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①
  • 当值24小时之使命
  • 遥望梨花舞
  • 1706字
  • 2020-08-27 15:16:36

“喂,”

“知浅,妙仁医院刚刚发生了医闹,有人受伤,你去处理一下。”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在检察院刚开完会的李知浅接到法医室打来的电话,匆匆朝事发地赶去。

李知浅赶到妙仁医院时,看见民警已经在现场处理。

她走过去从包里拿出了工作证,“你好,我是市局法医室的李知浅,我是过来给伤者验伤的。”

民警带李知浅进到了处置室,李知浅刚一进处置室,就看见一个约三十七、八岁,穿着讲究、气质优雅的女人正半倚在床边。

李知浅几步走到那个女人面前,“你好,我是市局刑警队法医室的法医,来给您做伤情鉴定。”

那个女人微微颔首回了声“你好”,便坐直了身体配合李知浅的检查。

李知浅一边检查伤者情况,一边拍照取证。

验伤程序结束,李知浅搀扶那个女人坐回到了病床边,她回身去收拾勘察箱。

就在她刚刚收好勘查箱的时候,突然,只见一道身影快速闪了进来。

“姐,你没事吧?我刚下手术,就听说你被闹事的人给伤了。”

顺着声音,李知浅把目光投向了这个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人的身上。

只见这个人身穿一袭白大褂,身高约180公分,长身玉立,年龄大约在32到35岁之间。温文尔雅中又透着几分清冷,清新俊逸的脸上,一双完美弧线的双睑下生着浓密而顺长的睫毛。

“没事,只是被推搡了几下。”

“怎么额头也有淤青?”

“没事,刚才这位法医警官都给看过了。”

这时,那个男人才顺着他姐姐手指的方向朝李知浅这边看了过来。

四目撞上的那一刻,李知浅晃了下神,她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生的眼睛可以生得如此漂亮。

那个男人只看了李知浅一眼,一言未发就又把头转了回去。除了这副神仙颜值,“傲慢”大概是这个男人留给李知浅的第一印象。

李知浅朝那个女人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拿起勘查箱走了出去。

奔波了一天的李知浅回到办公室,刚刚坐下就听到有人喊她。

窦钟黎进来看着满脸疲惫的李知浅,偏着脑袋问:“你这是怎么了?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我今天又写报告又去开会又去做伤情鉴定,已经累成狗了。”李知浅瘫坐在椅子上有气无力地回答。

“那正好,莫严发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馆子,晚上咱们一块儿去,你多吃点儿补补,你看你现在瘦的。”

李知浅撇撇嘴,一脸委屈道:“这工作强度,想胖也难。”

听闻李知浅的话,窦钟黎不赞同地摇了摇头,“那可不一定,你看毕莫严,就正在坚定不移地朝二师兄那个方向发展呢。”

“……二师兄?”此时,李知浅的脑子昏昏涨涨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哪个二师兄?”

“沙和尚的二师兄呗。”

李知浅:“……”

晚上,三个人吃过饭后,毕莫严死气白咧地非要送窦钟黎回家,“知浅,我和钟黎先送你回家,然后我再送钟黎。”

李知浅轻轻摇了摇头,“不用,我家又不远,我刚好吃多了想走一走,你送钟黎就好。”

“那成,你一个人回去小心,我们先走了。”

“好。”

“浅儿,到家了给我发个微信。”

李知浅微微一笑,轻轻点头道:“知道了。”

道了别,李知浅一个人朝着回家的方向慢慢地走着。

置身在这熟悉的街道上,一片片回忆再一次涌上了心头。

在这座城市里,她跟保卫一起留下的足迹实在是太多太多。常吃的餐馆,常去的电影院,常泡的书吧……仿佛这座城市的任何角落都能勾起她的记忆。

若两个人终究不能厮守,那么,那些过往幸福的点滴都会变成沉痛的记忆。

“南城新开了家苍蝇馆子,味道很不错。”李知浅拍了照片,并附了文字,用微信发给了保卫。

“咱俩常去的那家日料店倒闭了,好可惜,你知道的,我超爱他家的海鲜面。”

“我最近买了本新书叫《花开十二分》,里面很多部分都写得特别精彩。”

……

……

虽然知道微信的那头再无可能给予她回应,可是只要就这样给他发发微信,李知浅就会觉得保卫还在那里,还在她的身边。

在这座每吸一口气都如撕心裂肺一般疼痛的城市,李知浅已无法再承受下去,于是在经历了无数个难熬的日子后,她选择了远走他乡。申请停职,甚至无法面对与家人、朋友、同事的当面辞别,就这样随援外医疗队远赴了非洲……而这一去,就是三年。

带着万千思绪,李知浅不知不觉回到了家中。

家里储物柜的上方放着一个医药箱,记得有一次她在练跆拳道时受了点儿伤,第二天保卫就买了这个药箱给她。里面备了各种各样的药,不仅有处理伤口用的碘酒、纱布什么的,还放了些常用的感冒、肠胃之类的药。

踱步到窗前,一轮满月高悬在夜空当中。

天堂里的你,过得好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