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受伤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3009字
  • 2019-11-21 23:10:45

“大周末的还叫我陪你,你每天看我你不腻吗?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把我的时间全给占了,我才到现在还是单身狗一条的。”亓铭昊侧目看着阚仲博,“喋喋不休”地抱怨着。

阚仲博白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单身狗?你身边有多少女人,以为我没看见?”

“我那都是逢场作戏,连一毛钱的真心都提炼不出来。”亓铭昊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今天周末你怎么没陪甜甜?”

阚仲博将纯净水打了开来喝了两口,“我本来想陪她,可她说同学的妈妈今天带她们出去玩,她就让……让李知浅陪她去了。”

亓铭昊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阚仲博,“真想不到甜甜居然还挺喜欢她,不过把甜甜交给她,你放心?”

阚仲博有意无意地看了看握在手里的纯净水瓶,“我叫人偷偷跟着了。”

亓铭昊哼笑一声,对阚仲博的回答丝毫不感觉意外。

球场上,阚仲博、亓铭昊畅快淋漓地打着球。

阚仲博是个运动达人,对各种各样的运动都充满兴趣,而篮球是他从中学起就爱上的运动。只要打上几场篮球,那些压力和不愉快似乎就会被抛诸脑后。

中场休息,阚仲博走到椅子边坐下,恰巧此时手机屏幕亮了起来。阚仲博扫了眼微信内容,“走吧,甜甜回家了。”

“……嘿,你这人,把我叫出来陪你,我这把美女的邀约都推了来陪你,结果你这又要回去了。我跟你说,月末给不给我加奖金你自己看着办。”

“你可是阚氏的股东,还会在乎这点儿奖金?”阚仲博挑眉睨了亓铭昊一眼,拿起衣服和篮球往外走去。

“怎么不在乎,谁还嫌钱多啊?月末你要少给一分,我跟你没完,听见没?……”

“令恩,玩偶我收到了,谢啦,等下次去美国,请你吃大餐。”

“跟我客气,找打呢!对了,你这玩偶要送谁啊?”只听电话那头的人问道。

李知浅迟疑了几秒钟,“送给认识的人的女儿。”

“这样啊,行,有什么想买的再告诉我。哦,对了,我跟你讲,我家老二都快出来了,你和钟黎要是再不来看我们,我可要跟你们翻脸了。”

“放心吧,等抽出时间我跟钟黎一定过去。”

放下电话,李知浅看了看手里刚刚收到的玩偶。甜甜特别喜欢这个系列的玩偶,恰好美国出了限量版,于是李知浅就拜托闺蜜杨令恩在美国买了后给她邮寄了过来。

阚仲博从球场出来,开车直接回了家,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宝贝女儿。

“爸爸!”

甜甜看见爸爸回来忙跑了过去,阚仲博抱起女儿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今天玩得开心吗?”

“开心。我跟刘思雨一起滑冰,然后还吃了冰淇淋蛋糕。然后刘思雨的妈妈给她买了个裙子,李阿姨也给我买了一个。”

见女儿开心,阚仲博摸着她那又细又软的头发,唇边露出了和煦的笑。

晚饭过后,李知浅把甜甜叫到了房间里。

“甜甜,阿姨有个礼物要送给你。”说完,只见李知浅神神秘秘地从柜子里拿出了事先藏好的玩偶。

“哇!是小猪。”甜甜看见玩偶,开心得蹦了起来,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状。

“谢谢李阿姨,我要拿去给爸爸看。”说着,甜甜拿着布偶就往门外跑去。

李知浅见甜甜跑得快,忙起身跟在后边,“慢点儿跑,别摔着。”

可就在话音还未落之际,就见甜甜脚下一绊,身体往前倾去。李知浅眼疾手快,一把抓住甜甜拉进了怀里,由于重心不稳,她的双腿磕在了台阶上。为了保护甜甜,李知浅翻转自己的背部,环抱着甜甜摔下了最后几个台阶。

阚仲博闻声迅速跑了过去,看见眼前的情景,忙大步上前抱起了甜甜。

阚仲博将甜甜从头到脚迅速查看了一番。

还好,没事儿。

阚仲博这才松了口气。

李知浅拽着楼梯扶手踉踉跄跄站起来急切问道,“甜甜没事吧?”

