。”说完,李知浅没有再多看阚仲博一眼,径直从他身旁走了过去。

腿上还有些软,刚走了没几步,李知浅瞬间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当意识逐渐清晰起来,李知浅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迷离片刻,她朝四周看了看,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那个罪魁祸首正坐在病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你中午没吃饭?”阚仲博见李知浅转醒过来,脱口问道。

“没吃。”李知浅有气无力地回了句。

“你有低血糖你知不知道?”

“知道又怎么了?”

“你有低血糖,为什么不吃饭,这么简单的事情你不懂吗?”

“你给我时间吃饭了吗?我工作还没做完你就已经到了,我哪有时间去吃饭?”李知浅感觉自己浑身上下一点儿力气都没有,她不愿和阚仲博再多费口舌,干脆闭上了双眼。

阚仲博看着李知浅惨白的面容,语气稍稍缓和了下来,“等葡萄糖打完,我送你回家。”

回家后吃过晚饭,李知浅早早便躺下休息了。今天体力有些透支,她只想安静地好好睡上一觉。

不知睡了多久,李知浅被一阵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惊醒,她费力地爬起来拿起了手机。

“喂,”

“李姐,城南小区发生了命案。”

“好,知道了,我马上就过去。”李知浅的嗓音里带着几分沙哑。

挂了电话,李知浅看了眼手机,凌晨12点半。

李知浅简单收拾一下走出了房间。在路过阚仲博书房的时候,她见书房的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

李知浅想了想还是轻轻敲了下书房的门,“还没睡吗?”

看着穿戴整齐的李知浅,阚仲博微微一愣。

“城南发生起命案,我要去趟现场。”说完,只见李知浅带上了房门,转身准备下楼去。

“我送你。”

李知浅闻声回头,见阚仲博已经从书房里大步走了出来。

李知浅微微怔了一下儿,然后忙说道:“不用,我打车就行。”

“我送你,太晚了。”阚仲博说着,先李知浅一步下了楼,没有再给李知浅拒绝的机会。

一路上,两个人都沉默不语,为了避免尴尬,李知浅索性选择闭目养神。

车子在城南小区门口停了下来,李知浅道了谢开门下车。

“什么时候完?”

李知浅一只脚刚落地,阚仲博的话就传了过来。她愣了一瞬,随即明白了过来,“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不过回家的话,我的同事会送我。”

听了李知浅的话,阚仲博点点头没再言语,发动了车子离开了。

案发现场

毕莫严神秘兮兮地凑到窦钟黎身边,压低声音说:“你猜我刚才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什么?”

“什么?”

“我看见一个男的送知浅来的。”

“出租车司机吧,你个脑残。”

“不是出租车,是私家车,而且是个很贵的私家车,所以我才奇怪。你说白天也就算了,这个时间送知浅过来,是不是不太寻常?”

窦钟黎似乎是反应过来了什么,只见她侧过身对毕莫严说:“你少管闲事,听见没?别跟别人瞎说。”

“我跟谁说啊,我就是跟你说说,我连知浅我都没敢问。”

“行了,快干活吧。”

忙完手里的工作,窦钟黎悄悄走到了李知浅的身边,只听她小声问道:“阚仲博送你来的?”

李知浅抬头看了看窦钟黎,随后轻轻点了点头,“嗯。”

李知浅勘验完现场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3点多,拖着疲惫的身体,她一头栽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

阚仲博吃过早饭正准备出门,只见他刚迈出的脚步微微滞了一瞬,随后又折回了客厅。

“吴妈,李小姐昨天睡得晚,早饭就不要喊她吃了,午饭早点儿准备,做些清淡的。”

“好的,先生。”

交代完吴妈,只见阚仲博抬头朝楼上瞥了一眼,随后转身出了门。

“孙佳佳,有人找。”

当孙佳佳从宿舍楼里走出来,她一眼便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李知浅。

“李姐姐,你……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有时间吗?一起喝点儿东西。”

孙佳佳思虑了片刻,点点头道:“好。”

在大学附近,两个人找了个环境优雅的咖啡厅坐了下来。

“二位点点儿什么?”服务员微笑着走过来问道。

“想喝点儿什么?”李知浅问。

“拿铁吧。”

“两杯拿铁。”李知浅看向服务员。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转身离开。

“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适?”

顿了片刻,孙佳佳摇了摇头,“没有。”

“如果开庭的话,你可能需要一个律师。”

孙佳佳茫然地看向李知浅,“我……我一个学生哪有钱请律师啊?”

“......这样,如果你信任我的话,我帮你请个律师,费用的问题你也不需要担心。”

“真的吗?那谢谢你了,李姐姐。”

“打扰了,您二位的咖啡。”只见店员端着咖啡走到两个人面前,将咖啡放在了桌子上。

孙佳佳低垂眼帘,看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咖啡,满眼的心事重重都倒映在了咖啡里。良久的沉默后,只听她声音极轻地说:“他……能受到应有的惩罚吗?”

“佳佳,你要有信心……”

李知浅话未说完,只听“叮呤”一声,咖啡店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李知浅抬眸瞥了一眼。忽地,只见她双眸中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儿。

孙佳佳察觉到李知浅表情的变化,顺着她的视线转头看了过去。而下一刻,她的反应较李知浅更显强烈。只见她全身好似受到了电击一般,瞬间麻木僵硬。看着在她们不远处择了位置坐下去的身影,孙佳佳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