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一张信用卡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2846字
  • 2020-10-18 15:18:45

“芷妃姐,发生那样的事,我也是真没料到,你可千万别怪我。那马升见你第一面就看上了你,他知道我跟你关系要好,就找我来帮忙。他可是副市长的儿子,顺水推舟,这个人情我得送啊。把你灌醉,我也是不得已。只是谁曾想发生那样的事以后,你偏要报警,结果弄得人尽皆知。如果你当初哑巴吃黄连,或许今天也不至于躺在这里了吧。”说到这儿,陈佳妮的面容上展现出一抹“惋惜”的神情。“不过,你好好安息吧,那个马升已经恶有恶报了,连带着他老爹也跟着下了台。至于仲博哥,你就放心吧,我会替你好好照顾他的。看在你我姐妹一场的份上,我也不介意……替你坐上‘阚太’的位置。”说到这儿,陈佳妮嘴角的弧度更深了几分,“芷妃姐,等有时间的时候,我会跟仲博哥一起再来看你的。”

说完,一个转身,陈佳妮嘴角依然挂着笑,慢悠悠地朝墓园出口走了去。

一上午忙碌的工作过后,李知浅、窦钟黎和毕莫严在食堂吃午饭,饭后窦钟黎倒了杯凉水来喝。

“你忘了上次生理期你疼得死去活来的了?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毕莫严一边“训斥”窦钟黎,一边夺过她手里的水杯朝水箱走去。

窦钟黎瞪着毕莫严的背影,气得嘴鼓鼓的。

“你看莫严多关心你啊,我都快感动死了。”

“感动什么呀!一个大男人注意这种事,变态啊?”

“人家对你这么好,你怎么总是嫌弃人家啊?”

“他浑身上下哪里有惹人爱的地方?嫌弃他才是正常的,好吧?”

李知浅笑着看着窦钟黎,这丫头脸上洋溢的幸福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

有时候,或许“嫌弃”也是一种爱的表现吧。

会议室

“我对孙佳佳的***做了检查,没有找到**,施暴者应该是在作案时使用了安全套。其次我发现孙佳佳的***内有因过度摩擦而导致的擦伤痕迹。过度摩擦通常的原因就是性/行为时间过长或者性/行为当中动作过于粗暴。”

“那就是说根据验伤报告,并不能确定是自愿性/行为还是被迫性/行为?”

“嗯。”李知浅点了点头,尽管她并不喜欢这个验伤结果。

“……这样,”只见韩队放下手中的资料,“一方面我们要让孙佳佳说实话,另一方开始着手调查杨远。”

……

“妈,我们单位发了两箱苹果,太重了,我搬不上来,我放在保安室了,等晚上李知漠回来你叫他拿上来。”

“不用想着给我们,你留着自己吃就好。”

“两箱我怎么吃得完啊,没等我吃完还不都烂了,回头你给邻居也送几个过去。”李知浅一进家门就奔洗手间而去,一边洗手一边说道。

李知浅洗完手出来在沙发前坐了下去。

“你的手让你洗得都快秃皮了。”李母拿着一盘水果走到女儿的身边。

李知浅看了眼自己的手,“没办法,职业习惯落得毛病。”伸手接过妈妈递过来的水果,李知浅说:“听我爸说,前阵子咱家来了个小美女住了几天?”

“嗯,就是你弟那个高中同学王健的妹妹。”

“王健?就是挺胖的,没事就来咱家蹭饭的那个?他们家不是移民加拿大了吗?”

“嗯,就是他。他那个妹妹前几天回国来玩儿,他家人不放心她一个人住酒店,于是就来咱们家住了几天。那丫头长得漂亮,嘴也甜,挺讨人喜欢的。我寻思着,这要是能跟你弟凑成一对还真是不错。不过相处几天,我发现那孩子生活自理能力太差,连内衣都不会洗。帮我淘个米,还放洗洁精,你是没看见啊,洗得那个电饭锅里全是泡泡。”

“哈哈哈哈……真的假的?”李知浅听了老妈的话,笑得前仰后合,“想不到那小丫头还挺可爱的。”

“可爱是可爱,不过你弟要是跟这样的女孩子交往,可得有苦头吃了,所以我也就没跟你弟提了。”

“那李知漠对她没意思?”