阚仲博睨了李知浅一眼,淡淡答道:“没事。”

答完话,阚仲博正要收回目光,却感觉双眼好像被什么东西刺痛了一下儿,不由得又看了回去。

李知浅的两个手背都有擦伤。

阚仲博眉心一皱,叹了口气,朝客厅的柜子走了去。只见他从柜子里拿出了医药箱走到李知浅面前,拉着李知浅来到沙发前,把她按了下去。

阚仲博一语不发,低头专心地给李知浅处理着伤口。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只见他将手移到李知浅的脚踝处,下一刻竟把李知浅的裤脚卷了起来。李知浅被阚仲博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惊到了,睁大了双眼看向他。

果然两个膝盖全是淤青,阚仲博的眉间几不可见地皱了皱,他从药箱里拿出了去淤青的药膏贴在了李知浅的膝盖处。

甜甜看李知浅受了伤,低着头,好像做错了事一般,“阿姨,对不起。”甜甜的声音很小。

听到甜甜的道歉,李知浅微微一笑,她伸手把甜甜搂到了自己身边温柔地说:“是阿姨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跟甜甜没关系。不过甜甜以后下楼的时候可要小心,千万不要像阿姨这样摔倒受伤哦。”说完,李知浅轻柔地摸了摸甜甜的头。

听着李知浅跟女儿的对话,阚仲博沉默未语,他处理好李知浅的瘀伤,站起身拿着药箱朝柜子那边走了去。背对着李知浅和甜甜,他又皱了皱眉,打开柜子把药箱放了回去。

“知漠,你明天带爸妈去体检,我已经预约好了,我这儿有案子抽不开身。”

“姐,去年也是我带爸妈去的,今年还是我,你是不是得给我点儿好处才行啊。”

“我前阵子不是刚花了几千块给你买了副新款耳机吗?”

“一副耳机未免也太小气了点儿吧,你怎么也得给我买个小公寓或者车啥的。”李知漠就是爱跟他姐贫嘴。

“那你等我下辈子有钱的吧。”

“下辈子我是不是你弟还不一定呢,这辈子你找个有钱的老公当我姐夫不就完了吗?”

“有钱的老公?国家统一发吗?是的话,你告诉我在哪儿发,我去领一个。”

“姐,我劝你不要跟我争论,我可是专业的,跟我争辩,你会受伤的。”

“李知漠——!明天陪爸妈去体检,我这儿忙着呢,挂了。”

挂了电话,李知浅忍不住笑了笑,“臭小子,就知道贫。”

这时,只见窦钟黎和靳南走进了办公室。

“怎么样了?”看见两个人回来,李知浅赶忙问。

“和两个月前的荒山弃尸案情形基本一致,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衣物,除了缠在死者颈部第四、第五颈椎处的丝袜,而丝袜交缠的手法也跟上一起案件完全一致,还有就是两名受害者的外型也有相似之处,已经并案调查了。”

李知浅点了点头,“这种连环杀人犯通常都会选择外形相似的被害者。”

“对了,浅儿,我今晚跟莫严去他爸妈家吃饭,一下班我就撤,就不上来找你了。”窦钟黎突然想起来,插了句话。

“嗯,好。代我跟毕叔、高姨问好。”

“知道了。……诶?你这手背怎么了?”窦钟黎视线下落发现了李知浅手臂上的擦伤。

“……啊,我下楼的时候不小心踩空摔了一跤。”李知浅“敷衍”地回答道。

“你都多大的人了,下楼还能摔跤?我真是服了你了,看来我得给你配一副老花镜了。”窦钟黎又是几句“批评”。

靳南听到窦钟黎的问话后,快步走到了李知浅面前,看了看她的手,“除了手,别的地方有伤到吗?”担心的神情从靳南的眼神里不由流露出来。

“没有,只是手背擦伤了一点儿而已,你们两个不要大惊小怪的。好了,快工作吧。”

“下午的尸检我来做。”只听靳南突然开口道。

“不用,我又不是手动不了了。”

“尸检我做,你下午把碎尸案的报告写好交给我。”

李知浅了解靳南,他给人的感觉虽然温润如玉,可性子却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于是不再争辩,听从了领导的“命令”。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大多数情况下,靳南只有在遇到跟她有关的事情时,才会这般坚决。

这一天,李知浅见阚仲博手里拿着一束花正准备出门。那是一大束黄白菊,还配了几束百合。

“是要去扫墓吗?”李知浅问了句。

阚仲博用眼角瞥了李知浅一眼,一字一顿道:“是,今天是芷妃的生日。”

听到“芷妃”两个字,李知浅微微一怔。“我能跟你一起去吗?我想去看望一下赵小姐。”

“不必,芷妃是不会想见到你的。”阚仲博拒绝地干脆。

阚仲博语气冰冷,目光更冰冷,把李知浅的心冰至零点。被拒绝后,李知浅不再说话。

“仲博哥,”突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打破了此刻凝固的冰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