只见李母摇了摇头,“看着是没啥意思。你说你弟都快30的人了,到现在一个女朋友也没往家里领过,你要是没事的时候也敲打敲打你弟,让他该考虑考虑终身大事了。”

“妈,催婚这种事只会给他带来压力跟反感。他又不是小孩子,他对自己的人生肯定是有规划的,您就别操心了。说不定不久的将来,他就把儿媳妇给您领回家了也不一定。”

“你们一个两个都不把终身大事当回事,我和你爸也都不好说什么。浅浅,”只见李母顿了顿,“人生总是要往前走的,如果你要是遇到了合适的……“

“妈……”

李母担心勾起女儿的伤心事,便止住了话题没有再说下去。她站起身朝厨房走去,“我今天买了一只乌鸡,晚上妈给你熬个汤。”

敛了方才的笑容,李知浅低低地垂下了眼帘……

这天晚上,晚饭过后

“吴妈,我来洗碗吧。”

“这怎么行?做家务是我的工作,况且李小姐还是客人。”

李知浅在阚仲博家每天“饭来张口”,自觉过意不去,就想着帮吴妈做些家务,可是每次都被生生回绝。正愣着出神的工夫,李知浅听见院子里有车驶入的声音。他回来了。

李知浅觉得不见为妙走为上,于是迈开步子准备上楼回自己的房间去。谁料阚仲博脚步倒是快,这会儿已经推门进来了。

“先生回来了,您要吃晚饭吗?”

“我已经吃过了。”阚仲博答了句。

李知浅心想既然碰上了,还是得打声招呼才好,于是朝阚仲博淡淡一笑道:“你回来了?”

阚仲博看了李知浅一眼,极低地应了句“嗯。”然后便不再说话。

此时,李知浅觉得上楼也不是,不上楼也不是,整个房子里弥散着尴尬的气氛。

李知浅正想说“那我先回房间了。”,就看见阚仲博从包里掏出个什么东西,随即朝自己走了过来。

“这个给你。”

李知浅微微一愣,垂眸看向阚仲博递过来的东西。

……信用卡?

“你带甜甜出去的时候总是要花钱的,花你的钱不合适。还有如果你想买名牌包、名牌衣服或者珠宝首饰什么的,刷这个卡也足够了。”

阚仲博一席话说出之后,只见李知浅的脸色蓦地沉了下去,“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像你这种女人应该喜欢这样的礼物吧。”

“我这种女人?呵,”只听李知浅哼笑一声,“我倒想问问阚总,我是哪种女人啊?”李知浅此刻的唇边是带着笑的,可是也不难看出那笑里夹杂着蕴意。

“这卡是我送你的礼物,你笑纳就是。”阚仲博没有回答李知浅的问话。

“这不过年不过节的,阚总送我礼物合适吗?”李知浅紧紧地盯着阚仲博。

“没什么不合适的。”

又是一阵短暂的沉默。

“……好,既然你这么想送,我又怎么好拂了你的心意,那就谢谢阚总了。”李知浅接过阚仲博递过来的信用卡,一字一顿狠狠地道。

阚仲博看着李知浅带着蕴意的脸,牵扯了一下嘴角,没再说什么,转身朝楼上走了去。

等阚仲博消失在空间里,李知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压制住了内心的那一小团怒火。

要是换作窦钟黎那样的性格,此刻怕是早就原地爆炸了,李知浅到底还是好脾气。

第二天上午,阚仲博忙完工作回到办公室。靠在沙发上,他拿起手机一看,一条未读短信。

“您xx账号10:34分消费5万元整”

读完银行发过来的短信,阚仲博不由地眯起了双眸。

昨天才拿到卡,今天就迫不及待去消费了?哼!“果然啊,李知浅。”只见阚仲博的嘴角露出一抹轻蔑的笑来。

午后,阚仲博外出回到办公室后,走到办公桌前坐下,靠着椅背他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手机。

两条银行短信赫然入目:“您xx账号13:27分消费5万元整”,“您xx账号15:12分消费两万元整”。

阚仲博猛地坐直了身子,看着银行发来的告知短信,阚仲博真是不轻不重地吃了一惊。一股好奇心涌上心头,他好整以暇地想了片刻后,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铭昊,我的钻石卡今天消费了十二万,你去查一下。”

傍晚时分,只见亓铭昊“风尘仆仆”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